观点:泰格豪雅的最新举动意味着瑞士开始拥抱智能手表潮流

下一篇文章

特斯拉 Model S 车型将在 3 个月内配备自动驾驶模式

今天,瑞士手表业在拥抱智能手表潮流的道路上取得了重要飞跃。尽管泰格豪雅母公司 LVMH 手表业务主管让-克劳德·比弗(Jean-Claude Biver)投资的几家公司仍在销售传统的机械手表,但他并没有忽略流行文化和现代元素。今天,作为瑞士手表制造商泰格豪雅的首席执行官,比弗与英特尔和谷歌的代表共同宣布,推出首款采用 Android Wear 平台的瑞士智能手表。就在 2014 年,比弗还是智能手表的公开批评者,他觉得智能手表对 “传统手表” 的用户来说并没有太大价值。传统手表行业的营销策略往往注重为消费者提供可以佩戴多年的产品。比弗和他的一些同事很快便指出,在他们看来,智能手表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消费者经不住诱惑买了一款昂贵的手表,当更好的产品上市后,他们就感觉自己的手表过时了。在今天的奢侈手表业,比弗通常被认为是最聪明和最有活力的人物之一,他有能力把新的思想引入整个行业。

比弗的部分成功归功于他敢于冒险,并接受新的创意。他打造的品牌打入了以前从未曾触及的奢侈手表市场,并带头将这种高端手表推向嘻哈音乐产业以及篮球和足球领域。现在,比弗已经将对苹果智能手表的公开批评抛出脑后,开始与英特尔等企业合作,争取把智能手表永久地融入瑞士手表行业。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对于智能手表的市场接受程度,比弗的态度开始发生改变。在比弗看来,智能手表的出现好像不是对机械手表业的否定,而是使之向多元化的方向发展,而这正是瑞士手表业不明智、注意不到的方面。有些科技公司曾推出过一些智能手表,但由于外观和感觉不像人们想要佩戴的手表而饱受批评。我本人曾在过去提出这样的建议:若想让智能手表取得成功,或是令人激动不已,秘诀就是要让瑞士手表业和硅谷的人才相互交流,齐心协力共同发展。泰格豪雅与英特尔和谷歌合作生产 Android Wear 智能手表,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毋庸置疑,AndroidWear 平台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缺乏真正有吸引力且实用的智能手表产品。科技企业可能在极力模仿传统手表的外观和感觉,但除了苹果,没有一家能在质量、设计和细节等三个方面接近瑞士手表,更别说超越了。一款精心设计、高品质的智能手表能否在这一市场脱颖而出?

泰格豪雅似乎认为是可以的,只是它联手英特尔这样的公司令人稍感意外。英特尔此前已经进军可穿戴设备市场,但迄今并未取得什么成绩。2008 年,泰格豪雅开始实施品牌多元化战略,除了手表,该公司还生产其他产品,如眼镜、奢华版智能手机。这是正确的做法:曾几何时,泰格豪雅推出了奢华手机 Meridiist,试图与 Vertu 生产的同类型高端手机进行直接较量。

实际上,泰格豪雅曾经生产过智能手表——如果你想将它称之为智能手表的话。2013 年,该公司与甲骨文美国团队合作,在美洲杯帆船赛期间推出了一款名为 Aquaracer72 的互联电子手表系列。得益于这些数字手表,选手们可以在比赛时看到有关参赛船只的实时数据。

将智能手表推向一个主流消费者的市场,则是不同于以前的一个挑战。两年前,泰格豪雅只是专门针对一个很小的团队(拉里·埃里森的美洲杯帆船赛参赛队)开发手表,而且经费充足;同时,这也不同于打造手机等传统产品的未来版本。例如,从来就没有人说过,奢华智能手机的功能比普通手机更好,在许多情况下,前者的表现甚至更糟糕。相比时下火热的智能手表行业,那完全是一个不同类型的市场。

新款泰格豪雅智能手表究竟是不是一款 “不错” 的智能手表,相比于消费者能否普遍迅速接受智能手表,这个问题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一旦这些新一代互联可穿戴设备进入主流市场,那么针对大多数人的普通产品和针对高端人群的奢华产品很快就会产生一个分界线——不同的公司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同的认识。

近日,瑞士公司 Frederique Constant 采用 Fullpower 的 Motion X 技术,推出了 MMT Horological 智能手表平台,寻求将传统外观的指针式手表变成运动追踪设备。由于对消费者的偏好尚且没有清楚的认知,众多企业都在探求如何打造出一个成功的智能手表平台。泰格豪雅在智能手表设计上采用更为传统的方法,直接将数字屏幕与自家高端表壳制造技术以及独到的现代感结合起来。我们希望这种尝试能取得成功。

阿利尔·亚当斯(ArielAdams)是 ABlogToWatch 创始人,本周正在瑞士巴塞尔追踪报道亮相 Basel World 大展的新品。

翻译:皓岳

TAG Heuer’s AndroidMove Means Switzerland Is Embracing The Smart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