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 Evans

最新消息: Jon Evans

  • 急功近利的开发人员 V.S. 止步不前的开发人员

    急功近利的开发人员 V.S. 止步不前的开发人员

    在为了闲适安逸(相对而言)和金钱财富离开硬件领域,进入软件行业之前,我最早的一份工程师工作是关于芯片设计的。我还记得,当我了解到有多少有问题的处理器被用于测试电路时,我有多震惊。“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处理器在测试上,”当时我想,“为什么我们不能最开始就把它弄对了?”哦,当时我可真是好傻好天真。 工程师的实际工作很快就会教会一个人:除了氢元素以外,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对于人们最初设想的嘲弄。甚至在种种变幻莫测的现实… → 阅读更多

  • 科学技术和权力法则

    科学技术和权力法则

    科技产业是不是应该为唐纳德·特朗普的崛起负上一定的责任?近来,约翰·罗布(John Robb)(他写的东西向来都很值得一看)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提出了这一观点,并援引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的言论论证了这一观点。他的原话是这样的 :“我们所熟知的单一民族国家正在迅速空心化……这个世纪迅速崛起的全球化、金融化和技术变革正在逐渐蚕食鲸吞单一民族国家……” 罗布称 ,美国正逐渐分裂成两个截然相反的群体:一类是科技新贵(technor… → 阅读更多

  • 创业淘金热之后

    创业淘金热之后

    过去十年的创业淘金热已经结束。踌躇满志的创业者们仍在涌向旧金山湾区,希望做出他们的最小可行产品,进入 Y Combinator,并把自己的应用打造成下一个重大事物。遗憾的是,他们已经来迟了。这个时代已经过去。虽然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甚至是传奇的时代,但它终究还是结束了。 你认为这是一种危言耸听的说法?也许不然。在过去几个月中,许多有远见的人都在发出警告信号,指出了导致这个时代走向终结的几个因素: The Information 的莱辛(Lessin)夫妇 提出 ̶… → 阅读更多

  • 白鲸之死

    白鲸之死

    叫我以实玛利吧。(译注:Ishmael,小说《白鲸》中的角色,下文均已该小说为蓝本影射 Twitter)。几年之前——我也记不清具体是多少年了——当时网络空间上已经没有什么特别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我想不如去硅谷看看。这是我消愁解闷的一种方式。每当我忍无可忍,马上要对街上的行人横冲直撞的时候,我都得赶紧进入网络世界。 很快我就来到了孤城圣弗朗西斯,它四面环绕着码头、海滩和邻避群体(NIMBY)。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 → 阅读更多

  • Uber 是万恶之源吗?

    Uber 是万恶之源吗?

    在我经常走动的开明自由、具有半社会主义色彩的加州圈子里,一个公认的事实是:Uber 是邪恶的。大家普遍认为,Uber 剥削自己的司机;他们公然对抗民主法律,同时又对中国的威权卑躬屈膝;他们使用了恶毒和(或)欺骗性的手段;而且他们无视残疾人士的需求。 在这个圈子里,Uber 邪恶甚至已经不是真正的辩题了,它已经成了给定的结论。有人甚至可能说,在这个话题上,“ 我们都有了明确的立场 ”。而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我自己也能并已经 公开批评过 Uber,列出… → 阅读更多

  • 一篇负责任的火人节短评

    一篇负责任的火人节短评

      拉里、谢尔盖和埃里克都是今年的燃烧者(burner),扎克、达斯汀·莫斯科维兹和文克莱沃斯兄弟;伊隆·马斯克、杰夫·贝索斯和舍尔文·皮什瓦也有参与其中。每年这个时候,成千上万位科技界人士都会聚集在这座临时搭建的黑石市——它在建成使用的一周时间内是内华达州第十大的市区。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把火人节(Burning Man)看成是科技产业夏令营的原因。不过这种想法其实是大错特错的。 外界对火人节的一个主要误解是,他们认为这是科技… → 阅读更多

  • 别做苹果!

    别做苹果!

