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Flare

CloudFlare 将于 2015 年在中国大陆推出本地化网络安全服务

下一篇文章

环球影业以 3000 万美元从索尼购买乔布斯传记电影拍摄权

CloudFlare 正在实现它的一个长期目标,该公司将于明年将其互联网安全与性能服务推向中国大陆。未来 6 个月,这家美国公司将在大陆设立 12 个数据中心,此举将进一步改善其海外网站和服务的表现,同时还将强化该公司在大陆市场的业务。

CloudFlare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修·普林斯(Matthew Prince)在接受 TechCrunch 网站采访时表示:“我们客户提出的最大的一个要求就是他们的网站能在中国快速运行。过去 3 年我们一直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监管和技术两个方面都面临着一系列挑战,但我们最终解决了这个问题。”

普林斯表示,按照流量和客户数量计算,中国已成为 CloudFlare 第二大市场,仅次于美国。尽管如此,CloudFlare 之前并未在中国设立营销或销售团队,也没有向当地客户提供支持。CloudFlare 网站和服务目前也没有汉化,但普林斯认为 CloudFlare 在中国市场的需求庞大,无论是当地企业还是跨国公司。

在大陆推本地化网络安全服务利大于弊

在涉及互联网的问题上,中国显然是一个敏感的市场。普林斯解释说,CloudFlare 及其客户将会遵守中国国内的规章制度,这方面的问题都将由 CloudFlare 在当地的合作伙伴负责,至于这个合作伙伴是哪家公司,普林斯暂时不便透露。

例如,如果 CloudFlare 客户的内容必须经过中国政府审查,它将在中国遭到封杀,但海外受众仍然可以看到。普林斯(他是今年我们在 Disrupt 北京大会上的演讲嘉宾)坚持认为,在中国做些事情总好过无所事事。

普林斯表示:“我们还没有狂妄自大到希望能够改变中国互联网政策的地步,也不认为我们可以在中国传播非法内容。”他还进一步解释说,正在由中国政府审查的内容“不会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糟糕”,因为这就是中国市场的现状。

除了帮助加快中国境内网站的载入和运行速度外,CloudFlare 的存在还可以降低客户网站遭受网络攻击的风险,抵消 CloudFlare 全球网络面临的威胁。

普林斯解释说:“我们网络遭受的严重攻击许多都源于中国境内。眼下,这些攻击也可以对不在中国境内的 CloudFlare 部分网络造成影响。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承受来自中国境内的攻击,所以并未对我们全球网络造成冲击。”

photo-4

CloudFlare 在中国的新服务预计将在明年 1 月份上线,届时第一批参与测试的客户(包括 TechCrunch 和 Crunchbase)将在他们的网站上运行 CloudFlare 的服务。

根据中国监管部门的要求,客户在可以采用 CloudFlare 中国网络的服务之前,必须经过政府机关的审批,不过 CloudFlare 及其合作伙伴会帮助客户处理这个问题,想方设法去简化这个流程,即便这仍然是一个耗费时间的过程。如果你想要进入这个市场,时间也就变得至关重要。

普林斯表示:“我们发现,作为产品发布合作伙伴,现有客户十分在乎中国市场。其他有意参加这次测试的客户应该尽快与我们联系,宜早不宜迟。”

CloudFlare 在日本和悉尼都设立有销售团队,但该公司在亚洲扩张的下一个阶段就是开设一个地区性办事处。普林斯表示,CloudFlare 初步计划是将公司亚洲总部设在新加坡,但 CloudFlare 最近支持香港一家亲民主网站的经历令其开始重新思考这一计划,转而考虑在香港设立办事处。

“令人赞叹”的香港经历

通过其“ 伽利略计划 ”(Project Galileo),CloudFlare 在今年夏天与香港非官方公投网站 PopVote 建立了合作。所谓的“伽利略计划”是指向“报道政治或艺术内容的公共利益网站”提供支持,这些网站可能还易于遭受网络攻击。在举行投票之前及投票期间,PopVote 遭到了大规模 DDoS 攻击

普林斯表示:“投票在晚上 9 点开始,但到下午 6 点,我们就已遭到 CloudFlare 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几次攻击,而且攻击手段十分高明,感觉对方就像是一群技艺高超的黑客。我们的团队一刻都不敢松懈,以确保 PopVote 始终处于在线状态。100 万张投票都是由基于 CloudFlare 基础设施的系统处理的。”

香港的民主抗议活动 在这次网络公投后彻底爆发,由于认为中央政府没有兑现给予他们普选权的承诺,大批香港市民还占领了部分城区以示抗议。

CloudFlare 将继续与 PopVote 保持合作,同时它还与其他支持民主活动的香港网站建立了合作,但普林斯承认随着在大陆项目的展开,他也不知道与这些网站的合作是否会变得十分困难。此外,CloudFlare 对香港公投网站的支持———香港的亲北京媒体对此作出了负面报道——恰好处于它正与中国潜在合作伙伴及监管部门协商,将其服务推向大陆的敏感时期。

不过,普林斯表示这是一次“令人赞叹”的经历,让 CloudFlare 与香港之间建立了一种特殊的联系,甚至于当普林斯穿着印有 CloudFlare 标识的 T 恤衫走在香港街头时,有不少人主动走上前去向他致谢。

普林斯还透露,CloudFlare 已经收到了至少 1000 份香港人的工作申请,当然除了支持香港公投活动带来的积极影响外,他还认为 CloudFlare 将亚洲总部设在香港,也对该公司招揽优秀人才特别有帮助。

亚洲总部选址问题目前仍未敲定,但 CloudFlare 计划在 2015 年下半年设立其亚洲总部。

尚无首次公开招股计划

至于 CloudFlare 的长期发展战略,普林斯在潜在的退出选择上倒是显得十分坦诚。

“我们当前还没有实施首次公开招股的计划,但也没有不实施这种活动的计划。我们没有任何上市的压力,我无法想象我们在 2015 年进行首次公开招股的情景——2016 年也是我们最早实施这种计划的时间了——不过直觉告诉我,CloudFlare 的首次公开招股应该不会推迟到 2017 年。”

据普林斯介绍,根据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计算,CloudFlare 实际上已经盈利,而且在 2013 年的 新一轮融资 中又募集资金 5000 万美元。他说:“我们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别的公司若想收购我们,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

翻译:皓岳

CloudFlare Will Offer A Local Version Of Its Web Security Service In China In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