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与 Hachette 纠纷升级:错误引用了奥威尔的原话

下一篇文章

恒星币、Uber 以及数字化信赖的崛起

我已准备好为亚马逊辩护 (事实上我也将这样做)。在该公司发送给作家们的长篇邮件中,他们提出了很好的观点。他们点燃了我们的热情,针对我们的不满解释了历史背景,随后援引了乔治·奥威尔 (George Orwell) 的说法,即平装书将带来变革,而邪恶的发行商有必要打压快速发展的廉价选择。

在这封邮件的开头,亚马逊谈到了平装书的发展,以及发行商如何由于低价销售宝贵内容而咬牙恸哭。他们共同策划了阴谋,进行了抗争。甚至乔治·奥威尔也站在他们一边。“亚马逊图书团队”,一个奥威尔式的组织,这样写道:

知名作家乔治·奥威尔曾公开谈到平装书的发展,即如果 “发行商是有理性的,那么他们将联合起来打击平装书。” 是的,奥威尔建议发行商共谋。

但真正的原话是什么?“企鹅图书公司给 6 便士硬币带来了极大的价值。这样的价值如此巨大,以至于如果其他发行商是有理性的,那么他们应该联合起来采取应对措施。” 很明显,奥威尔是在赞扬平装书,而不是呼吁打击平装书。由艾伦·莱恩爵士 (Sir Allen Lane) 和克里什那·梅农 (V. K. Krishna Menon) 共同创立的企鹅图书公司出版了古典和当代名著的简装版本,价格仅为 6 便士。他们掀起了学习革命,给古典带来了新鲜气息,推动了后现代主义的发展。这样的做法具有国际思维,是一种发源于摇滚精神的运动。

只有傻瓜和商人才会彻底歪曲这样的说法。但这就是亚马逊的所做所为,这非常可怕。

如果你不知道整个故事,那么情况是这样。Hachette 希望自行设定更高的电子书价格,而亚马逊则希望电子书价格在 2.99 至 9.99 美元之间。毕竟,正如乔治·伯纳德·肖 (George Bernard Shaw) 所说的:“如果书是好的,那么越便宜越好。” 这一争端已经持续几个月时间,双方都没有让步。与以往一样,亚马逊正在走高调路线。他们写道:

此外,电子书的价格可以很灵活。这意味着当价格下降时,读者会更多地购买。我们通过多本图书的重复性指标来量化电子书的价格灵活性。如果电子书定价 14.99 美元时能售出 1 本,那么定价 9.99 美元时就能售出 1.74 本。因此,如果读者以 14.99 美元的价格购买 10 万个拷贝的电子书,那么他们就会以 9.99 美元的价格购买 17.4 万个拷贝的同一电子书。定价 14.99 美元时的总营收为 149.9 万美元,而定价 9.99 美元时的总营收为 173.8 万美元。重要的一点在于,较低的价格将使所有人受益:读者花费的费用下降了 33%,作家可以获得多 16% 的版税,而读者群体则扩大了 74%。整个蛋糕将被做大。

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这非常合理,但对 Hachette 来说并非如此。长期以来,发行商一直控制着价格、发布渠道和广告。他们掌握着热门图书,控制着书店,并维护着作家大军。然而目前看来,作家似乎可以不再需要发行商的帮助。Hachette 不希望就此放弃,或许他们是对的。发行商做了一些很重要的工作。他们是文化的管理者、新思想的传播者,以及看门人。独立写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曾尝试过独立写作,但我发现,最终获得五大发行商肯定的作品会更好,至少目前如此。因此,解决 Hachette 和亚马逊之间的争端很重要。正如我们需要大型电影制片商类似,我们也需要大型发行商。商业会破坏艺术,使艺术变为垃圾。情况一直是这样。

那么,亚马逊的这封邮件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亚马逊即将胜利。亚马逊是目前唯一发声的一方,并直接与作家对话。他们很高兴地对心怀不满的作家们指出,是 Hachette 不愿意对话。不过他们很笨拙地在一篇攻击檄文中错误地引用了奥威尔的原话。

“只要花普通一餐的价格,你就可以看看《罗马帝国的衰落》、《物种起源》、《梦的解析》和《万物的本质》等书。” 卡尔·萨根 (Carl Sagan) 曾这样说。这或许是更值得引用的一段话,能更好地反映,企鹅图书公司对于在二战中成长起来的一代有何意义,以及廉价电子书的发展对作家和读者来说意味着什么。无论是否喜欢,亚马逊都在建设另一个文字帝国。从表面上来看,他们的做法符合我们的利益 (至少我们钱包的利益)。不过,他们所能做的最起码的一件事在于,不要侮辱人们对伟大作家的记忆。(译:维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