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设备探索的下一条战线

下一篇文章

Homeroom 将私密照片分享服务带到课堂

编者按艾勒兹·波多里(Erez Podoly)博士是 Artiman Ventures 常驻创业家,AcheroMetric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以及斯坦福大学结构生物学系助理研究员。

2014 年,耐克放弃了 FuelBand 健康追踪系统 ,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 把他的谷歌眼镜留在了车里 。”2015 年, 苹果的智能手表将上市而索尼也将进入智能眼镜领域 。2015 年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又展出了 更多的可穿戴设备 ,这让我们不禁想问:发生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幕会继续上演吗?

当杰弗里·摩尔(Geoffrey Moore)的“技术采用生命周期”运用到可穿戴设备的时候,我们就是好比是经历这种循环的实时“时光旅行者”:在目前这个阶段,有些思想超前的人已在使用可穿戴设备,但大多数人还没有开始尝试。

在将摩尔的技术理论比作“D-Day”(诺曼底登陆日)之后,上面提到的行业巨头们还没有一家让他们的可穿戴设备跨过了这条鸿沟。“D-Day”由确定攻击点(point of attack)开始,然后消灭三个滩头阵地上的敌人,最终实现战略反攻,使我们跨过鸿沟。

crossing-the-chasm

处于可穿戴设备 1.0 时代和 2.0 时代的中间期

有许多新一代可穿戴设备将在 2015 年上市,其中很多已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亮相:智能戒指 MOTA;智能腕带 Belty;智能耳塞 BitBite;智能耳机 DUSH 和 HUSH。英特让新设备集团副总裁兼总经理 史蒂文·赫尔姆斯(Steven Holmes)在 2015 年国际消费电子展上透露了这个领域最引人注目的新动态,而这一动态源于英特网举办的“make it wearable”竞赛。尽管这个行业看起来在蓬勃发展,日渐繁荣,但实际上我们对可穿戴设备的使用十分有限的(渗透率仅为 10%-20%),但放弃使用的比率却相当高(达到 40%),这种趋势完全符合摩尔的理论。

原因其实并不令人感到吃惊:比如,健身追踪腕带效果不佳(《纽约时报》的 这篇文章 细致梳理了它们的各种缺点)。此外, 智能眼镜的缺点也很多,但实用价值太小 ,以致于对思想开放和精通科技的工程师们都毫无吸引力。其他可穿戴设备则违背了“ 作用-反作用”原则:它们提供的信息太多,但有见地的信息太少。人们对天气尺度(synoptic scale)的综合性气象学不感兴趣,而只是想得到一点建议:“带上外套和雨伞。”

所有的可穿戴设备都是这种情况:人们需要一个作用-反作用的“闭合环路”,比如“做什么”和“不做什么”,而不是单纯的信息和未经处理的测量数据。大多数可穿戴设备不像智能手表和智能眼镜之类的产品,仍然是“哑巴”设备。现在,我们的产品正在更新换代。对于新一代产品(即可穿戴设备 2.0 时代)来说,要想取得突破就要提供简单的建议和明确的见解,因为这样才能给人们带来最大的收获。

“攻击”工作场所

大量证据表明,相对于其他环境,可穿戴设备在工作场所可能会发展得更快:

  1. 年龄在 25 岁以上的人,他们每天工作的时间大多超过从事其他活动的时间。
  2. 在改善安全性和提高整体工作效率方面,可穿戴设备的潜力巨大:可穿戴设备是免提的,非常适合紧急救援人员、搜救队伍、环境灾难救援团队、石油和天热气工人、建筑工人、仓储工人,以及需要穿特殊服装的工人和其他一些特殊领域的人员。
  3. 去年公布的 一项研究 评估了可穿戴技术对工作场所的生产力和工作表现的影响,结果表明员工使用可穿戴设备后工作效率提升了 8.5%,对工作满意度提升了 3.5%。
  4. 即时访问大量实时数据将有益于销售人员、房地产经纪人、外科医生和乡村医生、执法人员、军事人员等群体。

攻击“我的互联网”

“我的互联网”(Internet of me)就是一个数字世界,消费者身兼 CEO、董事会和唯一股东等三种角色。若想融入这种个性化趋势,企业就必须要实时地为用户的具体需要提供服务。

但最好是试着预测消费者接下来需要什么,比如这款新近开发的智能腕带 KipstR,可以感受到使用者何时睡着,何时醒来。KipstR 还能仿效电视遥控器的功能,对播放中的节目进行暂停、录像或重新开始,让在沙发上睡着的用户不会错失他们最喜欢的节目。

科幻电影《少数派报告》中描述的多触点界面(开发者在 这个 TED 访谈节目 中进行了展示)和眼球追踪技术,便是体现私密科技体验的个性化技术的绝佳例证——由于众多企业的进入,这个领域变得越来越拥挤。例如,Reemo 计划推出一款防水智能腕带,通过手势就能控制照明设备、电视机、音响系统、窗户、通风口、壁炉、恒温器、安全设备、门锁、百叶窗和车库门等等。

Fin robotics 将推出一款智能戒指,用户可以通过手势界面激活智能手机、智能电视和家庭自动化设备。谷歌还申请了一项名为“Seeingwith your hand”的专利,让用户可以独立实现对智能恒温器 Nest 的语音控制。最好的结果是混合了这两种技术的设备——一款可穿戴设备能基于个人温度感受和位置,自动引导智能恒温器控制空调系统。

“攻击”汽车

由于法律要求司机在驾车时必须戴眼镜或隐形眼镜,那么相比在餐厅和电影院,在车内戴着智能眼镜造成的摩擦更少。目前,戴着智能眼镜开车,也不过是让你付出 收到交通罚单 的代价。但是,智能眼镜可以起到头盔式显示器的作用:显示短信、导航信息、交通路况提醒、汽车控制信息(对燃油、气压和油温等作出提醒)就是一些明显的实用例证,虽然有研究表明, 智能眼镜可能会分散司机的注意力 ,特别是短信功能会成为一个重大的安全隐患。

当然,智能眼镜完全可以充当实现安全驾驶的先进设备。它们可以避免你在开车时睡着。整合基于 Mobileye 视觉技术的“先进驾驶辅助系统”(Advanced DriverAssistance Systems)可以提供避免撞车的警告信号。与此同时,车辆夜视系统也能提升司机对道路的感知能力,在黑暗或天气状况不佳的情况下看清与前车的距离,这种功能也是可嵌入智能眼镜的另一个安全措施。《连线》杂志专门发表了一篇文章, 介绍了更多的创意

这是愚蠢的行为

我们所应该记住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则是:“推销梦想,而非产品”。当可穿戴设备厂商不再专注于追踪某个人睡了多久,而是开始感知人们有什么样的渴望时,可穿戴设备就会跨越曾经横亘在它们面前的那条鸿沟。

题图来源:PANGI/SHUTTERSTOCK

翻译:皓岳

The Next Front Of Wearab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