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口中“美国人日常使用的 8 款社交应用”,基本都跟 Facebook 有关

下一篇文章

每个用户是否存在官方“影子账号”?扎克伯格不甚了解

当美国国会提到 Facebook 缺乏竞争对手时,马克·扎克伯格给出的脆弱辩词是,美国人平均使用 8 款社交应用。但这掩盖了一个事实:在美国 iOS 应用排行榜前十强中,Facebook 旗下的应用占据了 3 个席位,分别是排名第 4 位的 Instagram、第 6 位的 Messenger 以及第 8 位的 Facebook(数据来源:App Annie)。前三强是游戏,Facebook 正在打造 Watch 视频中心以挑战第 5 位的 YouTube,而且还推出了克隆版产品 Stories 意欲击败第 7 位的 Snapchat。此外,Facebook 还拥有第 19 位的 WhatsApp。如果只看“社交网络应用”排行榜,那么前三强都被 Facebook 包揽了。

“我认为,美国人平均使用 8 款不同的通信和社交应用。所以,在这个领域有很多不同的选择,很多的创新,以及很多的活动。”当参议员格雷厄姆在周二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询问 Facebook 是否构成垄断 时,扎克伯格如是答道。在周三的 众议院听证会 上,他又抛出了同样的证词。

不过,Facebook 一直在不屈不挠地寻求收购或吸纳竞争对手的功能。这就是为什么任何有价值的监管都会要求国会把竞争摆在首要位置。那意味着要么对 Facebook、Instagram 和 WhatsApp 进行分拆,避免制定让 Facebook 容易遵守却让潜在竞争对手难于招架的规则;要么确保数据的可移植性,让用户能够选择把自己的内容和个人信息带到他们喜欢的平台。

分拆 Facebook,或者至少是在未来阻止 Facebook 收购已有的社交网络,是促进该领域竞争的最有力方式。Facebook 的多应用结构创造了 数据的规模经济效应 ,使其能够共享广告定向和销售团队、后端工程以及相关性排序算法。这让那些规模较小、没有足够资金或数据的竞争对手难于向公众提供更多的选择。

举措失当的监管可能为 Facebook 掘出一条“护城河”,使其锁定领先地位。复杂的透明度法律可能只会给 Facebook 及其律师团队的文书工作制造一点障碍,但对新兴公司来说可能会过于繁琐。与此同时,数据收集方面的法规可能阻止竞争对手建立起 Facebook 已然拥有的大型数据储备。

数据可移植性让用户能够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社交网络,而不是被困在原来的平台。Facebook 提供了一个“下载你的信息”工具(Download Your Information),让用户可以导出自己的个人数据。但是,下载下来的照片已经经过了压缩处理,而且你无法得到好友的联系信息(除非他们选择同意)。你获得的好友名单并不能让你在其他应用上面找到他们。Facebook 至少应该提供一种方法,让用户能够导出经哈希算法处理的联系信息,以便其他应用能够帮助用户找到好友,同时避免侵犯好友的隐私。与此同时,Instagram 则根本没有“下载你的信息”这样工具

国会应该敦促扎克伯格解释,哪些应用可以作为核心身份提供商、通用社交图谱或跨平台消息服务跟 Facebook 进行竞争。如果没有选择,用户就会任由 Facebook 政策和产品摆布。如果公众在 Facebook 之外没有可行的替代品,那么国会提出的所有关于数据隐私和安全的问题对公众来说就没有多大意义。美国人使用的 8 大社交应用大多属 Facebook 所有或者已被其克隆,这个事实扎克伯格实在没什么可夸口的。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Zuckerberg owns or clones most of the “8 social apps” he cites as compet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