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谈性色变,硅谷拉的仇恨太多了

下一篇文章

以色列网络安全市场趋势观察

简而言之,这是符合时代精神的完美硅谷轶事:顶级风险投资人史蒂夫·尤尔韦松(Steve Jurvetson)在自己创办的风投公司德丰杰(DFJ,这里面的 J 就是他)的正式活动中举办了一场性毒派对,参加者中有包括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内的多位亿万富豪。这个故事出自艾米丽•张(Emily Chang)的新书,《名利场》杂志在一篇 摘录文章 中揭露出来,而 CircleCI 创始人保罗·比格尔(Paul Biggar)则在一篇 Medium 文章 中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需要说明的是,是 Axios 在随后报道中 曝出 尤尔韦松和德丰杰的。)

事实果真如此吗?在去年性骚扰事件引起广泛关注的情况下,一家重要的硅谷风投公司冒天下之大不韪举办了一场堕落的性毒派对,并且是作为官方活动的一部分?啊,老天啊。好吧,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比格尔指出,直到他离开的时候,他没有看到任何离谱或猥亵的的事情。而且,似乎其他人也保证,之后……也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

对于现在流传的所谓硅谷精英“性派对”,我想分享一段比较长的话。(剧透警告:真相相当无聊。)

我甚至不是唯一这样说的人。

公平地说,艾米丽·张是笼统地在写硅谷的秘密性派对,文中提到“虽然有些派对主要围绕毒品和性活动举办,但是其他的某些派对可能仅仅是在吹嘘其奢华程度”,之后便引述了这个特定的事件作为例子:一名男子把毒品递给了一名参加派对的女子,之后该女子又被另一名男子以一种不恰当和性剥削的方式进行了挑逗。

那么,派对上发生了什么?听起来答案是“至少有两种可耻的行为,基本上是科技行业如何对待女性的典型例子”。但它听起来也像是一场相当乏味、有个主题、稍带火人节风格的活动,却被某些文化保守主义者看到,并被立刻误解为一场性派对。

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它称为完美的硅谷故事:现在每个人都在寻找仇恨硅谷的理由。性派对的叙事犹如可以任意解读的由头:右派人士可以谴责它是科技行业充斥腐朽自由主义的例证;左派人士则可以视其为性别歧视深入科技行业骨髓以及白人男性霸权的表现。

这是一个特别生动的例子,持各种政治立场的人都把矛头对准了科技行业,多有攻讦。自由派人士指出,科技行业这几十年来对待女性的方式令人憎恶,亚洲人头顶悬有“竹子天花板”,有色人种被排除在外;他们指责 Facebook 扰乱了大选,指责 Twitter 纵容唐纳德·特朗普以及新纳粹大放厥词,指责亚马逊和谷歌 逃税 ,诸如此类。

与此同时,保守派人士则指责科技行业缺乏“ 观点多样性 ”——他们由此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误理解,认为自己的信仰体系被否定完全是因为观点不一样,而实际上是因为他们的观点是错的并得到了相应地对待。举例来说,他们否认气候变化,否认存在针对有色人种的系统性压迫,这些观点就好比认为地球是平的,认为我们应该实施人种改良,它们都是可以被证伪的,而且在道德上也是错误的。稍微显得有些根据的是,他们还指责 Facebook 封杀保守派新闻,同时 指责 Twitter 抹杀右派人士的声音。

虽然这些“烂“故事继续在主流媒体中占据着主导地位,但在右派媒体的世界中,Breitbart 仍然专注于指控 Twitter 对保守派存在偏见……

不过,等等,科技行业拉的仇恨还不止这些!随着 租房危机 肆虐美国,迫切希望在理想地方找到住所的危机受害者也恨上了科技行业,因为正是科技行业让旧金山、西雅图、洛杉矶、纽约和波士顿等城市的房价高企,而这些城市正是人们最想居住的地方。

与此同时,随着媒体出现资金流失,它对 Facebook 和谷歌的依赖变得越来越大,即便这两家垄断寡头夺走了原本属于媒体的广告预算。在媒体和金融都倒向科技行业的情况下,美国东海岸地区的人(和伦敦人)便眼睁睁看着他们影响世界的力量转移到了加州及其他地区。当你循着金钱的线索,美国媒体跟科技行业的相爱相杀只会迎来一个日益激烈的苦涩结局,这真的令人惊讶吗?

原因显而易见,科技行业现在有钱了。全球十大上市公司中有 7 家是科技公司,其中 3 家的总部位于硅谷——它们相距不远,而且周围还有数十家估值超 10 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巨大的财富能够带来巨大的权力,这种权力不仅仅体现在财务上,更是塑造未来、影响大众以及操控大规模政治运动的力量。

你有没有在流行的故事中看到,主人公是享有权势的工程师和投资者,他们掌握的可观财富已经演变为巨大的权力?呃,没有吧。事实上,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在几乎所有流行的故事中,这样的人都是 反派 。其中的原因在于:权力历来导致腐败。

各个地方的人都在寻找理由(不管那是不是捏造的)仇恨硅谷以及整个科技行业,而科技行业也不是没有授人以柄。所以,科技行业可能是时候少想一些金钱和权力的事情,更多地关注价值观,以及如何为服务于这些价值观而做出牺牲。因为历史经验表明,仇恨拉多了真容易出事。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Everyone hates us, and it’s not because of our sex par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