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向联邦贸易委员会交过罚款?扎克伯格并不记得

下一篇文章

是否会改变商业模式?扎克伯格顾左右而言他

周三,在出席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的听证会时, 马克·扎克伯格 被问到自己公司在遭遇一系列法律行动后收效如何,这位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表示大部分事情他都不清楚。

到最后,扎克伯格说自己记得 Facebook 在 2011 年跟 FTC(联邦贸易委员会)签署的 和解令 ——当时,Facebook 因侵犯用户隐私的做法遭到 FTC 调查,该公司最终跟 FTC 达成和解,条件是 Facebook 同意 让用户“选择加入”产品变化 ,并保证今后做出任何变化都要获得用户的明确同意。

作为和解令的一部分,Facebook 还同意在今后 20 年每两年接受一次隐私审计;封禁对已停用账号内容的访问;以及避免误传用户隐私以及损害用户数据安全。

不过,女众议员戴安娜·迪格特(Diana DeGette)追问扎克伯格 Facebook 是否因 FTC 的法律行动支付过罚款。扎克伯格先是面露困惑之色,然后答道:“我不记得我们是否交过罚款。”

“你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你签署了一份和解令,而你现在却不记得有没有交过罚款。”迪格特回应道,讽刺的语气中透露着质疑。

“我记得这份和解令。”扎克伯格忙道,“这份和解令对我们公司的运营方式极其重要。”

“是的,我觉得一笔罚款也会达到这种效果。”德格特插话道,她的话令扎克伯格陷入了沉默。

“你不记得它的原因可能是,FTC 没有权力对首次违规行为处以罚款。”迪格特接着道,“先生,我问这些问题的原因在于,我们不断遇到这些滥用行为和数据泄露,但与此同时,它们在未来似乎不会得到阻止。所以,我认为我们在未来需要考虑的一件事是……采取真正强有力的惩罚措施……以防止不当行为的发生。”

在听证会稍后阶段,众议员迈克·道伊尔(Mike Doyle)也提到了这个有效期为 20 年的 FTC 和解令,列举了被认为是“不公平和欺骗性”的几种做法,即 Facebook 在“未进行充分通知或未获同意”情况下公开用户的隐私信息;声称对某些应用的安全和诚信进行了认证,但“实际上没有”;以及让开发商能够获取“有关用户及其好友的大量信息”。

当他向扎克伯格询问是否确有其事时,后者再次声称不知情,并称:“我不清楚 FTC 所述内容”,之后又急急补充道:“不过,我对 FTC 的和解令本身非常熟悉。”

“但这些都是和解令的一部分。”多伊尔插话道,并补充说:“我担心,尽管有这份和解令的存在,但多年来,Facebook 允许开发商读取数量未知的用户的个人资料,可能数以亿计,甚至更多!而且,不仅是允许,Facebook 还跟个人和应用开发商进行合作,比如 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后者转手把那些数据拿到公开市场,卖给了 Cambridge Analytica 那样的公司。”

多伊尔接着又问扎克伯格,当“你们反复展示,你们愿意在有需要的时候践踏自己的内部政策和政府监督”,为什么 Facebook 用户应该相信你们会遵守保护用户数据的“承诺”。

扎克伯格表示,他“尊重但不认同”多伊尔的表述,并称 Facebook 建立应用审查流程已经有“好几年时间了”,该流程每年要对“数万款”应用进行审查,并对“其中很多”采取行动。

“对于那些销售数据以及在我们系统之外独立存储数据的开发商,我们的流程还不足以抓到他们的痛脚。”他总结道。

“在我看来,要消除这种信任鸿沟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立法来组建和授权一个拥有充足资源和立法权威的专家监督机构,以此来保护数字隐私并确保公司会保护自己用户的数据。”多伊尔回应道,用完了自己 4 分钟的提问时间。

自从 Cambridge Analytica 数据泄露丑闻在上个月爆发之后,FTC 已经针对 Facebook 的做法 展开了一项新调查 。现在,如果该公司被认为违反了先前的和解令,那么至少他们真的会被 FTC 罚款了。

理论上,FTC 可以对单次违规行为处以 4 万美元的罚款。因此,鉴于有 8700 万 Facebook 用户的数据被泄漏给了 Cambridge Analytica,该公司得到的罚款数额可能最终让扎克伯格铭记于心。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Zuckerberg makes case for privacy regs with teeth by failing to remember non-existent FTC f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