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学校 Altschool 扩张之路受阻 家长批评其教学水平不高

下一篇文章

《纸牌屋》最终季将于明年年初重返制作,凯文·史派西缺席出演

Business Insider最近披露 ,许多家长对他们孩子在 AltSchool 接受的教育越来越失望。AltSchool 是旧金山一家雄心勃勃的教育科技公司,四年前开始开办实体小学校,承诺提供个性化学习方法,效果将远远超过多数孩子当前接受的标准化教育。

实际上,不仅家长对 AltSchool 的教学越来越担忧,就连教育工作者也对 AltSchool 是不是最佳的小学教育机构提出质疑,认为它其实是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其办学模式不利于学生们的成长,甚至会对他们的未来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看起来,家长在去年开始对 AltSchool 有了不满情绪。当时,AltSchool 公开转变态度,宣布会将其新教学项目授权给其他学校使用,这些学校也想采用更多的个性化教学方法。AltSchool 最初对外宣传的计划是,不断扩大学校和教室规模。家长们对 AltSchool 的失望之情在最近达到了沸点,一位母亲在接受 Business Insider 采访时,将她的孩子比作是“豚鼠”。

学校规模不断缩水

  在我们近几个月与众多 AltSchool 家长的谈话中,“豚鼠”一词不断在我们耳边响起。在许多家长 9 月份参加的一个生日派对上,一位母亲告诉我们说,她已经让两个孩子退出了这个项目,然后安置在附近的一家公立学校就读;生日派对上的其他家长也纷纷表示,他们也在努力,争取在明年秋天将自己的孩子转到别的学校学习。

这些家长提及的最主要的转学原因是,孩子的学习成绩落后于其他学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母亲告诉我们,除了每年需要缴纳大概 3 万美元的学费,“我们所有人还要在专门辅导上花一大笔钱,而这种辅导则是为了让孩子掌握他们在课堂上没有学到的东西。”

另有一个母亲有两个孩子在 AltSchool 就读,她告诉我们,她最近与旧金山一家知名私立学校的校长进行了交流,后者说如果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被他负责的学校录取,最好现在就让他们转学。

这些天,让家长们更为愤怒的是,AltSchool 最近披露其现有分校数量已经缩水至四所——两所在加州,两所在纽约州——而之前 AltSchool 的学校网络已经覆盖七个地方。此举让家长们想要搞清楚一个问题,AltSchool 极力劝说家长们加入其项目,难道只是为了获取他们孩子的数据,然后置之不理吗?

在被问到家长为何如此不爽时,AltSchool 创始人兼 CEO 马科斯·文迪拉(Max Ventilla)告诉我们,之所以减少 AltSchool 分校数量,是为了让 AltSchool 软件可以满足“比我们之前预想更大的市场需求”—— AltSchool 已经将自家软件授权给六家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使用,而且根据学校规模的不同,对每个学生每年收取 150 美元至 500 美元的费用。

文迪拉说:“我们缩减分校数量的动机是,我们可以利用有限的资源,在剩下几所学校提供最高质量的体验,让 AltSchool 软件业务的增长速度超过最初预期。”文迪拉曾是谷歌高管。

文迪拉表示, 正如彭博社最近所报道的内容 ,AltSchool 已经关闭了在帕洛阿尔托、旧金山 Dogpatch 区和纽约市 East Village 区的三家分校,但这一决定与公司财务状况无关。恰恰相反,AltSchool 即将完成 C 轮融资。他还称,AltSchool“在银行有 6000 万美元的存款,当然也有一些债务,但我们还有可以利用的资金。”

家长纷纷让孩子转学

尽管如此,我们问一问 AltSchool 是否应该开发并向其他学校销售软件,也是正当理由的。目前,无论是内部人士,还是外部人士,都认为 AltSchool 有些操之过急。

