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因“歧视白人男性”遭集体诉讼

下一篇文章

PDA 重返 CES

Google 前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去年 8 月被解雇。当时他在 Google 内部讨论版上发文称,科技行业的男女比例差异是因为女性或许天生就不太适合做工程。目前,他在加州北部的圣克拉拉高级法院对 Google 提起集体诉讼。

他指控称,Google 以不平等的方式歧视白人男性,白人男性的政治观点不受 Google 高管的欢迎。

在此次诉讼中,达莫尔与 Google 另一名前工程师大卫·古德曼(David Gudeman)合作。古德曼曾在 Google 开发查询引擎 3 年时间。他们对 Google 提起了一项长达 161 页的诉讼。根据古德曼的 LinkedIn 个人页面,他于 2016 年 12 月从 Google 离职,目前正在自己干。

由律师事务所 Dhillon Law Group 代理的这起诉讼称,诉讼代表了所有因“保守政治观点”而遭到歧视的 Google 员工,这些员工要么是男性,要么是白人群体。

具体而言,诉讼指控称,对于政治观点不符合 Google 主流思维的员工,Google 存在虐待、系统性惩罚和解雇等行为。这些政治观点涉及到职场文化和雇主政策等方面,例如招聘的“多元化”、“偏见的敏感性”或“社会正义”。

达莫尔并没有退缩。根据他的起诉,Google 设定了“非法的招聘指标,用于确保一定比例的女员工,并倾向于少数族裔求职者,并公开羞辱未能达到指标的业务经理。在这个过程中,Google 公开诋毁男性和白人员工。”

诉讼还指出,“Google 招聘的大量女员工能够入职完全是因为性别”,而“白人和男性在公司周会上常常被嘲笑”。

诉讼随后再次强调,达莫尔、古德曼和其他同类人群由于不符合主流政治观点遭到排斥、贬低和惩罚,他们生来作为白人和/或男性被认为是原罪。

这起诉讼寻求经济、非经济,以及惩罚性赔偿。

去年夏季,达莫尔被解雇成为了美国全国范围内的话题。硅谷的许多人都对 Google 没有更迅速地采取行动,解雇达莫尔感到愤怒。然而在其他地方,许多人都在讨论,对于鼓励员工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Google 这样做是否会令人寒心。

Google 表示,达莫尔是因为违反了 Google 的行为准则,以及“有害的职场性别成见”而被解雇。与此同时,达莫尔开始联系媒体,谴责 Google 思想封闭和其他更糟糕的行为。例如在接受 CNBC 电视台采访时,他将 Google 内部的保守派比作“50 年代时的同性恋人群 ”。

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达莫尔的代理律师哈密特·迪伦(Harmeet Dhillon)详细解释了这起诉讼,并称她当事人的情况并非个案。迪伦是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加州代表

实际上,她表示,她和 Google 内部的“数十名”员工进行了交流,随后才提起了这一诉讼。她预计,未来还会有此类新的诉讼。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即 Google 的政策需要调整,她引用了 Google 所谓的 TGIF 会议上的信息。她对记者表示,在达莫尔供职 Google 期间,“如果部门内没有做到 50/50 的性别平等,经理们就会被点名批评或嘲笑”。她认为这样做是“公平的”,但抛出的问题是:“你怎么做到这个目标? 就业平等的途径是让自己更有竞争力,而不是说,‘白人,你不适合这个工作,因为这个岗位是留给女性或其他少数族裔的。’”

关于谁为这起诉讼提供了资金,迪伦在今天早上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这次除了我的律师事务所,没有其他人提供资金。我们未来可能会寻求资金,但目前除了我的客户和我的公司之外,彼得·蒂尔(Peter Thiel)或其他人都没有参与其中。”(亿万富翁投资人蒂尔此前资助了针对 Gawker Media 的多起诉讼。)

这并不是 Google 在这方面面临的唯一一起诉讼。去年 9 月,3 名女性前员工对 Google 提起诉讼,称 Google 歧视女性。诉讼称,在公司内部所有职级上,女员工的薪酬都要比男员工低。此外,女员工整体的职级水平要比男员工低,同时也更难晋升。

上月,第四名前员工加入了这起诉讼。

此外,美国劳工部也在对 Google 系统性的薪酬歧视展开调查。

Google 则表示,该公司的自主分析显示,并不存在这样的薪酬差异。

编译/维金

James Damore just filed a class action lawsuit against Google, saying it discriminates against white male conservat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