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make Me:一个提倡道德的“按需定制”手工礼物市场

下一篇文章

版权社交视频公司 Grabyo 获多位体育明星 200 万美元投资

将它称为一个支点,或是失败以后重新再来。 最成功的一些创业公司和科技企业都曾经历过这种历程 ,只是方式不同而已。毕竟,创业之路漫漫,充满了曲折与坎坷。Handmake Me 就是一个最新例证,这是一个“有道德的市场”,脱胎于 Hobzy 团队的多个支点。

具体而言,这家英国创业公司已经重装上阵,提供一种独特的礼品购买体验,每一款产品都是由经过 Handmake Me 认证的“手艺人”手工制作,而且按用户需要定制或定做。

Hobzy 联合创始人丹·莱斯(Dan Rice)解释说:“我们要求每一款产品都提供提供一个定制选择,这样买家就可以购买具有自己烙印的礼物了。”

与此同时,对于卖家来说,Handmake Me 的创意是,通过利用“他们花费心血学到的技艺”,制作出独一无二的手工礼物,让某些人可以赖以谋生,或者说可以补贴家用,

Handmake Me 将 Etsy 和 Not On The High Street 看作是自己的主要竞争对手,但莱斯认为 Handmake Me 与这两家公司存在很大的不同之处。

他说:“Etsy 已经远离了最初的草根阶层,现在不再对其平台上的卖家和产品进行质量控制。”同时,Etsy 也不像 Handmake Me 那样完全专注于打造定制或定做的产品。

Not On The High Street 的业务更多地局限于本地,同时也对产品质量和个性化更加重视。不过,莱斯表示这项服务对卖家而言“风险很大”,因为除了佣金以外,Not On The High Street 还要收取 199 英镑的加盟费。

“另外,Not On The High Street 也不像我们那样,向美国卖家提供服务。”

相比之下,在每单交易完成后,Handmake Me 会收取相当于销售额 20%的佣金。

Handmake Me 最近还与 The Big Issue 合作,为社交领域的创业公司提供品牌店加盟服务——莱斯认为此举完全符合该公司提出的倡导“社交和道德商业”的使命。

这对一家正处于至少第四个支点上——如果我计算无误的话——的创业公司来说尤其激动人心。

Hobzy 最初是作为一家名为 Host My Portfolio 的公司出现的,主要是向职业创意人士提供服务。2011 年,它加入英国加速器 Oxygen Accelerator,服务开始专注于业余爱好者,并将公司名称更改为 Hobzy。

尽管 Hobzy 最初在用户当中颇具号召力,但“用户留存率不佳,而收入更是为零”。

莱斯解释道:“我们认为,可以通过培养社交技巧和让人们交流他们的共同爱好来改善留存率。我们也曾尝试用一个类似于 Tumblr 的主题系统和广告来创收收入,但这种方法没有奏效。”

该创业公司发现 Hobzy 上面 95%的业余爱好都与手工制作有关,于是就产生了一个想法:通过让用户出售他们正在展示的东西,这样他们的服务就可以赚钱了。但这种模式产生了很多质量不佳的产品,没人愿意购买。所以,这一想法就成了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提议了。

莱斯不禁问道:“我们到底是一个社交网络还是一个市场呢?”

接下来,Hobzy 采用它曾开发的电子商务技术,打造了一个“手工礼品的反向消费市场,即 Handmake Me”——任何一个想要购买真正手工礼品的人,都可以对商品和价格提出自己的要求,然后,这个网站的手工艺者就可以竞相兜售自己的产品。

莱斯承认“没人泛泛地需要一个产品,”因此,这个团队决定再次把这个模式向更加传统的市场模式转变,同时,通过对于每个产品进行不同种类的定制化服务,仍然把重心放在消费者参与上,并且确保严格的质量控制过程落到实处。

“它发挥了作用!”他说。“有人在买东西,有人在卖东西,而最终我们也在获利。”

或者,正如我所说,当一个支点形成时,你就会爱上它。

翻译:皓岳

Let’s Pivot Again — Handmake Me Is An Ethical Marketplace For Handmade Gif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