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通信委员会推翻了美国的网络中立,你需要知道这些

下一篇文章

SoundCloud 的生存建议:做 Spotify 的反面

尽管有着国会、技术专家、相关倡导组织以及美国群众的重重反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 FCC 仍然通过票选废除了于 2015 年生效的《开放互联网法令》和它所产生的《网络中立保护条款》。

《开放互联网法令》核心原则

  • 不能屏蔽 (No Blocking):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可以屏蔽任何合法的内容、应用、服务和设备。
  • 不能限制(No Throttling):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可以降低或者减慢合法的互联网数据传输以及相关的应用、服务和设备访问。
  • 不允许付费优先(No Paid Prioritization):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可以主动划分数据传输的优先等级并以此获益,换句话说——没有数据传输的“付费快车道”。

简单总结就是“不得屏蔽,不得限制,不得提供有偿的差异化接入服务”。

《网络中立保护条款》则要求所有互联网流量均应被平等对待。相关条款遭到废除后,ISP 商将有权为自家的网络业务进行加速。

今天通过的“网络自由恢复”表决,本质上是去除 FCC 对宽带产业的监管权。投票结果为 3 比 2。议会主席阿吉特·派(Ajit Pai),以及共和党派议员布伦丹·卡尔(Brendan Carr)、迈克尔·奥瑞利(Michael O’Rielly)持 3 票支持“网络自由恢复”(即推翻网络中立),民主党派人士米格恩·柯里本(Mignon Clyburn)及杰西卡·罗森沃尔(Jessica Rosenworcel)2 票反对。

目前,内容平等规则由联邦贸易委员会 FTC 暂代行使。然而,就本议题(网络内容传输)而言,FTC 尚难具备作为一个专业机构的水平,无力制定出那些早已被执行多年的预见性条文。

柯里本在会上就这一法规及其后续程序严厉致辞:

我不同意这种冒进的举措。它不仅将法律置于无足轻重之地,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更是在成为“互联网自由摧毁法令”的同党……对大多数的人来说,这里存在一个基本的误区:他们认为最好的宽带提供商才是最适合美国的宽带提供商。然而让我难过的是,本该保护我们的机构正在抛弃我们。尽管如此,我仍然想向诸位宣告:拯救网络中立的斗争并没有在今天划下句点。而我们的机构还尚未对此盖棺定论!

“我反对本次取消《网络中立条款》的草率决定。”议员罗森沃尔说道,“我不接受这样的腐败结局。我反对这种蔑视机构的做法,将我们的公民置若罔闻。这次的决定让 FCC 走上了错误的历史进程,愧对于律法和美国公众。”

二人将会在近期内发表更多的实质性声明来指证本次废除立法决议的问题所在。并暗示如果本决议生效,将会从立法上寻求抗议举措。

议会主席阿吉特·派则一直在主张 2015 年就已经提出过的观点。

  • 互联网的立法现今仍“不受各邦(州)法规的约束(《1996 年电信法案》所涉及的是咨询和色情相关内容)”。
  • 2015 年的法律仍如在上个世纪 30 年代为“贝尔公司”所设立的那样(在 1996 年所重建,如此前上文所述)。
  • 这种法规对工作产生损害(这些工作已不复存在)。小型 ISP 商也因此受挫(我有就这一点询问阿吉特,但他并未给出解释),同时,边缘服务商比 ISP 商带来更大的威胁。排挤这些提供商如何造成比歧视他们造成更大的威胁。

《1996 年电信法案》指的是美国的电信法,修订了《1934 年通讯法案》,是在将近 26 年中对美国电信法作的首次大的调整。该法案的总的目的是减少国家的干预并提升电信市场的竞争。取消了之前阻碍电信运营商平等竞争的障碍,新的电话公司联盟——“相互竞争的本地电信运营商”(CLECs)——发展起来与现有的电信运营商(或 ILEC)之间展开竞争。减少干预和新的竞争者的加入为普通消费者和企业提供选择本地电话服务的机会。

然而,讽刺的是,他认为互联网应当是“工程师驱动”而不是“律师和会计师驱动”。但已有数百名杰出的工程师指出本次的立法存在技术“短板”——该决议的支撑源于经济上的分析和法律条文上的字面修补。

派的发言被安保人员打断,随即在场人群被要求离开会议室,以便防暴犬进行搜寻。

奥瑞利表示,奥巴马执政期间“大肆”推进的“2015 法令”(即《开放互联网法令》)缺乏理论的支撑,并且在舆论中助长了“危言耸听”言论的滋生。他认为没有必要就此议题举行公开会议,因为任何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对其加以评论。

卡尔表示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回想起 08 到 14 年的宁静时光,互联网从未像 15 年这样“不受管辖的疯狂生长”。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互联网世界,“并不是《电信法案 Title II》所设想的那样。”我们这次通过的表决并不会带领我们走向一个网络版的“疯狂迈克斯”世界。

《电信法案 Title II》是美国国会与 FCC 针对 1996 年推出的《电信法案》的补充规定。1996 年的《电信法案》是美国政府为了刺激电信业发展,而对当时占据垄断地位的贝尔公司进行严格的限制的一套法案。该法案规定,贝尔公司要保证其他电信业同行可以自由接入其网络,并且拥有与贝尔公司服务相同的语音质量。然而早在 1984 年,美国司法部就依据《反托拉斯法》拆分了贝尔公司,分拆出一个继承了母公司名称的新 AT&T 公司 (专营长途电话业务) 和七个本地电话公司。1996 的《电信法案》对于地方贝尔公司极为不利,致使其在宽带建设上不肯出力,间接导致了美国国家宽带计划的失败。

他继续说道,2005 年的《电信法案 Tittle I》误导性的让人以为宽带服务的重新归类经过了最高法院的认证。事实上,最高法院早已郑重拒绝了为任何归类的背书行为,并将其委任于 FCC 作为专业机构。而越来越多的法院也通过《电信法案 Tittle II》将宽带归类划分为电信通讯服务。更不用说,实际上人们正是基于此事实建立了现代互联网。

和所有的 FCC 的重大条款一样,这项法令并不会即时生效。它首先必须要被联邦登记在案,而这些行动将在明年早些时候展开。

The FCC officially votes to kill net neutr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