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t 指控前任 COO 在加入 Uber 之前窃取大量机密文件

下一篇文章

Android 5.0 Lollipop  评测:平板系统篇

按需打车创业公司 Lyft 将前任首席运营官特拉维斯·范德赞登(Travis VanderZanden)告上法庭,指控其在加入头号竞争对手 Uber 的几周之后违背了之前与 Lyft 签订的保密协议和诚信义务。

Lyft 在今天下午向旧金山最高法院递交了一份指控,称范德赞登在离职之前将大量非公开的企业文档下载到他的个人 Dropbox 账户中,其中包括部分机密的战略产品计划、财务信息、财务预报和发展数据。

范德赞登在一年半之前加入 Lyft,当时他是跟随按需洗车创业公司 Cherry 的收购一并加入 Lyft 的。由于之前拥有丰富的运营经验,他被任命为 Lyft 的首席运营官,在接下来的一年中负责带领公司在多个新城市进行战略扩张。

据称范德赞登与创始人约翰·齐默(John Zimmer)和罗根·格林(Logan Green)出现不和,随后他在今年 8 月离开了 Lyft。几个月之后,范德赞登加入了 Uber,负责该公司的国际市场拓展业务。

然而,Lyft 在此之前声称这位前任高管在离任之前拷贝了大量重要的企业机密信息。因此,Lyft 指控范德赞登违背了其在加入公司时所签署的保密协议。

Lyft 透露了范德赞登离任前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表示范德赞登在 8 月 12 日向公司的创始人透露了自己的离职意向,然后他们三人同意在 8 月 15 日再进一步讨论此事。但是范德赞登取消了这次会面,并提出在该周末之后再进行会谈。

Lyft 指出范德赞登在该周末期间备份了大量的电子邮件和机密文件到他的个人电脑和移动电话中,然后才上交他的办公电脑上交回公司。根据指控的内容,Lyft 在对范德赞德的办公电脑进行了取证分析之后发现了这一情况。

这份分析显示这位前任首席运营官在离职之前的几个月和几天的时间里,向 Lyft 提供的笔记本电脑中同步了自己的 Dropbox 账户,并拷贝了 “大量对 Lyft 来说最为敏感的文件”。

根据 Lyft 的说法,这些文件包括公司 “过往和未来的财务资料、市场营销计划和产品计划等战略企划材料、客户列表和数据、国际拓展文件以及员工的私人信息。”

Lyft 表示范德赞登在任期间拥有公司 Dropbox 账户的使用权限,所以他没有理由将这些文档备份到自己的个人账户当中。在离职之后,范德赞登的 Lyft 账户已经被关闭,但是 Lyft 称其依然可以通过自己的个人账户获取这些机密文档。

以下是来自 Lyft 的说法:

范德赞登在离职后仍然拥有 Lyft 的机密信息这点已经违反了他的保密协议。该协议不允许他在离职之后拥有任何与 Lyft 相关的机密和专属信息,并禁止他再使用或公开这些信息。

Lyft 还表示这份保密协议要求范德赞登通过一份终止核证来证明自己会继续履行这份保密协议。但是 Lyft 指出他在离职之后拒绝签订终止核证,也没有归还相关的机密资料。

最后,Lyft 指责范德赞登唆使 Lyft 的在职员工离职并加入 Uber,其中包括 Lyft 的运营副总监斯蒂芬·施耐尔(Stephen Schnell)和下属 Ryan Fujiu。

根据指控的内容,Lyft 在进行起诉之前曾经敦促 Uber 对范德赞登的行为进行调查。但是 Uber 的法律顾问在 10 月 13 日表示他 “没有保留 Lyft 的专有资料——现在没有,他在加入 Uber 的时候没有,他在离职 Lyft 之后也没有。”

Lyft 希望通过这次起诉讨回这些机密文件,并将它们从范德赞登的个人电脑和其他有可能获取这些文件的设备上删除,同时要求他停止唆使其他 Lyft 的员工离职,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要求。

跟其他的重大法律诉讼一样,在最后判决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也不会知道孰是孰非。与此同时,Lyft 还发表了如下的声明:

我们为不得不走到这一步而感到失望,但是这种极端的情况让我们别无选择,只好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来保护我们的机密信息。我们为拥有一种专注及以人为本的企业文化而感到自豪,这种文化支撑了我们的司机、乘客以及整个 Lyft 社区。我们将不会容忍这样的行为。

大家可以在下面阅读完整的指控:

Lyft Sues Former COO

题图来自:ARIELWALDMAN/FLICKR,根据 CC BY-SA2.0 协议授权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Lyft Accuses Former COO Of Stealing Confidential Documents Before Joining U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