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斯汀·比伯的首次个人科技投资:自拍照社交网络 Shots of Me

下一篇文章

11.13#TC 日报#:上海大会创业公司介绍

太阳落山?风景照?拿铁咖啡艺术?看一看你的老照片,你会发现他们好无聊,除非有一张人脸在这里面。现在想想社交网络上的十几岁的青少年人。他们尚未成熟,在网络上充满着欺负别人的行为,以及各种无厘头的评论。获得著名流行歌星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资金赞助的公司 RockLive 想解决这些问题,他们发布了一款自拍的 iOS 照片分享软件 Shots of Me,今天 正式发布

自己对自己,使用手机前置摄像头拍摄的照片,叫做自拍照(Selfies)。这就是你在这款软件上要做的事情。拍摄自己的照片,将自拍照以类似于 Instagram 一样的内部社交网络之间流通,也可以分享到推特(接下来还会设置 Instagram 的分享)。你可以对其他人的自拍照片点击喜欢。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是一个完全充满了自拍照片的社交网络。前提是很简单的,但是在这背后有大量的工作和细节要完成。

RockLive 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沙西迪(John Shahidi)这样告诉我们:“我们创造这些游戏,有一个人口统计学上非常好的年轻的用户群体,基本上都是高中生。我们忍不住笑了,因为我们知道如何给高中女生营销,所以让我们一起做一些更大的事情吧。”

沙西迪说,Shots of Me 的想法来自于他看到了照片应用的狂热,意识到“人们喜欢看其他人,并不是你自己这样,大家都只是喜欢看其他人。这种习惯并没有过时。至于看着一盘沙拉或者一杯咖啡的话……”沙西迪笑而不语,但是含义很清楚。在 Instagram 上充斥着食品和无生命物的摄影照片。通过滤镜,它们看起来会很有趣,但实际上不是。盯着你的午餐,别人也会看吐了的。

这个世界需要另外一款照相软件吗?也许不需要。但是如果你暂时停止怀疑这款软件的可持续性一阵子,看一看你朋友的笑脸,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自拍者的 Instagram

RockLive 公司五个人的团队在五月份开始打造 Shots of Me 这款软件,今天可以开放下载,打开这款只在 iOS 上可用的应用程序,你可以看到一整个屏幕的各种自拍照,他们来自你在该平台上的好友,以及任何同时在这个平台上注册的推特联系人。

向下滚动照片的时候,图片的标题,作者名称以及位置等等信息的颜色会随之改变。这就好像你透过一个被水汽蒙上的窗子来观看一样。沙西迪说,“我们希望能够做成业界领先的产品。你在手机上花了三四千块钱,这款应用是否值得你这款手机的票价?它是否感觉确实像奔驰或者法拉利那样好?”这可能是一种推销,但是该应用的确让你在颜色的不同拼贴当中进行畅快的浏览。

为了保证上传上来的照片全都是自拍照,你只能使用相机的前置摄像头拍照,而且和 Snapchat 类似,你只能在该款软件的内部拍摄。不能上传普通照片意味着你在一张全新上传的 Shots of Me 照片当中所看到的表情,就是拍照片的人此刻所思所想的写照。

让 Shots of Me 功能独树一帜的正是其所缺少的东西——评论。沙西迪解释说:“人们分享照片,因为他们在此刻感觉比较乐观。被人肆意评论会毁掉这种乐观心态。”

不管什么人对你的照片取笑,都会让你变得很沮丧。但是自拍照确实让人们容易受到攻击。关于你脸部的一个非常负面的评论确实很伤人,尤其如果你是一个敏感的十多岁的青少年的话。所以,该软件宁可不放置评论,而是给任何已经关注你的人发私信,这跟推特很类似。这种情况下,任何评论都是两个人之间的,而且随机评论不会伤害到你。

获得贾斯汀·比伯的加封

可能这是这种积极向上的哲学,吸引了贾斯汀·比伯来为这款软件代言。这位流行歌星已经被介绍到这家公司参观。沙西迪说,“平心而论,他喜欢这款软件。他有点儿对 Twitter, Facebook 和其他平台嘲笑贾斯汀跟同性恋有关的言语,和憎恨他的伤害性言论感到不安和恼怒。”

