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6 Plus 是让我欲罢不能的完美游戏手机

下一篇文章

谷歌公布首款自制无人驾驶汽车原型

编者按 :泰格·凯利(TadhgKelly)是一名游戏行业咨询顾问,自由设计师以及知名设计博客 What Games Are的作者。你可以点 这里 关注他的 Twitter。

在英国有一个名为 The Fast Show 的喜剧小品,里面有过一个叫杰西的农民(土包子),他会从牲口棚里跳出来宣布“这一周我一直都”怎么怎么样,后面跟的都是有趣的东西。比如吃生鸡啦,穿着杜嘉班纳啦,没穿内裤等等。本着这种精神,“这一周我一直都”为我那个傻大个手机 iPhone 6 Plus 所狂热。

虽然这款手机已经推出有两个月了,但由于库存短缺,我陷入了漫长的等待中。所以我的 iPhone 6 Plus 直到最近才送到我手上。我之所以想买它主要是出于两个原因:电池和易读性。我已经厌倦了非要购买额外的电池才能用我的 iPhone 手机玩游戏。而我因为年岁渐长,近距离看东西的视力有所下降,这让我很难分辨文本和较小的界面元素。

同时我也仅仅是出于喜欢的缘故。我是一名彻头彻尾的苹果用户,到如今这地步已经很难再去考虑转换一个生态系统了。我也看到过一些使用了 Galaxy Notes 或是类似设备一段时间的朋友也动了心。我对单手使用这款手机曾有一些疑问(公平地说,iOS 上的双击解决方案并不是最好的),但我发现在过去的一周这只是意味着要重新学习。我更多地会使用 Siri 和听写功能,学习一些不同的持有设备的方式等。

我很多朋友都认为 6 Plus 是个荒谬的东西。我的妻子发现它的大小超过了她手指范围。她希望苹果公司能重新生产 iPhone 4 大小的手机,不仅灵巧并且只有手掌大小。我明白她的意思。对于使用“电话、短信、摄像头、应用程序和音乐”的用户来说,她可能是对的。我的妻子经常用她的 iPad 玩游戏,但在她外出的时候,她几乎从不这样做。但我什么时候都会玩游戏,而我的大屏新手机所带来的意外是完全不同的感受。这感觉更像掌上游戏机。感觉更真实。

我的 iPhone 6 Plus 的屏幕比我的 PS Vita 要大并且分辨率更高。它没有我的旧手机会出现的那种 T 字问题(当你的拇指遮挡屏幕时,可视屏幕区域会形成一个 T 字)。与此同时,我的大屏手机在横向模式下玩动作游戏时用手握着又足够小,这让人感觉舒适。这是我用我的 iPad 从未有过的合适感觉。

总之,这意味着我要把以前玩过的各种游戏再找出来,重新再玩一次。玩这些游戏又可以有新鲜体验了。一个例子是 侠盗猎车手 3。我买它时是这游戏第一次发布 iOS 版本的时候,但我从来不喜欢玩它。这游戏玩起来太繁琐,而且我看不到任何东西,它还特别耗电。但是把这游戏放到大屏手机上,感觉就不同了。我可以看到不一样。我都着迷了。不要误会我的意思:这仍然是一款触屏手机,缺少触觉反馈。只是侠盗猎车手 3 这款游戏在此前没有发挥作用的手机上又焕发生机了。

我觉得这是第一次,我真正拥有了一部游戏手机,而不是一部恰巧能玩游戏的电话。我真的认为 iPhone 6 Plus 是一款完美的游戏手机。当然它有规格和产品目录。但更重要的是:尺寸合适,能放在口袋里随身携带,同时又有足够的能力运行游戏。你可以很容易就把它从口袋里掏出来(可能太容易了,你要买个套子增加点摩擦),然后就上手玩游戏,而这种玩游戏的体验会比以前更加丰富。

我在说些啥呢?除了敦促你赶紧买一个这个大块头手机,我想正是这种简单的变化往往导致了不同的结果。在过去的几个月我一直都有感受到这一点,尽管其他新的模式一直在努力寻找自己的位置(VR、流媒体播放器、智能手表、微主机,诸如此类),手机只是将自己的烙印越刻越深。有了像 iPhone6 Plus 这样的大屏手机,我觉得这些设备本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值得成为未来 游戏的新核心

我所知道的是我玩了《罪恶之地》(Badlands)、《迅猛追击》(Nimble Quest )和《小三传奇》(Threes)。我玩了 Framed 和《车票之旅》的袖珍版。我还玩了《沙漠高尔夫》(Desert Golfing)和 Godus。我玩了《逆转裁判》(Phoenix Wright)。我还玩了《幻幻球大爆炸》(Peggle Blast)和《两点之间》(TwoDots)。自从我在很久以前第一次用智能手机玩《愤怒的小鸟》以来,我很久没这么开心地在手机上玩过游戏了。如果你有机会试一下,你也应该玩玩试试。

题图来自:Apple

翻译:曹木

The Perfect Gaming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