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子裙子裙子

下一篇文章

ClassPass 预计年收入达 6000 万美元,将成为下一个 Uber

如果你在东部时间 27 号 7 点至 10 点之间没有上网,当你重新登录 Twitter 的时候,一定感觉有些怪异。

虽然你可能已经听说了,但 BuzzFeed 并未发明光幻觉(optical illusion)。那件立马变得无人不知的“ 裙子 ”(The Dress),只是一长串欺骗你眼睛和大脑的图片中的一张。

即便是在孩童时期,你可能也翻阅过有关光幻觉的书。但本周,在互联网上,这个话题仍然十分火热。这确实有些荒谬。互联网的确提供了一个笼罩着白金谜团的事实。

这件裙子是 蓝黑色的 。你只需大概 4 分钟时间在互联网展开搜索,然后就能发现真相。一旦你知道这是件蓝黑色的裙子,如果你对光如何影响色觉有着基本的了解,那么就没理由不参与辩论。

所以,既然 答案触手可及,我们为何还要在过去 12 小时里在 Twitter 上面争论不休呢?

这正是乔丹想要知道的事情:它让我们变得更好了吗?让我们变得更聪明了吗?让我们变得更快乐了吗?

(注:由于我们两人的观点不同,我们在本文中都以第三人称的形式出现。)

BuzzFeed 分别在两篇不同的文章中提到了这个问题及其答案:一篇是《什么意思啊?我真是疯了!!! 这件裙子?!?!?!》(WTF? AM I GOING INSANE!!! <a THISDRESS?!?!?!),另一篇是《为什么人们在同一件裙子上看到不同的颜色?》(Why ArePeople Seeing Different Colors In That Damn Dress?)。有关这件裙子颜色的讨论,BuzzFeed 上面还有 6 篇文章,大家可以点击 这里 查看。

看起来,将这两篇文章结合起来,探究这种光幻觉根本不是新闻,然后回家去看“The Black List”,这才是符合逻辑的。但是,将问题和答案分开叙述,BuzzFeed 就可以围绕一件裙子获得两轮完整且绝对疯狂的流量。

在我们写这篇文章的时候,BuzzFeed 第一篇文章的点击率突破 2600 万次,而第二篇文章的点击率只有 140 万次。

乔丹因为 TC Meetups 错过了这疯狂的一幕,等到深夜再次上网时,这场争论已经持续了数小时之久。当她今晨在宾馆房间中醒来时,围绕裙子颜色的讨论已经转向电视台,早间新闻节目证实裙子是蓝黑色。(商家不久可能会推出白金色版本 !!!)

在短短几天内,乔丹真正感觉到互联网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更疯狂的地方。既然你知道了答案,为何还要争论呢?如果话题本身毫无意义,而答案触手可及,这场讨论又有何价值呢?

如果我们都是在私下讨论这个话题,很难想象这场讨论会扩散开来。在裙子是蓝黑色还是白金色的问题上,你基本上有自己的立场,而你的朋友则会坚持他的观点,最终你会耸耸肩走开。(安东尼真的试验了一把,昨晚与室友讨论了这个话题。结果,争论只持续了一分钟,就有人低声说,“互联网真愚蠢”,说完就上床睡觉去了。)

安东尼的反应呢?“太有趣了。”但老实说,他花了几个小时在 Twitter 上面追踪这个话题,这反倒让他感到十分开心。

共同的经历会让人感到高兴,因为在那一时刻,互联网上的所有人都会因为同一件事情而变得极度兴奋。在一些非常出名的喜剧明星冲着同事大呼小叫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

“超级碗”或奥斯卡颁奖礼这样的重大活动同样能引爆互联网,但这一次甚至更有趣一些,因为它完全源于极度随意和愚蠢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讲,它是一个 完美的迷因 ,毕竟它事关每个人都可以谈论的无害且普遍的东西,尽管其间也存在着冲突。

当然,今天我们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奇妙和愚蠢的东西日益商品化(你看到了 那些营销推文 了吗?)然后做出极端选择。

是的,“极端选择”就包括像讨论裙子颜色这样的插曲。抱歉,现在已经到了少了几天的二月份的月末,TechCrunch 也有流量任务。

swiked

题图来源: 布莱斯·德尔宾(BRYCE DURBIN)

翻译:皓岳

Overdr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