“评论类的回馈是他确实正在关注的事情。不仅仅是为他自己,而是为孩子们。他说,‘我需要一个平台,在这里我的粉丝们没有必要操这样的心。’我们不问他要钱。他说:‘我想成为这款软件的一份子。’”

RockLive 已经从 Shervin Pishevar, 拳击手 Floyd Mayweather, 早期苹果雇员 Tom McInerney 以及 NALA 投资获得了 160 万美元的融资。NALA 试图投更多的钱,但是 RockLive 让比伯在第二轮融资最后一分钟贡献了当中主要的部分:一共 110 万美元。

这是比伯第一次宣扬他的个人投资,而不需要他的经理人斯科特·布朗(Scooter Braun)过问。布朗之前曾经 投了少数几家公司 。沙西迪说:“比伯确实做的很勤奋,他问了很多问题,而且总是打电话过来。”尽管没有商业模式可以分析,因为 Shots of Me 只是单纯地聚焦在用户数增长上。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有些人毫无疑问会说,贾斯汀·比伯在科技方面没有商业投资的过往经验。但是如果他仍能够坚持销售五百万套唱片,以及大量的演唱会门票,他一定对于孩子们想要什么有独到的见解。

照相应用决胜局

总体上来说,Shots of Me 让人们觉得非常清新,因为每一张脸都很迷人。不会有一些做得非常拙劣的照片让时间都变得很凌乱。当然,软件同样可以作为满载着虚荣心的一辆车,但这是人类的本性。你不能说它一定会失败,你可以说该软件比较守旧,但这不能更改一个事实,就是人们以一个令人警醒的速度开始拍摄自拍照片,有一些软件已经开始由此获得商业回报。有人说自拍只是昙花一现的潮流,但是我们长期以来都给人画肖像以及拍摄肖像照片。

现在围绕着 Shots of Me 的问题就是,它是否能够坚持自拍,而不是事件照片的方向;而且,得到贾斯汀·比伯粉丝后援团的援助,是否足够让它在其他照片应用之中脱颖而出,获得足够多的用户。

最明显的是,Shots of Me 将会从流行的 Instagram 的 1.5 亿的高度活跃的用户群当中吸引走一部分。接下来就是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的坚定分子。阅后即焚软件 Snapchat 成为了分享傻乎乎的自拍画像的目的地。而且有可能,一款神秘的尚未登尚未发布的应用 “Selfie” 会引诱走一些用户。

最大的威胁可能是最近新发布的另一款软件 Frontback,他们聪明地让你分享两张照片的拼贴:一张是前置摄像头,另外一张是后面的主摄像头。这样既可以知道你的脸,又可以展现你现在在哪里。该软件在八月份发布之后有 30 万次下载,新一轮融资获得三百万美元,正在通过其独特的格式寻求商业化。它提供非常有趣的图片拼贴模版,同样也不允许评论,而且将吸引眼球的脸庞和上下文环境相结合,这使得其他所有这些应用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面对挑战,沙西迪保持得很冷静。他提醒说“拍一张照片已经是很大的劳动”,同时表示,竞争对手的非自拍的部分,可能会变得问题很多,因为人们每天都会重复类似的事情,如果你在办公室当中,办公室的环境总会有一点枯燥无味。事实上,RockLive 正在考虑提供双联画的模式,但是总结说“现阶段来说,照一张你自己的照片,比起看另外一面的照片仍然有更多的机会”。

如果有一些运气的话,Shots of Me 软件会得到比伯在该软件上独家分享的自拍照,来吸引他的 4700 万推特粉丝和 5700 万 Facebook 粉丝当中的一部分。如果这些人当中只有 1%选择了这款软件,它也可以轻松地超越竞争对手 Frontback,尽管如此,沙西迪仍然希望该软件可以不借助外力,脚踏实地地成长。

“在 Instagram 之前,有数十款可以拍照滤镜的应用,但是 Instagram 是第一个为你加了滤镜的照片创造一个家的软件。你知道你会看到一些比较高雅的照片。”他希望自己的软件会在自拍照领域做同样的事。“人们将会享受看到他们的生活通过这款应用记录下来。它们是你的记忆。如果你不在照片当中,这些照片就会成为永久的遗憾。”(编译:书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