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应严格管控隐私,“否则我们将落后于中国的竞争对手”

下一篇文章

“始终会有一个免费版的 Facebook”

上个月,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 愿意接受监管。而在周一,他便接受了美国参议院的质询,被问及在面对 Cambridge Analytica 数据泄露丑闻所暴露的问题时,他希望(和不希望)看到哪些作为问题解决方案的立法变化。

扎克伯格对此(以及有关他对欧洲 隐私法规 看法问题)的回应清楚地展示了他希望美国数据处理和隐私规则发生怎样的演化,其中包括直接呼吁放松监管来避免美国公司落后于中国竞争对手。

他提出了“一些原则”,并表示自己相信对“讨论有用,且有可能被编入法律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扎克伯格首次主张“采用一套简单而实用的方法来解释你如何处理数据”,显示他希望通过一套可以适用于所有厂商的便捷通用标准来解决隐私泄露的棘手问题。

“当它只是写在一篇长篇法律文件中的东西时,很难说人们会充分理解。”他补充道,“这些东西需要以人们可以真正理解的方式来呈现。”

然后,他谈到了“让人们完全控制”自己所分享内容的概念,声称这是“Facebook 最重要的原则”。

“你在 Facebook 上分享的所有内容都归你自己所有,而且你完全控制着谁能看到它以及如何进行分享。此外,你还可以随时删除它。”扎克伯格说道,并未提及该公司在其 发展早期阶段 距离这样的原则有多遥远。

“我认为这种控制权非常重要,我认为它应该适用于所有的服务。”他继续说道,这样的辩解不太含蓄,因为其他平台泄漏数据的规模都比不上 Facebook(也因此他呼吁关闭竞争对手可能出现的漏洞,当 Facebook 现在因重大丑闻收紧开发商对数据的访问权时,这些漏洞很有可能出现竞争对手身上)。

在面对立法变化问题时,扎克伯格最后也是最有争议的回应观点是所谓的“让创新成为可能”。

“其中一些用例是非常敏感的,比如说面部识别。”他认真地说,“我认为在你获得许可将数据用于面部识别这种敏感功能时,达到一种平衡是极其重要的。但不要(一禁了之),我们仍然需要获得许可,以便美国公司在这些领域进行创新。”

“否则我们将落后于中国的竞争对手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公司,他们对这样的新功能有不同的规定。”

扎克伯格没有说明他心中想到的中国竞争对手到底是哪些公司,但 在本周早些时候 ,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宣布大举投资一家面部识别软件公司——即领投了香港公司 SenseTime 总额达 6 亿美元的 C 轮融资 ——这可能就是潜在竞争对手的一例。

在听证会后半段,扎克伯格还被直接问到美国是否应该适用欧洲的隐私法规。在这里,扎克伯格再次含糊其辞, 再次拒绝确认 Facebook 是否会遵循 一些消费者群体的呼吁 对北美用户实施“完全相同的法规”。

“不管我们是否会实施完全相同的监管法规——我猜会有所不同,因为美国用户的敏感度不同,其他国家也是一样——我们都会致力于把控制权交给用户,尊重用户的知情同意权,以及像欧洲《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所要求的那样对面部识别这种敏感技术进行特殊管控,我们在世界各地都是这样做的。”他重申道。

“所以,讨论我们是否会在美国实施类似的法规,这是完全有必要的。但我今天想说的是,不管监管结果是什么,我们都会继续前进,落实(相同的控制权和知情同意权)。”

鉴于这是 Facebook 第三次拒绝 确认是否将普遍适用 GDPR,看起来十分清楚的是,跟国际用户相比,北美用户将享有次一等的隐私权利,除非或者直到美国立法者强制提高对该公司以及整个行业的要求。

那可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在卷入一场重大数据泄露丑闻的时候,这对 Facebook 来说仍然是非常有问题的公关讯息——因此,扎克伯格才会试图将之粉饰成国内和国外“敏感度”不同。

北美用户是否会买扎克伯格这个双重标准的账还有待观察。

图片来源:JIM WATSON/AFP / Getty Images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Zuckerberg urges privacy carve outs to compete with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