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言论众筹平台 Hatreon 是如何死灰复燃的

下一篇文章

Soylent 联合创始人 Rob Rhinehart 辞去公司 CEO  职务

仇恨言论众筹平台 Hatreon 是如何死灰复燃的

如果你想要制作“白人至上”主题的内容,那么可能不会通过 Kickstarter 和 Patreon 等网站来做,因为这些网站禁止仇恨言论。然而,你可以使用专注于仇恨言论的众筹网站 Hatreon。尽管此前遭到了主机服务商的封杀,但 Hatreon 正在重新上线,让你支持最喜欢的仇外者。

今年 8 月,Hatreon 从公共网络下线 。当时,主机服务 Digital Ocean 和 CDN 服务 Cloudflare 停止了对该网站的服务。然而,Hatreon 正在重新上线,并通过 NjallaTucows 注册了域名。Njalla 是一家专注于隐私保护的域名注册服务,能模糊实际注册者的身份。Cloudflare 似乎为该网站提供了 DNS、CDN,以及 DDoS 攻击保护服务。

我联络了这 3 家公司,看看它们是否知道 Hatreon 是自己的客户,以及该网站鼓励发表仇恨言论并给予资金支持。Tucows 发来了以下声明:

“Tucows/OpenSRS 对这个域名没有控制权或所有权。我们只是域名注册服务,不提供任何内容或带宽。”

Tucows 的罗斯·雷德尔(Ross Rader)也回答了瑞安·布洛克(Ryan Block)的问题,表明 Tucows 并不认为 Hatreon 是其客户。(布洛克对本文做出了重要贡献,并在 Twitter 上 分享了自己的结论 。)

从技术上来说,该公司的客户是 Njalla。后者充当了域名所有者和注册服务之间中间人的角色,有点类似域名领域的空壳公司。我同意布洛克的观点,即假装 Hatreon 不是 Tucows 的客户是不真诚的,因为中间的一层纸一捅就开。这就像是说,你没有从白人至上主义者手中拿钱,因为他们把钱给别人,而不是直接给你。

雷德尔的解释是(他应该准备好承认,Hatreon 是该公司的客户),他们无法选择向谁提供服务。在 Tucows 的服务条款中,并没有任何这方面的限制。许多规定要求必须尊重当地法律,但没有任何条款显示,纳粹出版物是不受欢迎的。类似的,Njalla 也禁止“非法活动”,但并不涉及仇恨言论、骚扰和滥用等问题。

围绕 Hatreon 和其他此类网站的问题在于,应当在何时去限制言论甚至关闭平台。而这个问题距离得到答案还有很远。

然而作为讨论的一部分,我们也有必要直言不讳:Hatreon 声称的目的是帮助和保护仇恨言论传播者,而其中最受欢迎的项目实际上来自于新纳粹分子。平台要么允许这种行为,要么不允许。

在我上个月调研时,Daily Stormer 的运营者安德鲁·安格林(Andrew Anglin)每月能收到 7788.61 美元。瑞典的新纳粹组织 Nordic Resistance 和全能白人至上主义者 Evropa 每月都能获得超过 1000 美元的支持。其他种族主义者,例如理查德·斯班瑟(Richard Spencer)和萨姆·海德(Sam Hyde)每月也能收到数百美元的资助。

Hatreon 的网站提示称,“捐款只在我们测试期间偶尔开放”。但实际上 Hatreon 已确认,付款系统是可以正常使用的。(目前尚不清楚 Hatreon 的支付服务提供商,而 PayPal 是付款选择之一。)自那时以来,该网站再次更新通知,称捐款功能已被禁用。Hatreon 创始人科迪·威尔逊(Cody Wilson)对《纽约时报》表示,“一家主流信用卡公司”已经在平台上将他们删除。

尽管遭遇了技术和财务问题,但 Hatreon 仍然是一个活跃的仇恨言论众筹引擎。这并不是非法的,政府限制才是非法的。不过,某些私人运营的平台由于这样的原因不愿给予其支持。

例如,MailChimp 已经对 Hatreon 使用其服务提出了警告。该公司表示,不会对孤立的帐号置评,但也表示,不会参与推广仇恨言论。这已经足够明确。

另一个这样的平台是 Cloudflare。该公司创始人及 CEO 马修·普林斯(Matthew Prince)此前对于 Daily Stormer 采取了有争议的立场,因此我试图向他了解关于下一步计划的更多信息。尽管以往他对此发表过许多直言不讳的观点,但这次我收到了该公司公关团队的回复:

“Cloudflare 不会对特定客户发表评论,但注意到我们平台上有些网站已经引发关切。需要指出,Cloudflare 并不为任何网站提供主机服务。Cloudflare 是个为 700 多万域名提供性能和安全服务的网络。如果相关客户不从互联网上删除内容,那么 Cloudflare 会终止这些用户的服务。Cloudflare 会让这些网站速度变慢,更易受到攻击。”

关于 Daily Stormer,Cloudflare 明确表示,当时的决定并不会成为该公司的先例。也就是说,Cloudflare 会对有效的法律程序作出回应,并在调查中与执法部门合作。

事实上,普林斯在某些方面确实对关于 StormFront 的决定感到后悔。他呼吁对这类事件制定更好的处理流程。目前,这一流程并不涉及 Cloudflare 停止为类似 Hatreon 的网站提供服务。

我还联系了 Patreon,询问该公司是否会对 Hatreon 采取某种形式的法律行动,因为几乎肯定这涉及商标侵权行为。前者没有对此做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然而可以想象,如果仇恨言论网站确实开始发展,那么一场诉讼,或者至少是禁止令将会出现。

在某种程度上,互联网是个充满敌意的地方,例如存在 Hatreon 和 Daily Stormer 这样的网站。在非常边缘的地方,有足够的空间,通过精心操作,这些网站仍然可以生存。毕竟,对这些网站提供的东西,公众仍有很大的需求。幸运的是,许多平台由于不愿意和纳粹做生意,导致这些网站无法规模发展。Hatreon 和类似网站试图避开这些平台和原则。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比想象中要困难得多。

编译/维金

How hate speech crowdfunding outfit Hatreon crept back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