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网络安全市场趋势观察

下一篇文章

反对总统杜特尔特,菲律宾媒体 Rappler 面临关站危机

对黑客们来说,2017 年可谓是忙碌的一年。Equifax 被黑WannaCry 肆虐NotPetya 的死灰复燃 以及 NSA 黑客工具泄露 ···这些网络事故无不说明了在抗击网络威胁的斗争中,与之接轨的网络安全解决策略是多么重要。

而 2017 年也是以色列网络安全初创公司的另一个“丰年”。新公司的不断成立、破纪录的筹款金额以及稳健的资本退出···就投融资方面来说,以色列在网络安全领域的表现 仅次于美国 。2017 年的数据表明,随着资金向后期融资阶段公司的转移,以色列网络安全领域正不断走向成熟。

更多的资本,更少的初创公司

2017 年,我们在以色列目睹了 60 家网络安全领域初创公司的诞生。与 2016 年的 83 家相比,下降了 28%。然而,17 年种子轮的金额却同比上涨了 16%,从 285 万美元增至 330 万美元。这是该国家种子轮阶段投融资连续增长的第四年。而随着我们为泛网络安全领域的持续注资,我们也在不断见证和经历这种趋势。

或许有人会把初创公司数量减少的现象当做该行业正在萎靡的迹象。然而在我们看来,这恰恰是网络安全领域走向成熟的最好说明。网络安全行业的门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这里有数不清的公司在其中厮杀。首席安全官们每天要被无穷多的策略轮番轰炸,而每一个策略都会要求能够应对下一轮的网络袭击。因此,那些没有竞争力的公司也就越来越难获得融资——因为投资者看中的是能够满足客户日益复杂需求的解决策略,而这些策略需要具备更加差异化和广泛运用的能力。

那些有融资意图的公司往往会雄心勃勃,它们希望用资本的大量加持来打造出“拳头”产品。这样就造成了“僧少粥多”的局面:资本越来越多,初创公司越来越少。无论是那些希望企业能够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家,或者是支持这种想法的投资者,还是需要更加精湛安全策略的客户,这都是一个很好的转变。

更年轻的团队,更多的女性创始人

2017 年的数据显示,网络安全领域的女性创始人也有了一定的增长。尽管这里仍然是男性的主阵地,只有 15%的相关初创公司拥有女性创始人,但还是比 16 年上涨了 5%。

一如 2016 年,这类初创公司中有经验的团队(往往有着十年甚至更久的行业或相关领域工作经验成员的团队)与刚涉足的团队依然各占一半。但我们也看到,由以色列国防军(IDF)退伍人员领导的创始团队(依靠相关的军事经验切入商业领域的网络安全)出现了上升的迹象。Axonius 就是典型的代表。它的三位创始人均来自网络间谍部队“8200”(IDF 的精英情报部门),而该公司正致力于打造一款保护企业网络资产的可视化操控平台。

更多的融资,更少的轮数

从以色列 2017 年网络安全领域融资表现来看,我们可以观察到熟悉的一幕:虽然公司在减少,但筹集的资本却在增加。去年,该国网络安全公司共筹集了 8.47 亿美元资金(所有阶段公司均包含在内),比 2016 年的 6.89 亿美元增加了 23%。

进一步来看的话,种子轮和 A 轮的整体融资量分别下降了 14%和 46%,而往后阶段轮次的规模却明显上涨,B 轮和成长轮分别增长了 218%和 165%。此外,投资轮数也从 16 年的 72 次下降了 2017 年的 63 次。

正如 TechCrunch 此前所报道 ,融资轮次数量的减少和资本在融资阶段的集中也符合了全球的风投趋势。科技公司的投资量在过去几年呈现出下滑的表现。而大部分的下滑是由于早期阶段轮次投资量减少的带动,尽管后期阶段的融资规模依然惊人。

而这也有着投资公司转向后期机遇,热衷寻找“独角兽”公司的原因。我们相信,同样的变化也能体现出以色列网络安全生态环境的局面。如 Deep InstinctDemistoPerimeterXTwistlockKaramba Security 等公司的大规模 B 轮融资,以及 SentinelOneCybereason 这些在成长轮募集了大量资本的公司,都体现了这一点。

2017 年的网络安全趋势

去年,传统 IT 类别下最热门的网络安全投资领域为网络安全、移动安全以及漏洞风控。而另一个抢眼的类别是物联网安全。从早期到成熟阶段的公司都有着资本的介入。

智能设备在日常生活中的普及也激发了物联网安全公司生态的扩张,衍生出了聚焦特定使用场景的子类别。如智能家居防护、自动驾驶交通工具的安全传输以及医疗设备的专用解决方案等等。而医疗设备安全则是 17 年涌现出的新类目。我们可以看到不少诸如 Medigate 这种的致力于协助医疗健康组织抵御日渐增长的针对性攻击的初创公司。

2017 年网络安全领域的资本退出方式

以色列网络安全公司在 2017 年的投资退出金额达到了 13 亿美元(不包括 IPO),平均退出估值达 1 亿 3 千万美元。而该类别的退出公司在这一年所筹集的资本平均仅为 1700 万美元左右,每家公司的收购时长大约为 5.5 年。将这些数据与同期资本退出的企业向软件公司相比,无论是资本介入量或是估值量还是资本退出速度,网络安全公司在各方面都优于后者。

其中,著名的资本退出案例包括 FirglassSkycure(被 Symantec 收购)、Hexadite(被微软收购),LightCyber(被 Palo Alto Networks 收购),以及 Argus Cyber Security(被 Continental 收购)。

当然,我们看到了一些良好的并购类退出案例。如 ForeScout,该公司以超过 8 亿美元的市值上市。这对以色列良好的生态环境(可以成长出大型独立网络安全公司)是一个有力的证明。

继续发展的以色列网络安全生态环境

2017 年的全球性网络安全袭击事件凸显出了紧随潮流在信息安防中的重要角色。展望 2018,我们相信以色列的初创公司会继续激发当地人才的潜力,为全球市场提供更全面的解决方案。

随着本土行业的日趋成熟,我们可以预见上述势头将在 18 年继续延续: 更加紧凑的行业市场,而资本更加热衷于向头部倾斜,从而使这些后期融资阶段的公司更好成长和扩张。

我们将会在今年 1 月份于特拉维夫举行的 以色列 Cybertech 大会(美国外最大的网络技术年会)上看到以色列网络安全初创公司进一步的演化和成长。

编者按:本文作者是 YL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 Ofer Schreiber,Yoav Leitersdorf 对本文亦有贡献(YL Ventures 是 Axonius,Twistlock,Karamba Security 及 Medigate 的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