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 主会场一成不变,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别凑热闹

下一篇文章

不要谈性色变,硅谷拉的仇恨太多了

在过去十年里,我几乎每年都会参加 CES 大展,但令我吃惊的是,这么多年来它几乎一成不变。同样的人站在同样的舞台上,重复着同样的话,向同样一批人推销同样垃圾的东西,而且价格一次比一次高。但 今年 ,我在 CES 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发现了几家非常出色的公司,原因就在于这一次我没有不惜一切代价,为了亲眼目睹新品而真正踏足 CES 展台。

道理其实很简单:当一家公司规模变得足够大,想要出现在一个大展台上展示自家产品的时候,那么不出意外,它将不再是真正创新的源泉,或至少不再是那种我认为值得在 CES 大会上进行追踪报道的技术创新。他们并没有打造出真正酷的东西,或者说真正低调的东西。

我不是因为他们的成功而惩罚他们。我看到其中一些公司经历了从无到有的成长历程,派出数十人到华丽的展台上站台,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他们如今存在于一个不同的水平上:他们提前在网站上放出自己的新品消息,举行私人新闻发布会,在豪华套房里进行谈判,签订有利于自己的生产协议。他们现在属于整台机器的一部分。恭喜!

(一名出租车司机对 CES 大展的这种情况给出了最具说服力的总结。在他问到电视生态系统的最新进步之后,我们给出了一些有关 OLED 与 Micro-LED、刷新率以及其他几乎没有区别东西的比较。“是便宜还是贵呢?”他先是目无表情地问道,接着微微一笑,最后竟然大笑起来。他知道自己赢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把整个产业变成江湖骗子的缩影,而且这完全是对的。也许,这是那个星期我最喜欢的一个时刻。)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在 CES 大展的全部时间都花在“尤里卡公园”(Eureka Park)这个闹烘烘但又不起眼的地方。

“尤里卡公园”地图一部分

从技术上讲,它属于 CES 大展的一部分,但却像地狱一样。数百个长宽各 6 英尺的展位前面人头攒动,首席执行官们就像屠夫或街头小贩,忙着向观众推销他们的商品。天气炎热潮湿(即使是在拉斯维加斯寒冷、通常干燥的一月份),几乎没有空间让你可以沿着过道走动,如果有人看到你是媒体记者,他们就会猛地冲到你的身边,希望激起你对其产品的兴趣。

通常情况下,我很讨厌这样的事情,当然了,我会为我们的母公司做任何事情。实际上,这里汇聚了几乎一切很酷的东西。

诚然,你可以在众多中国制造商那里找到疯狂的小玩意儿和类似东西,而像 LG 这样的公司也拥有柔性 OLED 屏幕之类的创新,但这些只不过是新奇玩意而已,无论对公司本身还是对观众来说都是如此。“尤里卡公园”的参展商一般都是创业公司,他们把所有的钱和时间都投到了一款产品或服务上。他们真的很在意这种东西。

这种认真和热忱很讨人喜欢,可以创造一个美好的故事——虽然不一定是个好主意。我经过数百个摊位,上面摆满了根本没人需要、我怀疑也没人想要的东西——要么是注定在默默无闻中衰败的服务,要么是搭上一种持续时间不超过一年的新趋势的设备。(他们以为我们还需要多少块智能手表呢?)

当然,你偶尔也能中“三重彩”:技术智能化水平高,专门为一种有价值的用途所开发,而开发者对这种技术及其作用又非常在意。我认为你以前在任何一个 CES 展厅很难找到这样的东西。

今年,我就发现了几个这样的例证。我参观的第一款设备是“LifeDoor”,这种装置可以安装在房门上,一旦听到烟雾报警器响起,就会自动关闭房门,避免烟雾或火势蔓延。这款设备确实可以拯救生命,设计上也做到了有的放矢,由包括消防队员在内的一些人开发,他们瞅准机会,造出一款能帮助他人的东西。

我发现的另一款设备则好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这款设备就是 Lishtot 的 TestDrop,尺寸比钥匙扣还小,可以即时且可靠地告诉你,水是否可以饮用。你不会怀疑我的说法吧?这家公司甚至没有自己的展位,而是登记在“以色列出口研究所”(Israel Export Institute)名下。这款设备价格合理,可以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而且比三星最便宜的电视机还节省空间!

在“尤里卡公园”,我还发现了一家名为 Signall(发音为“sign all”)的公司,该公司使用相当复杂的相机/Kinect 组合实时地翻译手语。这是一个极为困难的工程问题,再加上还是一个语言和社会问题,使得这个难题变得愈发复杂,但是这家小公司正在慢慢接近找到答案,而且还是聋哑人帮助下实现这一目标的。(我还在写这篇文章。)

SoundSkrit 展位上洋溢着同样的热情

其他一些故事对人们生活的改变虽不像上面那些彻底,但同样很有趣。Euveka 的 “变形”人体模型 可以帮助打造适合用户体型的衣服,而这种体型可能并不受当前行业潮流钟爱。 Soundskrit 的创始人是大学生,他们希望 彻底改变麦克风设计 。一名高中生由于厌倦了在玩长曲棍球时双手冰冷的感觉,于是与父亲一起制作了一种 可以发热的棍子

这是 CES 大展向我们呈现的有趣一面,参展的人们使用科技产品的理由很充分,或者说至少很有趣,而不是想向你推销另一个“智能”家用电器。

 

这些人兴致勃勃地来到索尼新闻发布会,却都失望而归

超过十万人参加了本次 CES 大展,在如潮的人群中,只有极少数人十分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希望借助科技成就一番事业。这绝非易事,也不是多么荣耀的事情,但确实是有价值的事业,值得去追求。

对 CES 的过度热情很容易遭人冷嘲热讽:毫无意义的新闻发布会耗资数百万美元,无处不在的电视机与去年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流行词语和半真半假的消息让人虚实难辨,使人难以相信参展商从未向观众或其他人销售垃圾产品。瞧瞧,我也只能是写出那句话,表达自己愤世嫉俗的心情!

然而,那里还有一些等待被发现的宝藏,以及等待被人去聆听和学习的人。但千万不要在空旷的展厅和不真实的市场营销中去寻找他们。我可以坦诚地跟大家说,今年的 CES 仍然值得一去——只要你以前真的没去过。

题图来源:CTIA

翻译:皓岳

The secret to avoiding CES cynicism is never really go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