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女性员工遭性骚扰,Vice 创始人为公司盛行“兄弟会文化”致歉

下一篇文章

苹果的设计困局

近日,Vice 传媒创始人肖恩·史密斯(Shane Smith)和瑟鲁什·艾维(Suroosh Alvi)为没有尽力阻止公司出现不当行为发表 公开声明 ,并对此感到“十分抱歉”。在此声明发表不久前,纽约时报 于周六发布的一篇文章 揭露了多起 Vice 员工参与的性骚扰指控。Vice CEO 史密斯和艾维称他们正在采取包括新的检举程序在内的一系列措施来改善 Vice 的企业文化。

在 1994 年刚成立的时候,Vice 还只是一家聚焦蒙特利尔朋克文化的杂志。而后 Vice 搬到了纽约,并把版图扩大到了非主流文化领域。十年前,Vice 开始打造它的数媒帝国,包括现在我们所知的多媒体站点和致力于源生报导与纪实栏目的国际电视频道。目前,Vice 已经筹集到了 14 亿美元的融资。其中六月份的一笔 4.5亿美元 融资让它的估值直接达到了 57 亿美元,而 Vice 现今仍在寻求新一轮的公募。尽管公众对 Vice 的评价褒贬不一,却还是得到了来自迪士尼、福克斯、A+E Networks 等投资方的青睐。

纽约时报的那篇题为《前沿媒体与老套性骚扰在 Vice 相遇》的文章指出,Vice 超前的思维模式并没有体现在对待女性员工的待遇中。相反,而是把它和 Uber、Netflix、 Amazon Studios、NBC 和 Fox News 这些互联网公司一起置于性侵指控的窘境中。报道揭露了四起员工性骚扰事件,Vice 现任总裁安德鲁·克雷顿也被卷入在内。纽约时报采访过的二十多位女性人士均表示在公司内都或多或少的见证或者遭遇过相关的类似事件。

“这些对女性同胞的骚扰事件刻画了 Vice 公司内自上而下体现出的男权理念。她们经常感到自己只是公司的附庸,只是工作上的某种调剂品。”纽约时报记者艾米丽·斯蒂尔(Emily Steel)如是写道。

此前发表的声明也是针对 Vice 员工的内部通告,史密斯和艾维对公司内性别歧视文化盛行的默许致歉道:“···对我们在业界和社会中扮演了宣扬性别歧视角色的行为感到非常抱歉。”另一版的简版声明也在那篇揭露报道刊载前给到了纽约时报,并作为了文章的引言。

在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中,史密斯和艾维都没有被列入指控,而另外的几名 Vice 现任/曾任高管却赫然其列,包括 Vice 的 CEO 克雷顿、CDO 麦克·杰曼诺(Mike Germano)、以及 Vice News 前主编杰森·莫吉卡(Jason Mojica)都被卷入指控。

“从我们员工这么多年来的讲述中,事实已经毋庸置疑:从上至下,我们都没能成功的在公司内创造出一个安心和包容的环境,这里的每一个人,尤其是女性同胞,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和鼓励。”史密斯和艾维写道。“我们的那些文化桎梏,失衡和不当的管理现象在公司盛行。‘兄弟会文化’滋生了诸多不当行为,蔓延到公司的各个层面。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发生,并让太多人失望。我们对此感到十分抱歉。”

他们写道,Vice 已经清退了三名有“令人无法接受”行为的员工,并规划了一些举措来逐步改善公司文化。曾担任过 NBA 人力资源主管的新上任高级人力总监苏珊·托雅玛(Susan Tohyama),被委以“重任”为 Vice 做出一些改变。而 Vice 现任 CFO 和 COO 莎拉·布罗德里克(Sarah Broderick)也被赋予更大的权利去改善 Vice 的工作环境。

史密斯和艾维也表示 Vice 不会继续再让员工签署“非传统办公协议”,该协议意图让签署者承诺他们自主消化工作中遇到的“粗鲁、不雅、暴力、冒犯”等行为。然而,协议中的某些条款也意味了他们不能去抱怨骚扰。

其它的举措也包括了诸如对性骚扰定义的修缮、第三方员工举报热线、由律师罗伯特·卡普兰(Roberta Kaplan)和女权先锋人士葛罗瑞亚·史泰茵(Gloria Steinem)领导的多元顾问委员会、在 2018 年底实现的员工同酬、多元化培训、以及为所有员工延长的产假和陪产假等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