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灵活性决定着支付的未来

下一篇文章

Mozilla:在移动操作系统市场,我们比微软有优势

编者按 :希曼舒·萨林(Himanshu Sareen)是 Icreon Tech 的首席执行官。Icreon Tech 是总部设在纽约的一家全球 IT 咨询公司,提供商业解决方案和定制应用开发服务。

Apple Pay 在 iPhone 6 发布后不久上线,很快便被誉为“信用卡杀手”,这令人感到很意外。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可以理解:作为一种支付手段,信用卡已经失去了曾经 笼罩在它身上的光环。但问题是,如果你已用过 Apple Pay,可能会注意到它其实并不像苹果宣传的那样便捷,即便是与信用卡相比。

Apple Pay 用户最多不过节省 10 秒到 15 秒钟的时间——这通常也是他们从口袋或钱包中掏出信用卡所用的时间。Apple Pay 本身并不足以颠覆信用卡作为“支付之王”的地位。虽然并不是所有与 ApplePay 有关的东西都被过度炒作——指纹扫描仪对 App Store 用户而言绝对是天赐之物——但它确实不像人们想象的那般便捷。

当然,我也不想低估移动支付的重要性。事实上,这个领域正在发生着重大转变:信用卡正在逐渐淡出历史舞台,而数字支付手段已经做好了取代信用卡的准备。问题在于,人们放大了 Apple Pay 的作用,将其视作数字支付革命的催化剂,实际上这些变化已在宏观层面上演,而且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从 Venmo、Uber 到 Snapchat,我们正目睹支付市场格局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一切都最终指向了一个结果:我所谓的“交易一致性”(transactional uniformity)将日渐衰败。

支付自身存在的问题

传统上,我们对货币的认识极其狭隘:我们使用现金,我们使用信用卡,有时在事情变得真正糟糕的时候,我们还会不得已使用支票。最终发生的事情就是源于一种观点,即我们对货币作为一种灵活工具几乎没有什么概念。相反,我们一直将货币功能限制在极小的领域,问题就这样产生了。

当我们过于依赖信用卡的时候,我们在只收现金的本地商店就会遇到麻烦。同样,一旦我们过于依赖现金,我们也会面临放错地方或夜晚出去狂欢时带不够钱的风险。

移动钱包无疑是取代信用卡的好办法,但由于需要单手操作,这一点将显著改变我们的支付习惯。这种移动钱包作为信用卡杀手的观点未能意识到一点,那就是信用卡本身不是症结所在,真正的问题是选择太少了,这是一个连 Apple Pay 也无法解决的难题。

更全面的支付范例

幸运的是,多年来人们一直在探寻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而我们只是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罢了。若想将钱快速付给朋友,Venmo 或 PayPal 都比现金便捷;在乘车出行时,我们又有 Uber 和 Lyft 这些事实上已经消除了交易摩擦的应用;至于更为具体的使用实例,比如在星巴克付费购买饮料,我们也可以扫描手机,通过应用来追踪自己获得的积分。

在现实生活中,从交易一致性向交易模块化的转变,还需要大量更细微的变化,而这些变化最终会催生一个更为多元化的支付市场格局。我们会开始将支付本身看作是一个灵活的工具,不再受某个地方或是某个平台的限制。

将来还会出现一些支付形式,我们可以将它们看作是购买东西时的首选支付方案,信用卡极有可能会成为其中一种支付形式。不过,无论是 Apple Pay 还是谷歌钱包,都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包罗万象的终极支付方案。我们仍然会存在一些更为具体的支付需要,我们仍然会遇到一些移动钱包无法给我们带来所需要的便捷性的场合。

幸运的是,一批新的应用和技术正涌现出来,逐步填补这些空白。诚然,我们可能不久会拥有“信用卡杀手”,但它们只是属于更大的行业趋势的一部分,如果我们想走在行业潮流的前面,那么就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题图来源:VITALIY SNITOVETS(图片已作改动)

翻译:皓岳

Transactional Flexibility Is The Future Of Pay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