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发现应用 Songkick 开始直接售票

下一篇文章

eNcade:Raspberry Pi 复古便携游戏机

“美国人平均每年去一次音乐会。如果将这一数字翻番,艺人们的生活就会得到巨大改善”,Songkick 的创始人伊恩·霍格斯 (IanHogarth) 对我说道。问题是 “打的去音乐会容易,买音乐会的票难。” 这也是在成立七年后,拥有 1000 万活跃用户的音乐会发现应用 Songkick 开始直接售票的原因。这是 Songkick 迈出的巨大一步, Songkick 介绍用户获得的佣金是其他票务商的 20 倍,会收取交易费用的 10% 到 15% 作为佣金。

只是有一点: Songkick 目前还没有在美国这么做。 Ticketmaster 等票务商的独家协议不会让票落到 Songkick 手中。但只是在开展这一业务几个月后, Songkick 就占到了伦敦演出售票量的 25%,并在其他市场努力获得门票库存。 Spotify 花了数年时间在海外建立优势,才带着按需订购流媒体音乐播放服务闯入美国市场。现在 Songkick 也想在门票销售上做同样的事。

缘起

ian-hogarth这是 Songkick 漫长征程的顶点。 Songkick 成立于 2007 年,最初是想做成一个音乐会数据库,并认为 “如果能让用户更容易地了解自己喜欢的乐队中有哪些会来演出,人们就会去看更多演出。”Songkick 当时签署了协议,在 YouTube 、 Spotify 、 SoundCloud 等服务上播放其音乐会。这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是个性化这一数据,免除了用户查找所在地区所有演出的烦恼,只显示用户喜欢的艺人的演出并进行提醒。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爱的艺人,或者让 Songkick 自动从 iTunes 、 Spotify 和 Facebook 账户中获取。如果乐迷听说喜欢的乐队昨晚来本地表演了,自己却从没听说过这件事,那就太伤心了。 Songkick 就解决了这一问题。

不过霍格斯还是没有计划让 Songkick 成为一家票务公司。他受到了机票搜索引擎 Kayak 的启发,后者帮助用户发现最好的航班,但将用户引导至航空公司购买机票。类似的, Songkick 只需链接至出售音乐会门票的票务商,然后收取佣金就可以了。

“但随着我们的规模变大,越来越多的人询问是否能够通过 Songkick 售票,于是我们觉得应该重新考虑这一问题了”,霍格斯表示道。同时,霍格斯看到了 “移动服务的 Uber 化。” 人们开始期望在同一应用内发现和购买门票。 Songkick 的 iOS 应用安卓应用需要调整。

Songkick票务

screen-shot-2014-11-05-at-2-35-02-pm迫使人们点击或前往另一服务买票不仅烦人,而且也可能损害门票销售的转化率,进而减少 Songkick 的营收。相反,如果让用户添加支付信息,他们无需注册其他票务公司即可购票。这就是第三阶段: Songkick 票务。

Songkick 创始于伦敦,但它在伦敦所取得的成就并不仅仅是因为主场优势,而是因为伦敦或许拥有世界上最活跃的音乐会文化。但伦敦的演出场馆并不与票务商签订独家协议,而是将票分配给各个承销商,因此许多商家有动力帮助它们销售演出门票。得益于其已有的发现流量, Songkick 说服演出场馆将门票库存分给它,然后像销售热蛋糕(毕竟这里是英国)一样销售门票。

现在伦敦的演出门票有 25% 通过 Songkick 销售。霍格斯表示:“营销人员们说我们是他们合作过的第二大票务商。” 独立乐队 Caribou 通过 Songkick 销售了一场演出 40% 的门票。目前 Songkick 依旧提供其他票务商的链接,以便让乐迷们在自己喜欢的票务商处购票,不过通常来说, Songkick 的原生应用提供的购票体验要更方便。

通过先建立庞大的用户群再在海外推出订票服务, Songkick 避免了困扰 WillCall 和 Applauze 等美国订票创业公司碰到的问题:最热门的演出只能得到最便宜的票。

进军美国?

songkick_concerts_android_galaxys3在美国,大多数最好的演出都由 TicketMaster 或 Ticketfly 独家发售门票。 TicketMaster 从便民充电站和网站广告上赚了很多钱,因此很有动力继续保持与演出场馆和活动企划公司如 Live Nation 等的独家协议(TicketMaster 在 2010 年直接和 Live Nation 合并了)。

如果演出场馆没有看到大量流量,创业公司就很难说服它们与自己合作。 WillCall 最终被 Ticketfly 收购,以解决后者的库存问题。Applauze 则更多地变成了一个出售黄牛票的门户,且只显示附近的 “精选” 活动列表,缺乏多样性。

现在 Songkick 的目标是在海外建立影响力,进而进军 60% Songkick 所在的美国市场。“如果研究 Spotify 进军美国市场的路线,它先是在其他市场获得关注,然后与 Facebook 建立合作。现在所有厂牌都支持它。”

Spotify 支付给厂牌们的庞大预付金对此肯定有所帮助。而 Songkick 也很有可能做类似的事情,以便与 TicketMaster 和 Ticketfly 角逐。到那时, Songkick 将与 Dice 和 Eventful 等创业公司、 TicketMaster 等票务公司以及 StubHub 等二级市场竞争。

霍格斯表示:“我会把 Songkick 扩张到任何能找到合作伙伴的地方,并在时机成熟时进军美国市场。” 他认为最后只剩三个音乐应用只是时间问题。“一个 Pandora 一样的电台应用,一个 Spotify 一样的按需订购应用,一个 Songkick 一样的音乐会应用。” 事实上,它们在一起协作的很好。

流播放 + 音乐会 = 钱钱钱

酷玩乐队 (Coldplay) 或泰勒·斯威夫特 (Taylor Swift) 等大牌艺人时常会向媒体抱怨流媒体播放版税低,并从 Spotify 等服务上撤下自己的音乐。他们希望能从在 iTunes 上销售的专辑和 MP3 格式中赚更多钱,并认为流媒体播放吞噬了 iTunes 的销量。不过,不管版税率是高是低,他们的这种想法都是目光短浅。

首先,专辑和 MP3 格式销量一直都在直线下滑,几年后就不再可行。其次,音乐行业的钱越来越多的来自于音乐会门票收入和乐迷们购买的周边产品。

“大多数艺人的收入有 70% 到 80% 来自于巡演,这一情况将持续下去”,霍格斯表示道。人们发现艺人,并从电台听众转变为粉丝,从粉丝转变为死忠,这都是通过流媒体播放服务的反复播放来实现的。这一事实很难接受,但科技已经将这一行业从唱片业转变成了音乐行业。没有回头路可走。艺人们最好拥抱流媒体播放等技术,获得大量支持者,然后巡演。

songkick-app

Songkick应用

这也是流媒体播放应用和 Songkick 这样的音乐会应用有巨大合作机会的原因。它们一起能够改变消费者每年购买两张唱片去一次音乐会的习惯,让他们成为更多艺人的粉丝,参加很多音乐会。而独家售票协议和抵制流媒体播放的人却在阻止这一情况发生。

霍格斯总结道:“音乐行业需要走出来,问 ‘什么对消费者来说最好?什么对艺人来说最好’,而不是问 ‘什么对现有系统最好?’”

翻译:1thinc0

Concert Discovery Superstar Songkick StartsSelling Tic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