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
独立电影

有了众筹之后,谁还会需要圣丹斯电影节?

下一篇文章

亚洲移动游戏行业给全世界带来 3 点灵感

电影节过去一直都是决定电影制作人前途的场合。你会在电影节上遇到为电影项目投资的监制,如果有买家喜欢你的电影,他们会买下电影的版权,然后将它发行到影院放映。

但是如果他们对你的想法或者大纲不感兴趣,那么你的电影将不可能完成制作。

indiegogo-film

然而现在电影制作的情况已经大不一样了。你可能想结识在电影界德高望重的大人物,但你已经不需要这样做了。只需拥有一个初步概念,你就可以在 Indiegogo 和 Kickstarter 这样的众筹平台上 筹得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在电影制作完成之后,你可能想它可以被大型制片公司看上,然后进行大规模的发行,但是你已经不需要这样做了。你可以直接在自己的网站上销售这部电影;从 YouTube、Vimeo 或者 Netflix 的流媒体播放当中抽取分成;或者得到大型品牌的赞助。如果你的电影真的足够吸引的话,病毒式传播将会帮你完成接下来的工作。

你可能不会登上杂志的封面,但是电影融资和分发的大众化意味着你更有可能“成为”一个电影制作人。下一位斯皮尔伯格说不定就是你了。

10931343_10152507620027161_7901598794006374674_n

Indiegogo 的首席执行官斯拉瓦·鲁宾,图片来自 Faces Of Indieflix

“自从成立于 2008 年以来,我们已经为来自 166 个国家的超过 40000 位电影制作人提供了资金。”Indiegogo 的首席执行官斯拉瓦·鲁宾(SlavaRubin)向我说道,“显然这意味着你不一定要去圣丹斯电影节才能为自己的电影筹款。”

鲁宾亲自去过了不下 10 次的电影节,我们在今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一起讨论众筹的兴起会如何改变这种电影节的作用。

“大概在十年之前,电影节几乎是电影筹款的必经之路。如果你向电影制作人问道‘你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他们会说‘资金到位了,其他一切都好说。’现在他们可以更容易地拿到资金,这样他们就可以将精力专注于其他的重点。”

以前电影发行的权力被大型制片公司牢牢掌控了,这意味着电影迷没有什么话语权。鲁宾还记得自己赶上了在圣丹斯电影节午夜首映的韩国“新黑色”(neo-noir)复仇电影杰作《老男孩》,它后来成为了另类电影(cult film)的经典作品。“我看完走出影厅的感受是‘这太棒了!非常与众不同!’然后我想立刻跟朋友们分享这部电影,但是他们很难有共鸣,因为 YouTube 上没有这部电影,而且也没有什么即时可以在网上看到的方式。”

然而就在去年,有一部电影在观众的帮助下完成了从互联网登上大银幕的旅程。《亲爱的白人们》(Dear White People)最开始是一部在 YouTube 上放映的短片,它讽刺了种族歧视的刻板印象和黑人电影的陈词滥调。这是一部极具争议性的作品,因此它在主流电影产业当中不会太讨好。

尽管这部电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但是没有制片公司会投资将这部电影制作成长片。所以《亲爱的白人们》的制作人 选择在 Indiegogo 上筹款 ,他们最终筹得了 40000 美元,远远超出了 25000 万的筹款目标,同时还说服了 CodeRed Films 为他们提供一些正式的投资。制作完成的电影在去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进行首映,并获得了一些奖项,而且在一直支持他们的观众的帮助下,这部电影也得到了狮门影业(Liongate)和 Roadside Attractions 的发行。

《亲爱的白人们》在去年 10 月开始进入院线放映,鲁宾说它的总票房达到了 440 万美元,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这个成绩让它成为了票房回报最高的一部众筹电影,甚至超过了扎克·布拉夫(Zach Braff)的《心在彼处》(Wish I Was Here)。“我觉得《亲爱的白人们》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没有 Indiegogo、YouTube 和观众们的支持,它就不可能被制作出来。”

其他来自 Indiegogo 的电影还包括罗杰·埃伯特(Roger Ebert)的纪录片《人生如戏》(LifeItself)、《独自夜归的女孩》(A Girl Walks Home Alone At Night)和《AConnected Universe》(最新一部在 Indiegogo 完成筹款的动画电影)。

igg_vimeo_blogheader

在见证了这些成功之后,Indiegogo 刚刚宣布了一个 与 Vimeo 合作的计划 ,Vimeo 将会设立 100 万美元的基金用于投资 Indiegogo 的电影产品,并成为 Indiegogo 众筹电影在视频点播平台的优先分发伙伴。

不过随着各种媒介的大众化,市场上难免会充斥着大量粗制滥造的作品。由于现在的制作设备成本不高,在加上众筹平台和数字发行的协助,很多人都可以很快地将自己愚蠢的想法拍成一部烂片。所以虽然圣丹斯电影节可能已经不再是电影筹款所需要突破的瓶颈,但它仍然是电影管理的重地。

“电影节还是能起到一种筛选的作用,因为买家也不能看到所有的问题。”无限电影订阅服务 MoviePass 的首席执行官斯特西·斯派克斯(Stacy Spikes)如是说。这位圣丹斯电影节的常客表示:“这仍然是一个重要的聚会场合。”如果你真的想出人头地的话,你还是需要整个体制的帮助。“无论你的技术有多么熟练,你还是需要与人打交道。”斯特西说道。

鲁宾也同意这种说法,并表示:“圣丹斯电影节还是可以把制作人、监制和发行商聚在一起。所有人都在这里都共聚一堂。我认为电影节仍然有很重要的价值。”

这就是电影节出现变化的原因,而且发生改变的不只是电影节本身。

rooster-teeth

Airbnb、YouTube 和 Uber 现在都已经全力进驻了犹他州的帕克城。它们来到这里的目的都是为了帮助电影界的新人参加圣丹斯电影节。你可以在 YouTube 看到电影节的影片,在最后关头使用 Airbnb 找到一个借宿的地方,而且你也不需要私人司机,因为你可以在 Uber 上随时随地找到司机。

现在要成为一位电影明星似乎跟 成立一家虚拟现实创业公司 一样容易。不过这可能也是一件好事。聪明的电影制作人可能会向移动应用学习吸引千禧一代的技巧。

鲁宾最后总结了电影产业面临的最新挑战。“在 Snapchat 和 Twitter 横行的时代中,你要怎样做才能让人们去观看一部完整的电影呢?”

题图来自:INOCENTE FILMMAKINGTEAM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Who Needs Sundance When You’ve Got Crowdfu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