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e Epoque
San Francisco

少数人的好时光

下一篇文章

12.22#TC 日报 #:少数人的好时光

我们究竟在何方?是的,每个人都憎恨我们。旧金山最近的谷歌巴士抗议,和 “无家可归的垃圾”(homeless trash)行为艺术,加剧了这种混乱症状:一种与日俱增的,深刻的,广泛的和痛苦的反科技憎恶情绪。经济学人杂志预测:“科技精英将会加入由银行家和石油大亨组成的公域魑魅魍魉群体。” 纽约客杂志予以认同:“不管是对是错,科技工作者们已经受到了人们的谴责,愤怒的情绪在酝酿。”

真是忘恩负义!这些反常的,盲目的憎恨者,他们出了什么岔子?

……好吧,最近这几天,确实可能很靠谱的一种观点,就是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如果你不是在科技圈中,或者你不是已经富起来了。那么你很可能正将主要精力用于痛苦谋生。“我们正被困在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租金支付能力危机的迷雾之中。” 失业率依然高企,而且很多失业者,一旦他们的社会保障失效,很可能完全放弃找工作。

与此同时,美国收入上的不平等,今天已经达到了 1928 年以来的最高点。这非常重要,尤其是因为中产阶级收入的下降,有很多程度上归罪于正在兴起的不平等,它给整个国家的经济带来了压抑情绪。纽约时报最近对一家布鲁克林的居民区做特写,在那里:

最顶上 5% 的居民,比最下层五分之一的人群赚的要多 76 倍。瘾君子们蜷缩在一个小的储藏室里,这个储藏室与价值二百万美元的褐色石头豪宅仅有一个街区之隔。

经济忧郁症同样席卷了欧洲,不包括德国。甚至不用提西班牙或法国,也不用提英国的事情——BBC 最近首次公开报道,“去年比起未工作的家庭,有更多已工作的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低收入和兼职工作,提示我们生活标准方面空前的一次下降。”

所以人穷就要多读书!对吗?很抱歉,不行。教育也无法改变命运,即使你是一个博士学位获得者:

学术工作现在已经开始结构化。外层人士(outsiders)的范围在不断扩大,而内层人士(insiders)的范围不断萎缩。学术界只是这一趋势的极端例子。事实上,在全国各地的劳动力市场,这一现象普遍发生。目前劳动市场研究当中一个热门话题,我们把它叫做双层化(dualisation)。双层化是内层和外层之间的分裂加强的一种信号。内层人士拥有安全稳定的工作,外层只能打短工,且极不稳定。

地狱一般。现在就连法学院也是灾荒遍地。美国学生总共的贷款今年将超过 1.2 万亿美元。在如此高昂的代价下,对很多人来说,投资高等教育几乎就像是用你整个的生命做赌注,去买彩票或者去赌场。如果成功那当然不错……但是失败了,那基本是倾家荡产。

所以请大家都去科技部门工作吧!还是很抱歉,不行。或者往好了说,不能很快的实现。你不能想当然地希望再教育如此重大数量的人们,将之变成熟练的工程师。对于那些不熟练的程序员来说,根本就是没有什么空间。(不像很多领域,一个差的软件工程师往往对于他们做的项目产生的是反效果。)编程很困难,绝大多数人并不擅长。

所以那些并不富裕,而且并没有从事科技领域的人们——我必须尽快提醒你,他们是绝大多数——将会变成越来越多的真正的无产阶级

这不是拥有不安全的工作,或者只是在打短工,然后拿着最低工资这样的事情这么简单;尽管上述所有现象都普遍存在。这是一种所谓的没有事业心,没有稳固的职业身份的情形,而且当中还有少数人失去了在这个国家的任何权利,再加上隔代遗传贫困……这些事情就等在这些人的前方。

与此同时,富人作为一个阶级,继续以他们通常的典雅品味和自我控制来表现。他们找到新的方式来驱逐租户,所以他们可以付出更高的租金。他们把公司改组成为经济学人杂志所称的 “失真企业”。“糟蹋给我们每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艺术。” 而且你很难不注意到,科技精英们徜徉在旧金山新富的奢侈精品店,主题咖啡馆,以及光怪陆离的社交活动当中。这是对今日不平等的最佳注脚。我有一天在推特上说: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这些在旧金山,洛杉矶,或者纽约居住的人们,就像是现代的 “美好年代”(Belle Epoque,特指 20 世纪初到一战前的短暂和平)。这句话。说明白了,只不过是一句间接的恭维话。——Jon Evans (@rezendi) 12.14, 2013

你觉得这已经足够坏了?你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呢。截至目前无产阶级们只是怨恨科技领域,因为我们更富有。这是因为科技仅仅开始吞噬他们的工作,而且让他们的房子和汽车在持续的监管之下。你觉得他们五年之后会怎么看我们?