    苹果拥有许多值得赞赏的地方。他们做出了许多优秀、精致的产品。他们卷土重来的故事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在科技界中,史蒂夫·乔布斯已经成为了圣人一般的存在。蒂姆·库克当然也是一位备受尊崇的人物。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仍然认为他们反映了科技界的主要问题呢? 因为在我看来,他们拥有一个莎士比亚式的悲剧缺陷:他们非常执着于中心化控制自己销售的设备。苹果一方面销售出色硬件和优秀的软件……另一方面则在这 两者 的生命周期之内维持一种 铁腕式的控制 。即便是它的拥护者也会承认这点:… → 阅读更多

  • 裸体主义、在线偷情和伪善的互联网

    裸体主义、在线偷情和伪善的互联网

    我们第一次看到裸体晒日光浴的人是在克罗地亚的海边。他是一位年长的绅士,他在西装革履的时候想必是风度翩翩的,但是现在他的皮肤已经在水中浸得起皱了,他的体毛还涂上了一层油腻的光泽,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浑身湿透的猫,身上还带着一个引人注目的突起物。我们在接下来的航行中看到了更多这样的人——一位肥胖的女士在享受阳光的同时向我们展示了她的臀部;一位干瘪的裸体老男人把自己涂成了一根克罗地亚风味香肠的样子,他一边用手指着其他的船只,一边叫嚷着抛锚的… → 阅读更多

  • 你以为自己不需要的科技性爱玩具

    你以为自己不需要的科技性爱玩具

    让我们来坦诚地谈论一下技术与性 1——这两者的关系就像是一条经典广告语所说的,“两种美味放在一起更味美”。让我们来谈论自慰器、远程性爱和高潮,谈论 KinkBNB、虚拟现实色情和“女伴服务的 Uber”。最后让我们 再次 谈论大众不愿意去思考、谈论或者投资性爱的心态。 我们生活在性爱和技术的寒武纪爆发时代之中,这个领域最近甚至还引来了一些 垃圾专利和专利流氓 。你可以下载到性爱量化应用 Spreadsh… → 阅读更多

  • 入侵地球!(在为时已晚之前)

    入侵地球!(在为时已晚之前)

    我现在正身处灯红酒绿的拉斯维加斯,参加一场聚集了大批乖僻黑客的 DEF CON 大会。接下来我会为大家简单地列出一些有趣的大会演讲(包括面向企业的黑帽子大会)。这些演讲总结起来的主旨就是:软件正在蚕食世界;软件可以被入侵;因此,世界也可以被入侵。我们要保持警惕。 Never plug in an unknown USB key or cable. Never plug in an unknown Lightning cable. Never touch computers. Everything is a… → 阅读更多

  • 互联网的锦衣卫

    互联网的锦衣卫

    我们其实生活在一本赛博朋克小说里面。每个大国都在秘密开发(或购买)精确定位的恶意软件,而且不断试探(或者 渗透)其他国家的防御系统,同时迫切地评估自己的攻击能力。从事地下活动的坏人 劫持了普通用户的电脑,并索要比特币作为赎金 。财富 500 强企业的防线几乎在 每个月 都会被攻破。 你感到害怕了吗?这就对了!信息安全产业就是一个利用 恐惧 变现 的产业。这就意味着他们将无可避免地夸大和维持这些恐惧。我在本周参加的黑帽子大会(Black Hat)在一方面是一系列关于各种技术威胁和隐… → 阅读更多

  • “互联网自由的梦想正在衰亡”

    “互联网自由的梦想正在衰亡”

    斯坦福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公民自由事务主管詹妮弗·格兰尼克 ( Jennifer Granick) 今天在黑帽子安全大会上发表了如题的主题演讲。曾经,技术乌托邦主义者们会绷着脸说“互联网视审查为破坏并绕过审查 ”。但是现如今,按照格兰尼克的话来说,在以安全和便利为名的 互联网持续中心化 的态势下,“(互联网)日益促进了监视、审查和控制”。 安全中心化的趋势很合理。过去一年中的诸多事件解释了这一趋势出现的原因:按照 Qualys… → 阅读更多

  • 不给互联网换一个“看门人”,我们都得玩完

    不给互联网换一个“看门人”,我们都得玩完

    一切都崩坏了。只要问任何一个安全工程师就能知道。回到 1998 年,当年黑客组织 L0pht 曾经向美国国会作证,说明他们可以在 30 分钟之内让整个互联网停止工作。他们使用的方法是滥用 BGP——边界网关协议(Border Gateway Protocol),这是一个不为人知但颇为重要的路由系统。这是在 17 年前的事。时至今日,BGP 和当年一样脆弱。一切都太可怕了。 嗯,那坦白讲,这 17 年来互联网毕竟还是存活下来了不是?——但比… → 阅读更多

  • 谈谈技术蚕食工作这件事

    谈谈技术蚕食工作这件事

    技术蚕食工作这个观点似乎非常有力,这种逻辑的产生也是必然的。按照 摩尔定律 ,硬件的密度每个 18 至 24 个月会翻一番,而且随着 软件不断吞噬世界 ,技术将会取代从快餐店员工到 诊断医生 的 大批工作 ,而其他由大量可替代工人完成的全职和临时工作也就会 被技术实现自动化 。简而言之,技术将会蚕食工作。 当然,技术也会创造新的工作,但是从目前来看,技术的发展速度要远远快于社会,因此技术消灭工作的速度很可能会比创造工作的速度更快。此外,技术创造的工作一般都会来自强调人类创造力的的领域&… → 阅读更多

