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你究竟是怎么了?

下一篇文章

在线贷款平台 Wonga 陷入困境,投资人集体失声

互联网,你我之间需要谈一谈,以一种细致入微、深思熟虑、睿智的方式来谈一谈。我不希望将这种对话变成某种下意识的对抗。但它恰恰会以这种对抗展开,对吧?当你嘴上起泡,你会归咎于纳粹,对吧?你就是这样做的,而且每一次都是如此。互联网,你究竟怎么了?难道我们就不能做到求同存异吗?当然,我说这话的意思是,我也认为你是白痴。

现如今,我目光所及之处,都在上演一部愤怒的互联网大剧,剧情与新闻行业有关与出版行业有关还与 GamerGate 有关。我试着了解你,但每一次的努力最终都让我想到 Cracked 网站那句极为经典的话:

在一片死寂中,我们说道:“先生们,你知道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这仍然是我们被迫读过的最无聊的废话吗?”

我爱你,互联网,但有时感觉你就像是一个愤怒的工厂。诱发仇恨的消息和博文不断出现,这种内容瞄准的每一个目标受众就像食人鱼一样展开攻击,他们甚至都不会点击打开链接仔细阅读文章(文章中通常会讲述细节更为丰富的故事),就像喷发的泉水一样,说出充斥着愤怒和轻蔑的言语。

尤其是在文章主题客观上没有任何道德底线时,这种攻击会愈演愈烈。无论 TechCrunch 网站何时刊登有关 Android 或 iOS 的文章,只要没有以崇拜或敬佩的口吻叙述,那么评论中爆发的歇斯底里的极端情绪让人久久难以释怀。为什么总有这么多人以一种近乎于宗教信仰的狂热来看待他们推崇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呢?

QQ20141005-1

互联网,你为何这么喜欢炮制这种充满了愚蠢与愤怒的无止尽对抗呢?(澄清一点,我不是呼吁人们更友好一些,而是希望他们更聪明一些。)我们自己、我们崇拜的人或者说社交媒体架构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

我认为,毫不夸张地说,社交媒体加剧了认知偏差(cognitive bias),同时还对有意义的谈话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另外,它还加剧了证实偏差(Confirmation bias)、最后归因误差(Ultimate attribution error)、过滤器泡泡(Filter bubble)等问题,尤其是生存偏差,即涉及这场互联网闹剧的人几乎都是局外人,因为大多数人不想被这种无聊的事情所打扰。(亚当·萨瓦格曾经说过,“互联网讨厌女人”,但我认为这种说法稍微有失偏颇;互联网看起来只是对女人有着特别的恨,因为厌恶女人的失意者在这里根本不成比例。)综上所述,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解决当前空洞的网络闹剧的秘诀。

但我认为这种解释太简单,太低级了。这个领域正在发生更大的事情。它是不是就像是过敏症的卫生假说,让现代西方人没有了奋斗的动力,他们必须从网上去寻找活着的感觉?抑或是相反的原因:许多人因为现代生活的官僚主义的非人暴行而深受折磨,陷入债务危机和常见的不平等现象难以自拔,再加上美好梦想的破灭,他们最终将互联网当作转移矛盾和愤怒的唯一渠道,毕竟在物质世界他们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我知道这听上去有些似是而非,但我怀疑真正的原因是结合了上述两方面的东西。

我们所有人都倾向于认为我们自己是对的,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在现实生活中奋斗。此外,大多数人其实都属于一个或多个一贯被压迫或被边缘化的群体,你所在利益团体的结构性迫害看上去就像是非常有意义和重要的事情,对吧?绝对正确!到目前为止就是这样的。

但在某种程度上,每个人都想要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它赋予了一种正义感,为他们所有的失败寻找借口——所以实际上每个人最终都参与了网络世界的 “迫害奥运会”(Persecution Olympics),以致于 “传统玩家” 试图伪装成受到系统性迫害与压迫双重阴谋欺骗的 “网络一族”。(当然,我知道并非所有玩家都是这种感受。)

与此同时,关注只影响你所在利益团体的压迫意味着忽略了影响每一个人的压迫。例如,裙带资本主义贪赃枉法的政府官僚。(当然,左翼人士会否认后者是十分严重的问题,他们赞成攻击右翼人士,而右翼人士则否认前者与己相关,因此去攻击左派人士。)除此之外,广告也对当前社交媒体上发生的一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互联网,我不怪你,恰恰相反。在大多数情况下,你永远都是一支非常强大的力量。你刚刚揭开了人性特有的两个让人担忧的事实:我们天生就能适应 “我们与他们” 的精神状态;为你所在的利益团体而非每一个人进行抗争,而这其实是一个更为本能的反应。

QQ20141005-2

不过,多想一想真正具有建设性的行动,或是更具普遍性的斗争,那么下一次你就会有兴趣加入某种网络巴甫洛夫式集体迫害——其中绝大部分仅仅能由你个人的过滤器泡泡看到,除了一种稍纵即逝的情感上的验证外,不会有任何的成就。或者说,更好的一种结果是,暂时走出那个永远的恶性循环,去附近树林散散步。也许,等到你再次回到家,或许会想出一个可以带来真正不同的方法,而不是始终沉湎于单调乏味、毫无意义的网上发泄。(翻译:皓岳)

Us vs. Them: What’s Wrong With You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