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垃圾和互联网思维

下一篇文章

互联网先驱约翰·佩里·巴洛逝世,享年 70 岁

知识垃圾和互联网思维

饮食类畅销书作家麦克·波兰(Michael Pollan)在《The Omnivore’s Dilemma And Food Rules》(杂食者的困境和食物规则 )中曾这样 概括 他的饮食哲学:少吃,多素。这意味着要多关心食材本身,对那些所谓的垃圾食品说不。

对于精神食粮,我也对此深以为然。现如今,我们早已被铺天盖地的精神快餐所淹没。它们通常会是毫无价值的推文,不知所云的图片以及各种速成文章,人们 在“颅内高潮”的作用下为之痴狂 ,让“快餐”变得更“脍”更“馋”。

我们可以从食物的哲学做出一个小小的延伸:对于阅读,不妨“少看,细品,多买。”

你知道么,在我思考着“精神快餐”的时候,在次元的另一端——美国,两家知名出版商刚刚(本周)被毁掉。

本周一,《新闻周刊》炒掉了它的总编辑和执行主编 ,而另外一位报道过“ 曼哈顿地检署突查《新闻周刊》总部 ”一事的记者赛里斯特·卡茨也未能幸免于难(编者按: 关于这三位的事情,可以从环球时报的这篇文章 《揭母公司家丑, 美《新闻周刊》总编主编被清洗!》 一文中了解)。在本次突查后,《新闻周刊》的某位创始人与担任公司财务总监的妻子也 双双离职

与此同时,在南加州,我们也目睹了《洛杉矶时报》的陨落。自 任命 沃金(Lewis D’Vorkin)掌管编辑以来,该报一直动荡不堪(编者按: 同样,你也可以从记者网的 这篇报道 中了解《洛杉矶时报》的事件经过)。上周,时报的母公司特朗克(Tronc)也做出了类似的举措, 炒掉了两位高管 ——沃金和莱文索恩(此前有传言称莱文索恩尸位素餐,甚至还有着 性骚扰前员工的行为)。

本周,有消息称 特朗克正打算把该报卖给以生物技术起家的亿万富翁陈颂雄 ,后者曾就此收购与特朗克展开了 一年多的尝试 。而这些传言还在不断发酵。

假如真的如麦克阿瑟所说的那样,老兵不死,只会凋零。那媒体公司则是截然相反。它们不仅会死,而且还会非常壮烈。

具体来说,正如我们所知,很少会有人能够想起那些入不敷出早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刊小报了。互联网与传统纸媒的商业分水岭只在如《新闻周刊》和《洛杉矶时报》这种的拥有大量付费用户群体的“普利策大户”之间愈显愈深。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在那些高质量内容开始发力的时候,人们对“精神快餐”也表现出了极度的欲求不满。他们希望得到更多的免费内容,而媒体公司也在乐此不彼的“奉献”着。通过诸如 Facebook 与 Twitter 这样的门户输送出更多的视听内容。

在加入《洛杉矶时报》前,沃金是《福布斯》的首席产品官。他在任职期间开创了开放平台,并大大提高了福布斯的流量,尽管福布斯的品牌威信经此之后一蹶不振。但这正是特朗克雇佣沃金的原因,沃金知道什么会让人痴狂,并能以此牟利。

我们身处一个可笑的时代。读者可能通常受过高等教育,在纽约或者旧金山过着衣食阔绰的生活。然而却对为几美元的订阅费避之不及。尽管纽约时报的月费才只相当于他们在曼哈顿消费一杯鸡尾酒的价格。

现实生活中,我有很多不会为订阅付费的朋友。而互联网上可能更是如此。人们往往会乐于花费数个钟头沉浸在免费的“精神快餐”中,而对那些可能会提高他们阅读质量的零散花销安之若素。所以就连这些媒体出版商也都陆续堕落,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官方鸡汤”。

如果你想吃点麦当劳,我可以请客。假如你要看点“朋友圈”的“头条”,那恕不奉陪。而如果你真的想要学习,想要提升你的思维境界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水平,老兄,你得自己掏腰包。开始付费阅读吧。对那些需要你长时间投入来阅读的文章,想一想花费这些时间是否值得,你的阅读质量是不是还能继续提升。

真的。少看,细品,多买。假如某个出版商(包括我们 TechCrunch)不提供付费选项,去找它们要去吧。强迫他们把钱拿走,让广告见鬼去吧。结束这些所谓的“颅内高潮”,倒掉这些“精神快餐”吧。

对了,别忘了去多看几篇文章,让我们 TechCrunch 也赚个几刀糊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