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Lending Club 的 IPO,我们能学到些什么

下一篇文章

楼楼:基于楼宇的半熟人社交

编者按格伦·所罗门(Glenn Solomon)是 GGV 资本美国管理合伙人,他关注企业级应用领域,投资过的项目包括潘多拉、SuccessFactors、Nimble Storage 、Isilon、Square 等。他的个人博客是 goinglongblog.com

Lending Club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进行了 IPO。虽然 GGV 并不是该公司的风险投资人之一,但我依然对这一刻期盼了很久。我相信 Lending Club 一定对未来做了很好的定位,也一定已经为成为一家上市公司而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我觉得从 Lending Club 的 IPO 里,每个人都能学到一些什么秘诀,比如下面的这些:

选择一个竞争较弱规模又大的市场作为突破口。在美国,未偿还的消费信贷大约有 3.3 万亿美元,其中包括 8800 亿未偿还的循环个人信用卡债务,这些贷款在 Lending Club 平台上可以以更低的价格实现合并。换句话说就是,Lending Club 将精力集中在了一块无垠的市场里。他们当前的竞争对手是银行业和信用行业的从业者,这些对手还在沿用老旧的经济模型和高昂的费用结构。这是一个等待改变的市场成熟品——软件将会在这里颠覆世界。

锻炼耐性以及为未来的模型增强而投资Lending Club 在多年前就拥有了可以成为上市公司的规模,这家公司也确实有着不错的营收。然而他们并没有急着去 IPO,他们选择了保持私营,专注地提高着自身的运营模式。所以这次,Lending Club 前去 IPO 时,他们持有的流动资产更多了——无论是在资金来源方面,还是市场参与者方面。因为现在的市场看起来就是一个 “赢家通吃” 的市场,从有能力上市到真的上市,多出来的时间和多出来的流动资产使得 LendingClub 可以确立其明确的市场领导地位,获得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推迟上市而带来的这些时间,也让这家公司有能力通过其他途径扩大其市场份额,比如支持更多种类的产品、允许在该平台上发起的借贷成长为可证明借款人有接受信用贷款资格的凭证。这些投资曾一时使整体营收略有下降,但这家公司现在看起来泰然自若,后来营收的增加速度甚至比之前的速度更快——这是公众投资者们喜欢看到的。

让你的身边充满资金宽裕的投资人和笃定的董事会成员。Lending Club 并不是一个一夜暴富的例子。早在 2007 年 Lending Club 就发起了它的第一轮风险投资。诸如 Norwest、Canaan、Foundation 以及 Morgenthaler 这样的公司,他们把赌注压在未来上,他们在公司前途未卜的时候就和公司生死与共,支撑着 Lending Club 的耐力。这些公司如今都已经因为当初的远见卓识而获得了极大的回报。尽管事实是,这些公司常常被眼神不太好的科技媒体所忽略,而很少站在聚光灯下。按照现在的定价,Norwest、Canaan 和 Foundation 分别拥有共计 10 亿美元的收益。除此之外,LendingClub 接下来并不是不存在监管风险,并且这家公司很英明地邀请了 Larry Summers 和 John Mack 入伙,使得他们在业内拥有了更大的预见能力和更多的经验。

不要要求你的IPO是完美的。关于这一点,在硅谷有很多误传。有些人认为如果一个公司的股票在交易日首日涨幅超过了 20%,那明摆着接下来还会有更大的升值空间。然而别忘了,当一家上市公司把你带到了一个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世界的时候,你会发现 IPO 只是漫漫成功路上的一小步而已。那些在交易日首日就涨了 20-50% 的 IPO 有望在未来的 1 年、3 年和 5 年的周期里,胜过其他的 IPO。Lending Club 的股价在交易日首日增长了 56%,所以是比预期值略高了一点儿,但在我看来,这仍是一个很好的开始。面对所有和我聊到这个话题的管理团队,我都会建议他们把 IPO 及最初的几个季度当作一个上市公司在公众投资者圈里巩固声望的时期。通过将自己建设成为管理团队,投资者们将会收到讯息知道你们拥有坚挺的股票价格和良好的财务业绩,这一切将会带给你巨大的财富。由此带来的红利将会持续若干年——在这一点上,LinkedIn、Splunk 和 Service Now 都是很好的例子。

Lending Club 的 IPO 的确使他们取得了伟大的成功。如果他们能在最初的几个季度里凝聚起自己在投资者圈里的声望,进一步把投资者们在 IPO 中买入的业务做强做大,将会看起来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