  • 旅行指南的末日

    旅行指南的末日

    现在,我是在约旦的阿卡巴(Aqaba)为你写文章,这个小镇因 99 年前被“阿拉伯的劳伦斯”Faisal al-Hashimi 占领而闻名于世。今天在这样的一个小地方聚集了四个国家的分界线,它们仅仅由 25 英里长的海岸线所分隔。所以我觉得自己思绪万千。看起来对我来说,科技对旅行的影响已经是达到另外一个临界点,传统的旅游公司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恐惧感。 旅行计划这种事情早就被科技弄得面目全非了,我指的不是那个。我指的是作为一个旅游者日复一日的体验。… → 阅读更多

  • 平台即服务(PaaS)为何未能快速发展?

    平台即服务(PaaS)为何未能快速发展?

    2009 年,我发现了谷歌 App Engine,并很快爱上了这一服务。这一服务承诺,任何软件开发者都能开发面向任何用户,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使用的应用,同时不必担心服务器配置、数据库设置、操作系统版本、信息安全漏洞、负载平衡,或是规模如何扩大的问题。这意味着,应用将可以自动扩大规模!我们所要做的只是撰写代码,而 App Engine 将为我们完成其余一切工作。 在 2009 年时我就已经看到,到 2015 年,很大一部分互联网代码将运行在类似的平台上。谁会想要纠结配置和… → 阅读更多

  • [埃文斯专栏] 色情,性爱,科技以及辛迪·盖洛普

    [埃文斯专栏] 色情,性爱,科技以及辛迪·盖洛普

    “很可能,一些业余的色情内容制作者最擅长利用 Meerkat 的特殊功能。”对于 Meerkat 和 Periscope 之间的竞争,《经济学人》杂志 不无讽刺地表示 。“长期以来,这一人群都在尝试新的视频技术。”确实,色情行业一直走在科技前沿,那么性爱的情况又是如何? 几个月之前,我见到了 辛迪·盖洛普(Cindy Gallop)。她此前是广告行业专家,而目前则转而从事性爱科技创业。几年前,盖洛普曾发表过 最值得回忆的 TED 演讲之… → 阅读更多

  • 与传统工作方式说再见吧

    与传统工作方式说再见吧

    相对于其他新事物,所谓的“分享经济”引起了更多的质疑。凯文·罗斯(Kevin Roose)写道,“‘分享经济’不是有关信任,而是有关绝望。”凯瑟琳·拉姆佩尔(Catherine Rampell)则警告说:“这些工作安排中存在着阴暗面…会将风险从企业资产负债表转移到美国个人身上。” 美国法庭正在一个问题上争论不休:Ube 和 Lyft 的司机究竟是承包商,还是雇员。(这是很难… → 阅读更多

  • 是时候给糟糕的技术面试来场革命了

    是时候给糟糕的技术面试来场革命了

    传统的技术面试对所有人来说都很糟糕,既不利于公司评估应聘者,也不利于应聘者评估公司,不仅浪费时间,还对双方产生了压力。几乎所有面试过的人都同意这些。可他们依旧继续这样面试。 我在此谨建议那些有颇多选择的工程师们干脆地拒绝这些面试。 不要紧张,下面我要介绍更好的面试方法。 上个月,丹尼·克莱顿(Danny Crichton)写了 几篇 关于技术面试的文章。这几篇文章 写得很不错 ,我推荐大家读一读,在这里我只摘取文章中的一些要点: 没有什么行业像软件工程一样如此公开地敌视其从… → 阅读更多

  • 谷歌越来越像过去的微软了

    谷歌越来越像过去的微软了

    亲爱的谷歌:你到底怎么了?Android 的销量在 下降 ,Chrome 变得越来越 臃肿 。分析师们把你成为 下一个微软 ,甚至还有 更差的评价 是“ 下一个雅虎 ”。而最为可恨的是:你辜负了我们的信任。谷歌,你曾经是独一无二的,或者至少我们曾经相信你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你似乎越来越像是一家不外如是的大公司。 这番话听起来很无情吗?大家先看看佐伊·基廷(Zoe Keating)的 事件 : YouTube向基廷给出了一份无法讨价还价的合同,其中某些条款对她来说是无法…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