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了眼镜吧

下一篇文章

Revoice.me:Facebook Messenger 也能有公众号

饶了眼镜吧

Magic Leap2017 年就干了一件事:勿忘我。

今年硅谷的年度笑话,我在 JuiceroMagic Leap 之间犹豫了很久。自打被热衷于撒独家猛料的付费墙科技网站 The Information唱衰了一番 ,Magic Leap 的公关口径似乎有了转向,或许是知道他们捣鼓的玩意根本入不了科技记者的法眼,也经不起推敲。现代科技真的能把 维塔工作室的奇思妙想 转化成现实吗?跑科技口的肯定没有跑娱乐口的乐观,我这么觉得,Magic Leap 也肯定这么觉得。

来自维塔工作室的大作,Magic Leap 当时称:未使用任何特效

两年后,Magic Leap 发布了长达 6 秒的新视频 ,演示了 Magic Leap 与冰岛摇滚乐队 Sigur Ros 共同开发的备受期待的 AR 软件,然而并没有出现任何相关硬件设备,甚至连声音都没有。网友对此评论:所以这是新专辑出不了的意思?

Magic Leap 这款眼镜的渲染图,有点像 威利旺卡戴过的那只乖张的眼镜 ,又有点像美国队长身边的 猎鹰飞行时的护目镜 ──看,不管怎样还是离不开电影圈子。据说试用过这款眼镜也只有 PitchforkRolling Stone 两家高档娱乐媒体,可能因为他们的读者群对“蒸汽朋克 ”这个概念的接受度更高一点。遗憾的是,这些报道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没关系,这个可以理解,毕竟隔行如隔山,可能 Magic Leap 也就需要这样雾里看花隔层纱的企宣效果。

在乐迷和影迷眼里的酷产品,在科技人士的眼里只是“下一个”眼镜。VR 眼镜就不提了,AR 眼镜目前来看没有一款获得成功的,背负着巨头名号出征的 Google GlassHoloLens 相继倒下,就连超级大潮物,功能简化到和普通墨镜没有什么区别的 Snap Spectacles积压了几十万库存 ……现在继续做眼镜,而且是后面带线还带挂坠、遥控器面向消费市场的智能眼镜,真的有活路吗?

消费市场一再证明,手机屏幕是移动世界里 10 年里唯一的主屏,其他屏幕,比如手表,全都是渣渣。在使用体验上,人们更希望通过手机屏幕去呈现虚拟和现实的交互,其他的屏幕作为辅助就可以。且不说花万余元买来 HoloLens 看网页这种烧包的事,就拿捉宝可梦来说,用手机玩绝对正常,如果换成 AR 眼镜,那就是 glasshole。

就眼镜误事业这点,我们必须怪罪 Google X,如果没有他们向七龙珠致敬的头脑风暴,就没有全世界那么多的大小公司前赴后继死在眼镜上。Google 用了两个迭代才解决了近视远视使用者的痛点,也让那些早期使用者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眼镜混球”。他的后继者 HoloLens 展示了更美好的未来,甚至可以用 AR Minecraft 干掉乐高,但也迟迟不能民用。

眼镜不只是可穿戴那么简单,对视力不好的人来说,它是生活中最重要的配饰,它也代表了一个人的品味,性格。人们普遍对被遮挡的目光投以敌意,即使是普通的墨镜。YouTube 超级播主 Casey Neistat 不止一次解释过他为什么一直戴墨镜(为了偷看照相机里自拍的效果),以平息评论里的不满。这些如果换成 Magic Leap 或者 Google Glass,获得的敌意应该只多不少。

智能眼镜最好的角色应该是生活的仪表盘,和汽车的仪表盘一样,显示速度转速油耗水温这些必要信息即可,多余的东西就是累赘。

让 AR 回归手机屏幕吧,在智能手机统治世界的十年后,用手机做什么都能让人理解,期待一下 ARKit 和 ARCore,它们能实现超越眼镜那方寸之间的事情。或者,如果你依然纠结在解放双手,不妨尝试一下全息投影这个领域?请不要再折腾眼镜,折腾人类的心灵之窗了。

如果 Magic Leap 入华,我建议他们找摩登天空杂志去写,找崔健做代言人,做一套(RED)红色特别版,广告曲呼之欲出:那天是你用一块红麦基利普,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祝 Magic Leap 2018 商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