尽管,这个进程其实已经开始,而且只会加速。每一个人 都很担心亚马逊对待基层员工的方式。如果亚马逊的仓库开始用机器人替代普通分拣员会怎么样?那些员工会不会不安?(如果你打算谴责那些亚洲外包工人抢走工作,请注意富士康也开始将他们的中国劳动者替换成机器人大军。)就像安德鲁·莱昂纳德(Andrew Leonard)在沙龙杂志所说的那样

现在的技术革命和工业革命之间最大的不同是——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和科技进步为不熟练的工人们创造了工作;今天的机器人大军不断剥夺不熟练工人的工作。

提高最低工资可能会帮助那些不断诅咒差工作的人,但是不会为他们创造更多。只是提供食品券等福利措施可能会省钱,但是这不能让穷人们找到本来不存在的工作

在长期来看,所有的发酵、颠覆和创新,对每一个人都将是好事情:这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在这中间,我们正盯着一个转型期伤痛的火药桶不断蓄积力量。请你问那些穷困潦倒的,正在挣扎的,没有安全感的人们——那些无产阶级——问问他们,听到硅谷这个神圣的目标:颠覆,这个词对他们的含义是什么?

确实,我们看似最终迎来一个周期性的经济好转;但是与此同时,真正的美国失业率盘桓在 11.5 个百分点左右。就像华盛顿邮报所提醒我们的那样:“当人们决意离开工作大军的时候,看起来像是劳动力市场已经改善,即使实际上并没有。” 甚至,即使我们正在享受一个螺旋状的上升,它只能表示目前为止在雇用率方面所产生的结构性下滑。

对于我和其他很多人来说,看起来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巨大的分歧点。一方面,富人俱乐部当中开始加入科技方阵,这些人进入了石油大亨和金融巨头,以及极少数其他人所构成的领域,大概占总人口的 15%。他们会聚集在一个拥有稠密财富的小岛上——例如旧金山和曼哈顿——或者隐居于海景房,高山农庄。他们可以环游全世界最好的地方。他们的聚会将极尽奢华。他们的儿童将得到最好的教育。而且随着时间增长,也可以得到(金钱所能买到的)最好的生物科技进步。

但是并非所有的科技界人士都会是赢家。这个时代的好时光,是专门为那些至少满足以下当中两项的人准备的——聪明,有技术,与互联网完美连接。(别欺骗你自己——身处科技世界从来不意味着单纯的英才教育。)对那些仅拥有其中一项,甚至一项都没有的人,空间正在不断缩小。那些平庸的,不熟练的,和互联网连接较弱的,或者也许——仅仅是不走运的人们,会很快滑落到大分裂的另外一端。

我这样说是觉得,那些无产阶级的广泛大众,他们永远只能得到兼职工作,合同工种,以及做共享经济的农奴,他们永远像西西弗斯推上滚下大山的巨石一样,去消灭他们无休无止的债务,试图攒一点点钱……大多数时候都是输家。

如果你在六十年代之后出生,你很有可能没有办法舒服地退休——除非你继承一大笔财产。qz.com/159066/if-you-…—Christopher Mims (@mims) 12.18, 2013

而在大分裂当中,会伴随着什么呢?不断增长的愤恨和濒临狂暴。你现在觉得高科技人才只不过是在像硅谷这样的聚集地被人厌恨,你只需要再等上五到十年,再看看变化。诚然,旧金山可以而且能够建造更多的楼房——

有趣的真相:旧金山的人口密度是布鲁克林的一半(17,620 vs 34,920)。我们根本不用到曼哈顿去忍耐已经够高的房租了。——Steve Simitzis (@s5) 12.11, 2013

但是如果我对于在这里所提到的基本趋势的预测是正确的,就算再怎么增加就业也无济于事。整个科技世界,以及他们将要采取的动作,将会蜕变为凶狠的剥削杨白劳的黄世仁一般,在接下来的十年继续颠覆和撕裂整个世界。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我们自以为应得的评价。但是,如果我们不采取一种更好的方式——一种根本意义上的转变——而不是修修补补,那么这就是我们将迎来的明天。(编译:书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