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是 21 世纪家庭关系的黏合剂

下一篇文章

拍照识题学习辅助应用学习宝完成 2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

编辑按: 尼克·德诺姆(Nic Denholm )现为短信营销平台 FireText的内容咨询师。

交流是人类文明的基石之一。我们使用的工具如语言、面部肌肉、烟雾信号、鹅毛笔和墨水以及表情符号都是人类思想的传送系统。这些工具最终也都影响到了思想本身。从过去一百年间技术对核心家庭产生的影响就可以看出来。

美国堪萨斯大学最近研究了技术进步对人际交流尤其是家庭关系的影响。这项 研究 测试了家庭成员互动所使用的媒介数目是否改变了彼此的关系。

研究人员们询问了 367 名年龄在 18 岁至 29 岁之间的成年人与父母保持联系所使用的交流方式、频率以及对这一关系的满意度。

结果显示,年轻人使用了多种交流工具与父母交流。除了固定电话和手机外,他们还使用 Snapchat、在线游戏网络、视频电话、即时通讯工具以及短信来进行代际交流。平均而言,受访者在与父母交流时使用了上述三分之一的手段。

研究人员们发现,年轻人使用的交流方式越多,对与父母关系的满意度就越高。使用一种交流方式(无论是哪一种)与父母沟通的年轻人的关系满意度低于使用三种或四种交流方式的年轻人。

这太合理了。我们现在都是多面手了。在任何时候,我们的桌面浏览器中都开着两个电子邮箱,时刻准备着回复任何发到收件箱中的工作邮件或社会新闻。同样是这个浏览器可能还要负责向我们传递打着新闻旗号的各种奇闻趣事、排行榜和名人琐事。

但至少这些媒介都可以被动地消费。当涉及到双向交流系统时,事情就真的让人忙活了。

你需要登录 Skype 来和父亲通话,而你的姐妹又在 Facebook 上回复了你的消息。你的侄女让你注册了 WhatsApp,因为这就是她使用的交流工具。除此以外,促销提醒不断发送到你的智能手机上,让它震个不停;你还要不时接个电话,更不用提短信了……说不定还有一张明信片躺在垫子上。想象一下这种情景。

随着我们的注意力日益摊薄,家庭成员使用尽可能多地设备也变得理所当然起来。但代际交流的首选渠道仍然是短信,而短信对对话要旨的影响也显而易见。短信不像其他书面形式一样正式,更接近于口语风格。短信让人放松,不用马上做出回应;不像信件那样让人沉思,却又比信件更方便。

语言学家约翰·麦克沃特(John McWhorter)在 2013 年的一次 TED 演讲上创造了“指尖语”(fingered speech)这个词,援引了“LOL”的例子,称“LOL”的作用不再是“laugh out loud”(大声笑)的直接首字母缩写,而是成为了一个语用小品词(pragmatic particle),即在语义上与消息内容无关,更多地是代表说话人的态度。就像你不与银背大猩猩对视一样,这表示你不想伤害任何人。你是朋友。

这明显是进步(认为短信是在伤害语言的人可能不会认同)。在短信及推文出现之前,文字只有通过变得更紧密和更复杂来避免误解。短信中的首字母缩写词、习语和表情符号扭转了这一趋势,尽管它们都不怎么符合语法规则,但简洁性和明晰性在有效交流中要远比盲从语法规则重要。

如果表情符号和首字母缩写词能够帮助分隔两地的现代家庭保持联系,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使用新技术来与下一代交流也许会花父母一些时间,但正如堪萨斯大学的研究所表明的,这一切都值得。

翻译:1thinc0

Texting Is Familial Glue For The 21st Cent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