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与维诺德·科斯拉展开炉边对话,谈监管、创新及其他

下一篇文章

TechCrunch 将于 7 月 11 日和 17 日分别在伦敦和柏林举办 Disrupt Europe 活动

投资公司 Khosla Ventures 最近举办的年度峰会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一幕,Google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一同现身,坐下来与科技风险投资人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展开了一段长篇对话。年度峰会的视频上周已经上传至 YouTube。

讨论在轻松的氛围中进行,他们聊得海阔天空,从机器学习说到就业重心的转移,探讨了医疗科技的新进展,还聊了他们几人作为联合创始人十六年的交情等等话题。你可以在上方的视频中观看这段 42 分钟的完整对话。周日下午看看这段视频是份不错的精神食粮。

考虑到 Google 最近在医疗领域动作频频,他们关于医疗行业未来的言论因此也格外有趣。上方视频中大约 29 分钟处,科斯拉问道,“你能想象 Google 变成一家医疗公司吗?医疗这块蛋糕可能比搜索业务或是媒体业务都要大。”

很明显,布林和佩奇对医药及医疗行业兴趣浓厚,不过目前美国的监管环境让他们有些望而却步。布林这样回答:

“当然,我认为这块蛋糕很大,我们也有血糖监测隐形眼镜 [这样的产品]……不过,一般情况下医疗行业监管严苛,涉足其中必然会非常艰难。我不想这样把时间花在上面。虽然我们有一些医疗项目正在开发,我们会把它们完成到一定程度。但我认为美国过高的监管负担会让许多企业家放弃念头。”

佩奇接着说:

“……数据改善医疗的可能性确实让我非常激动,不过,我的想法和谢尔盖刚刚说的一样,监管过于严苛,进入其中非常困难。”

“我可以举一个例子:试想一下,你能够搜索到美国公民的医疗记录,每一个医药研究员肯定都会去搜索。可能他们会把名字去掉。可能医药研究员搜索了你的数据时,你可以知道哪位研究员进行了搜索,这也是我认为如果实施,第一年就可以挽救一万条生命的原因。但由于美国医治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HIPAA)的存在,这样的想法几乎不可能实现。因此我很担心,繁文缛节的监管条例让我们丧失了 [在医药领域] 进行数据挖掘的大好机会。”

视频中 37 分钟,佩奇分享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复杂的监管体系会影响政府和企业双方的效率:

“我很担心,当我审视政府以及我们与政府的打交道方式时……一切变得很不合逻辑。

政府变得越来越复杂。看看全世界的民主国家,监管条例和法律的数量都在无休止地增长……

我有个提议,我在和某些政府领导人会谈时就提了出来。我跟韩国总统说,“为什么你们不把法律和监管条例设置一个页数上限?增加一页法律时,就必须撕掉一页。” 神奇的是,她真的把我的话记了下来。我认为不这样做的话,即便人民再勤劳再善良,政府最终都被自己压垮。原因就在于复杂度不断增长的症结。我认为这很不合理。

[Google] 上市的时候,遵循的法律都是 60 年前的。随便找一个法律教授,把他关在屋子里,让他重写一遍,写出来的东西肯定比现在的法律好得多。但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他们在这些问题上讨论了相当长的时间,未来布林和佩奇二人是否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推动监管层面的变革上,让我们拭目以待。

(译:顾秋实)

Google Co-Founders Talk Regulation, Innovation, And More In Fireside Chat With Vinod Kho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