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下一个世界级湾区

下一篇文章

否决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的 CFIUS 究竟是什么鬼?

我带着一丝疑虑来到了深圳。然而在进入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前,我却在尝试收起这些谨慎:鳞次栉比的楼宇如同科幻小说中描绘的那样光鲜,络绎不绝的各种小型高科技硬件让这里的电子商品市场不断挑动着你的感官上限。在这里,我感到了惊叹和震撼。

你会发现如同置身于时代的交汇点一般——历史正在眼前发生。而它只存在于“亚洲速度”—“中国速度”—“深圳速度”这种关系之中。值得一提的是,硅谷曾给人过这样的感觉,尽管是在很久以前了(起码在笔者看来)。

而关于这个地区也不止于此。包括香港、广州以及其它诸多可能你从没听过的城市在内的珠三角地区总人口数比加州、加拿大、英格兰加在一起还要多。昨天我听到了这个地区的另一种称呼:“(粤港澳)大湾区”。那么问题来了,旧金山,你怎么看呢?

当然,我只是说说罢了… 只有那些固守成规的旧金山人才会认为这是在针对他们。如今,美国仍然是软件行业的领军者。但中国的科技巨头们却在 不断地奋起直追 。从上到下,中国的种种团结举措仿佛都在说明这一点。另一边,西方则正被“内斗文化”和“无能政府”分化的四分五裂,至少就华盛顿和伦敦来说正是如此。或许“亚洲时代”必将到来,不是么?

或许,也不一定…(正如我前文提到的那样,一切都是“怪”象。)

我听说过深圳,因为它是黑客圣地。一如我听说过阳朔是背包客圣地一般。黑客的亚文化中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因为你的对话者只是屏幕上闪烁的字节,所以在这里,国籍最多只是一些缀饰,无关任何褒贬。背包客中的亚文化也是如此,当然前提是你们之间要有共同语言。

这两者可能分别代表着全球科技界和全球化流动中最怪异的亚文化现象。假如事实证明它们有人代表了科技全球化的未来,一切又会变得怎样呢?假如之后的新生代群体们是被实景 AI 所“言传身教”,而英语变成了每一个人的第二(或者第三第四···总之不再是首选)语言,他们发现那些自五湖四海的伙伴们比邻居拥有更多的共同语言,这些又该如何去面对呢?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中,文化、语言、流行梗乃至联机游戏都比货品有着更广的扩张力。而梦想和价值观或许正在紧随其后。我喜欢去幻想这里会有(哪怕只有)分布式社区的出现,而不是所谓的全球大区或者曾经的“大日耳曼帝国”。我知道这听上去很怪,但环顾周围的珠三角地区,摩天大楼、单车、无人机以及数字货币矿机···我并不认为这种想法有多么荒谬。

Notes from Shenzhen — the next Greater Bay 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