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egram“失踪”的 24 小时

下一篇文章

旅行青蛙山寨泛滥,这锅必须苹果背

昨天早些时候,热心 Telegram 网友 bimoimapowfmw warjweirjpeawme 告诉 TechCrunch 中文版称 Telegram 的聊天应用“Telegram Messenger”被大规模下架。经笔者测试,无论是中国区还是美区的 App Store 均无法找到它的身影(Telegram X 也随之消失,当天 Telegram 宣传 X 的博文里也压根没有提到 iOS 版)。

作为我的主力沟通工具,同时又发生在 这个时间点上(Telegram 需要“那种”方式才能正常使用),我着实感到了有些惶恐。不久前,我经历了一场意外的“隔断”事件,长达两天的断网断电让我深刻理解到了在现在这种所谓的信息时代,无法与外界沟通是一件多么令人无奈的事情。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虽然下载应用的入口“失踪”了,但是它的功能却并未受到任何影响。我仍然可以在上面自由飞翔,就像无事发生一样。

可能有些读者还没接触过这款应用,或者很少用它。另一些人则可能正在把它当做财富自由之路上的船票(Telegram 是企业做 ICO 最常用的沟通工具,而即将开始的 Telegram 的 ICO 也让很多人垂涎)。然而它对我来说,甚至对它自己来说,Telegram 仅仅只是一款相对让人放心的加密聊天应用,是我工作和社交的一部分。它在很多地方都是“海外版微信”的象征,但与占用了我 4GB 储存空间的微信相比,至少我个人认为只有它真正做到了一款聊天工具应该做到的事情,所以我选择了它。

收起这些抱怨,我们随后寻找了更多的线索。Telegram 创始人杜洛夫在他的 Twitter 表示“小问题,很快就会回来。”不久后,在他的另一篇推文中我们了解到了被下架的更详尽的说明“苹果警告称,他们的应用上有不当内容传播行为,因而下架了这两款应用。需要做出调整后才能重新上架。”

首条推文现已被删除,所以仅能提供素材截图(注:该素材来自于 Telegram 相关频道)

苹果的 App Store 审核指南 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内容:

1.2 用户生成的内容

对于包含用户生成内容的 app,有特定的难题需要解决,比如知识产权侵权、匿名欺凌等。为了避免滥用,包含用户生成内容或社交网络服务的 app 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 采用相应的方法来过滤令人反感的内容,以免这些内容在 app 中发布
  • 制定一个机制,以举报攻击性内容并在出现问题时及时作出回应
  • 若用户发布攻击性内容,可以取消其使用服务的资格
  • 公布联系信息,以便用户与您联系

如果 app 中所含的用户生成内容或服务最终主要用于色情内容、客观化现实生活中的某人 (如“性感与否”投票)、进行人身威胁或欺凌,则这些 app 不适合出现在 App Store 中,它们可能会在未经通知的情况下被移除。 如果 app 中所含的用户生成内容来自于基于 web 的服务,则可显示意外产生的“NSFW (公众场所不宜)”内容,前提是这些内容是默认隐藏的,只有当用户通过您的网站将其打开时才会显示。

假如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丝毫不会感到意外。

作为一款主打通讯安全的开源加密聊天应用, 一亿八千万的用户量 让 Telegram 的安全性毋庸置疑。然而这种强大的力量也成了它的达摩利克斯之剑。我们把最重要的个人隐私托付给它,尽管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无法染指这些数据,但它也无法保证隐私所处的环境足够安全。在只有你自己对自己负责的时候,其他任何人都不能保证在你屏幕对面是什么样的人。这里是个人安全的净土,却也是犯罪滋生的温床。恐怖分子和极端人士可以在加密频道内肆无忌惮的横行畅谈。尽管 Telegram 着手封掉了大量 NSFW 和反政府的频道,在这片“黑暗森林”中,谁又能保证对面就只有一个潜伏的猎物或者猎人呢?

今天,这款应用软件又重新出现在了 App Store 里。(假如你没有看到过相关的下架报道,或许一切真的就像没有发生过吧?)然而当我再次看到它时,却又多了一丝质疑。

假如它再次失踪,我又该如何是好呢?而同样的事情正在不断上演。随着 腾讯 QQ今日头条微博 等社交或者资讯巨头平台部分功能的接连(以及突然,请允许我用这个词,我相信出现这种状况绝对不是他们的本意)下线整改,除了给大众留下各种调侃的谈资,也让部分铁杆用户一脸懵逼不知所措。他们可能总会找到替代的方案,然而谁又能预料下一次不会出现在自己喜欢的应用身上呢?很少有平台能保证自己平台上的内容绝对纯洁,更不用说它们多变的嘴脸(Facebook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然而这也是一个开放性问题,每个选择相信对方的人都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没有谁的答案是这里的唯一准绳。

在被与世隔绝两天后,我选择了离开这种地方。在 Telegram 消失 24 小时候,我想到了我应该需要更多面对面的交流。在下一次无法预料的失联之前,至少我自己能够知道,还有哪些选择可以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