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生走向职场,加州应当加强计算机教育

下一篇文章

海盗湾关闭近两月后重新上线

编者按默罕默德·乔德里(Muhammed Chaudhry)是硅谷教育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2015 年,我的双胞胎孩子即将 4 岁。他们目前对计算机的了解比我 2003 年担任硅谷教育基金会总裁及首席执行官时还要多。这是一件好事,因为目前加州有超过 7.5 万个与计算机相关的空缺职位,但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人数只有 4324 人。

实际上,工商业研究集团 TheConference Board 报告称,美国招聘市场对计算机专业人才的需求超过其他所有职位需求的 4 倍。所有行业,包括商业、银行业、医药和法律,对计算机专业从业者的需求都非常旺盛。

这样的需求是硅谷永恒的创新源泉。实际上,美国全国对来自加州的计算机人才都有着庞大的需求,那么为何直到 2003 年,加州的学校在这一方面仍踯躅不前?例如,有 56% 的加州高中完全没有提供计算机课程,而只有 13% 的高中提供了计算机专业的大学预科课程。此外,在一些开设计算机课程的学校,教学内容是一盘大杂烩,很难适应大学的任何专业,同时这些课程大多也属于选修课。

类似地,在所谓的 “STEM”,即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招聘岗位和毕业生之间的差距也在逐渐扩大。目前,只有 2% 曾参加过科学或数学预科考试的学生最终参加了计算机科学专业的考试,而与计算机相关的岗位占所有与科学和数学类工作岗位的 60%。

实际上,这意味着,到 2020 年,美国将有超过 100 万个空缺的编程类职位,因为届时将只有 40 万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毕业。

此外,女生和少数族裔学生在这些毕业生中所占比例也在逐渐下降。这些数据都很令人费解,因为所有教育专家和科技行业领袖都认为,计算机能力对于儿童教育和未来发展都有着不可取代的作用。

此外,加州的大部分教师都没有受过培训,以从事计算机课程的教学,这导致情况更加复杂。这意味着需要制定新的教师培训方案,并投入资金和时间提供这样的培训。

加州的立法者也没有采取措施去解决这些问题。多个法案 “鼓励” 各个学区提供更多相关课程,并将其成绩与高中毕业和大学入学相挂钩。不过,这样的规定并不是强制性的。这样的情况导致学生没有意愿去学习计算机相关的课程。

有一点事实很明显:即使不是火箭科学家,你也能意识到,加州的课堂上需要提供计算机课程。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如何通过创新来实现这一目标?

近期,硅谷教育基金会举办了一次会议,整个加州的多名商界和教育界领袖参加了会议。关于如何加强计算机课程以及此类课程面向学生的普及,会议上讨论了新的政策和标准。最终,会议提出了具有前瞻性的创新解决方案,以弥补学生参加计算机课程的不足。

我们均认为,对于编程等计算机概念的介绍需要从学龄前儿童开始。目前,市面上并不缺乏指导儿童了解互联网和应用的免费游戏,因此在这一方面投入的时间和资金并不需要很多。

其次,加州的每所高中都必须将计算机课程设为核心课程之一,而不仅仅是选修课。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合作,制定有着明确定义的计算机课程标准,同时覆盖基础的计算机概念和编程指导。这也意味着将计算机课程成绩纳入到高中和大学的学分之中。

第三,加州立法机构必须分配一定的政府资金,对教师进行计算机课程的教学培训。每向一名教师投资 1 美元,就意味着 20 至 30 名学生能打下更坚实的计算机科学基础。

最后,我们必须专注于处于边缘的学生,即女生和少数族裔学生。他们通常更少地参加计算机课程。

加强计算机教育任重而道远,这一领域的挑战将一直存在。在探索解决方案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教育界、商界、父母和公众的支持。只有这样,才能给加州所有学生提供面向未来的最好的技术培训。

我的双胞胎和所有学生都应当拥有更多。

翻译:维金(@Li Wei

Closing The Computer Science Gap, From Classroom To Car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