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人”将成为二十一世纪的创新平台

下一篇文章

Joyable 是一款可以帮你克服社交焦虑的在线工具

编者按: 杰弗里·吴(GeoffreyWoo)和迈克尔·勃兰特(Michael Brandt)是从事益智药销售的电子商务公司 Nootrobox 的联合创始人。

生物黑客(Biohacking)和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t)进步(包括益智药、寿命延长、机械移植、对行为和遗传的自我理解加深等),将在未来十年极大地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和生产力,但我们也需要认真思考这种转变对社会和道德造成的潜在后果。谷歌趋势(Google Trends)的数据表明,用户搜索“益智药”和生物黑客相关领域的关键词次数显著上升,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对人类的未来方向做一番探讨。

数字产品和相关企业不仅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而且还在公共政策和治理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随着生物黑客企业的产品创新开始对技术对人类的意义带来转变,科技行业推动整个社会政策发展的 趋势也许会愈演愈烈。

如何实现平衡

在人类进一步完善自我的道路上,生物黑客只是下一个前沿而已。人们会不断增强体质,拥有 更健康的骨质,更敏锐的眼睛,对疾病的抵抗力也更强,同时还可以获得更好的生活标准。越来越多的人将可以激发他们的全部潜力。但从道德角度讲,有些人已经对当今世界社会经济差距越拉越大感到担忧;有一种观点认为,在一个商品由富人独享的时代,它会进一步拉大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

比尔·麦奇本(Bill McKibben)向来对美国科幻电影《千钧一发(Gattaca)》中描述的那种极度孤立的未来世界持批评意见,他警告称像基因改造这样的生物黑客技术“将会拉大当前已将我们社会和整个世界 割裂开来的权力、财富和教育差距,同时还将这种差异写入人类生物学。”

从技术角度看,这种分歧理论还未上演。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新技术受到欢迎并取得经济规模效益,然后在价格上迅速下滑,最终这种效益渗透到社会各个层面。市场需求上升会催生新的研究方法与生产工艺,从长期来讲,这种改变会推动极为实用、全新的设备和技术成本下降。23andMe 最初以 299 美元的价格提供遗传报告,但在短短几年内,这一价格已经下滑了三分之二。

对益智药和其他生物强化技术的研究,需要投入大量研发经费,需要对生产和分销方法进行创新。每一种先进技术最初造价都十分高昂,但它们的价格会随时间逐步下滑。生物黑客公司应该以谷歌高空互联网项目 Loon 和 Facebook 的 Internet.org 为榜样,将基础技术作为服务社会的工具在全世界进行推广,让人们不论贫富都可以使用,鼓励公众参与未来的商务活动。

如果某种工具或技术可以给全社会带来积极回报,政府补贴或许就能成为一个可行的选项,就像国家和地方政府提供最基本的健康和视力保健和免费教育,为图书馆提供计算机,让人们可以在公共场所上网一样。

个人价值倍增

新型功能性摄取物已经让我们可以更好地量化和管理每天 24 小时的生活。在这些摄取物中,有的可以代替食品,如由 Nootrobox 生产的 Soylent 和益智药,以及 Longecity 和 Peak Nootropics 这样的 DIY 资源,还有一些量化自我追踪工具,如 Fitbit、Android Wear 和 AppleWatch 等。

科技成就正在超越当前数字传感器和界面的阶段,向更高水平发展。当我们将黑客理念应用到自己的身心上,研发安全、便宜和方便的科技产品时,我们将看到这种个人价值将继续上升。

一波又一波的技术革命,如工业革命或者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都极大地提高了人均生产力,生物黑客这次也会带来如此大的影响。但是,以后每个壮举的实现相对现在所需要的人力和时间都会越来越少。

如果你身边的同学或同事都在使用先进的设备,那么强制参与生物黑客强化(biohacking enhancement)引发的担忧就不无道理。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生物伦理学方面的研究人员曾提出,“应该出台相应的政策,只有当特定行业的特定场合在安全上无需担心时,才可加强此项技术的应用,其他领域应该慎用。”

如果以负责任的态度来推进这件事,人们将会像看待各种新鲜事物(如扫盲、流感疫苗和眼镜)那样来迎接将来类似于它们的技术进步。如果你的视力有问题,但又想与常人进行交流,那么确实需要佩戴一副眼睛,但这并不是迫于他人的压力,而是自愿选择的。

解决未知问题

由于我们的视野有限,世上存在很多问题是我们无法解决,甚至都不知道的。如果你能“听到”颜色,结果会怎样呢?如果我们的寿命可以延长很久,能从事跨越很多学科的多种职业,结果会怎样呢?如果认知增强技术能够使更多的人成为工程师、研究员、医生和其他资深专家,结果又会怎样呢?

伦理和新兴技术研究所(Institute for Ethics & EmergingTechnologies)的休斯(J. Hughes)告诫说,生物黑客将会使我们迷失真正的自我,我们将不能辨别出“独立而执着的自我,不能辨别出‘真正的自我’,”我们将走向生物黑客的另一面,成为没有个性、平淡而乏味的人。

相反,生物黑客技术在实践中是颇具个性化的。我们可以拿水下呼吸器(SCUBA)设备来打个比方。水下呼吸器可以扩大我们活动的范围,但并不是现在或以后每个人都想佩戴水下呼吸器。有些人因为个人特点可能需要使用后置眼植入物、增强记忆能力或其他增强技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相对于以前将更加明显。我们觉得未来的世界将以更多的表现方式和更广博的体验使我们的生活更加真实。

人类的进步是在我们的掌控中进行的,而不是听天由命,任基因随机突变的。科学技术反映了我们洞悉和运用身外环境的愿望和能力。但是直到最近几年,我们的科学产品、传感器和数据处理技术,才得以直接与我们的大脑和身体进行接触。如果网络化的电脑(大型机、PC 和移动平台)是二十世纪最主要的创新平台,那么“人”将成为二十一世纪的创新平台。

题图来源: 黛布拉·休斯(DEBRA HUGHES)/SHUTTERSTOCK(图片已做改动)

翻译:皓岳

Humans: The Next Pla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