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重新审视我们的智能设备了

下一篇文章

BitTorrent 将与 Rapid Eye 工作室合作,面向年轻人制作原创节目

在 CES 消费电子展上,大牌科技公司的演示中有一个环节非常普遍,以至于近乎滑稽可笑。在发布了某些设备或产品之后,一位兴致高昂的首席执行官会站在舞台上,开始谈论得益于 Smart Appliance Framework(智能电器框架)或之类的鬼东西,所有的东西很快都会变得智能了。电视机可以跟电冰箱交流,而电冰箱可以让洗衣机启动。你可以把手表跟咖啡机连接起来,并让电动割草机播放的音乐传输到泳池里的扬声器。这些系统成为现实耗费了很多年的时间,但有了始终开启的低功耗处理器和新无线标准之后,你的设备现在可以不断相互通信了。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的电视机可以看到赤身裸体的你,Xbox 可以听到你跟别人的谈话,而 Dropcam 可以窥视你的邻居。

我们生活在一个监控无休无止的时代。从生到死,我们时时刻刻都被监控着。尽管美国的大多数人永远不会跳出来表示反对,但某个地方放置着一台仪器,它可以在短短数秒内轻松输出关于我们的详细档案资料。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监听事件理所应当地引起了我们的忧虑,但是,当一个机构获得了查看我们路由器的搜索令时,那会怎样呢?当一位热心的检察官要调阅你保姆监视器过去 24 小时的视频记录或是某一天你的心律数据时,会发生什么事?所有这一切都是可以找到的,或许还能够被法庭采信。美国的绝大部分公司会宁愿交出那些数据,而不是保护你的隐私。

此外,这些物联网设备所收集的数据有很多去向不明,但却是设备运转所强迫收集的。TechDirt 的一位读者 提到,当他拒绝让 LG“智能”电视监听自己的声音时,这款产品就变“笨”了。

电视基于网络的应用包括:iPlayer 、Skype、3D等等。在 5 月 7 日的时候,我们那台买回家不到两年时间的 LG 电视进行了一次软件更新。屏幕上弹出消息让我阅读几份重要的新文件并予以同意。所以,像一个守法小公民一样,我读完关于这台电视使用情况的第一份文件,并点了同意。不过,在读完隐私文件之后,我对该公司想当然的假设——即我会同意他们把我所观看节目细节(以及其他所有可以记录的信息)跟所有人进行共享的行为——不是感到特别满意由于我已经同意不侵入设备安装的软件(说得好像我能够侵入似的),我们无法绕过这个限制。

我觉得,这家公司肯定违反了合同条款,因为设备的智能功能都用不了了。当然,在英国,你至少不应该获得随意改变球门立柱位置的权力。有人解决了这个问题吗??

我并不信任联网设备,但我也不害怕它们。在被点名之后,很多公司都会拨乱反正—— 三星撤回了隐私政策中一条奥威尔式的条款 ——但一个系统的复杂性越高,其存在安全漏洞的危险性就越大。当某个人能够远程开启我的 PS4 时,那会发生什么呢?当 WiiU 开始监听我的孩子时,那会怎样呢?当一个人能够破解更加复杂的高质量 IP 摄像头时(就像他们破解那些廉价的产品),那该如何?比之彻底的恶意行为,我更害怕系统的漏洞。

也许,是时候让我们的设备变得“笨”一点儿了。举例来说,在健康数据拥有一套开放的安全标准之前,也许夜间在你孩子身上绑上一台监控设备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在贝尔金(Belkin)、三星或 Withings 等公司能够通过公开源代码和独立审计证明自己的产品无法被破解之前,也许我不应该购买他们的产品。我知道,连我自己也不会遵循这个建议。我知道,自己迟早要遭难。这就是为什么消费电子制造商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它在出事前不是什么问题,出事的时候它就是一个大问题。

我跟智能设备没有什么仇怨。但我知道,由于这些设备都跟我的 Wi-Fi 网络或手机连接在一起,我让一个非常私密的地方——我的家庭和我的身体——成了受攻击的靶子。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向前拥抱未来吧,不过让我们保持开放,这样我们就能拥有一个更加克拉克式的未来(指科幻小说家亚瑟·克拉克,其作品对未来持乐观态度——译注),而不是像奥威尔描绘的那样(其作品《1984》中有“老大哥在看着你”的经典设定——译注)。

图片来源:BRYCEDURBIN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It’s Time To Rethink Our Smart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