詹妮弗·卡洛兰(Jennifer Carolan)是 Reach Capital 联合创始人兼普通合伙人,这是一家专注于早期教育技术创业公司的风投基金。她指出,从一开始,AltSchool 就向那些对幼儿教育充满渴望的家长推销个性化学习方法,并基于一种已经延续数十年的趋势,从通用型教育向为孩子们量身打造的教学方式转变。

卡洛兰还指出,个性化学习“在执行上面临极大的挑战”。事实上,尽管卡洛兰在 AltSchool 刚起步时,曾在这家公司任职,并认为它具有许多创新思想,但她后来担心 AltSchool 在转型过程中资金的可用性或许会导致该公司不得不“过早扩大规模”。

Reach Capital 最终选择不去投资 AltSchool。但其他一些投资者却趋之若鹜。到目前为止,AltSchool 已经融资 1.75 亿美元,投资方包括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以及 Founders Fund、安德森-霍洛维茨等知名风险投资公司。

保罗·弗朗斯(Paul France)是一位热情洋溢的年轻教育者,他曾在一家公立学校任教四年,后来选择加盟 AltSchool,在这所学校干了三年时间。因此,他对 AltSchool 的号召力了如指掌。他还对 AltSchool 和其他类似学校提出的个性化学习方法表示了特别的担心。弗朗斯说:“在我最早来到 AltSchool 时,他们正在开设新的分校,汇集了许多人才,他们都在讨论非常酷的思想。”他认为“个性化学习的大前提非常令人感兴趣。”

弗朗斯说,三年过去了,他对这种教学方法的感受与当初完全不同:“我们生活在一个个人主义盛行的社会,过分看重个性化学习,一切都是以个人为中心。但这并不是解决任何教育问题的办法。”事实上,如今在芝加哥某所学校任教的弗朗斯表示,AltSchool 及类似学校给学生制作了太多的个性化内容,无意中束缚了学生和老师的手脚(他指出,这并不是社会制度或就业体系的运行方式),同时又加重了老师的负担,有时 AltSchool 对老师的期望不切实际。

弗朗斯说:“有人认为,每个孩子都需要不同的活动以满足自己的需要,通过运用技术手段,一个人可以借助视频或活动卡,向孩子们发送个性化内容。但这种认识并不一定是真实的。通过视频或其他方式发来的内容,并不是最好的小学学习手段。在这种认知下开发的技术,的确对教育工作者没什么帮助,同时破坏了优质教学的价值。”

文迪拉也欣然承认,AltSchool 必须重新思考其教育方式。他说,在刚刚创建的时候,AltSchool 的愿景是“专注于运营及教学设施,确保可以吸引到优质的老师,在问题出现时将精力放在入学、客户支持和服务等方面,当时不是太看重教学经验。我们并没有把精力放在学生与老师的互动上。相反,我们当时认为只要我们不会成为学习障碍,学生们就能得到非常好的服务。”

文迪拉还表示,AltSchool 的不断发展证明“并不是那么回事。如果我们想要以学生为中心,那么老师、学生和校长就需要得到更多的支持。”

仍获部分家长力挺

文迪拉坚称,AltSchool 已制定出许多很有实效的操作指南,“在家长整体满意度上有了巨大的提升,无论是按照学术标准还是非学术标准,学生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AltSchool 目前有 180 名员工,其中包括教育工作者、技术人员和业务人员。

文迪拉表示,在去年从 AltSchool 毕业的 30 名学生当中,每一个都被他们的首选或第二选择的学校录取。他还进一步补充说,在今年有关 AltSchool 学习体验的问卷调查中,92%的家庭表示满意,高于去年的 85%。

两位来自旧金山湾区的家长表达了相同的看法。Gilead Sciences 高管莎伦·格雷翰(Sharon Grehan)的孩子目前在 AltSchool 分校上二年级,由于这个分校即将关闭,莎伦不得不让儿子转学,但她表示仍然想要留在 AltSchool 学校中。

莎伦在谈到 AltSchool 吸引她的地方时说:“在 AltSchool,社会情感元素即便没有学术元素那么重要,但也是同等重要。在三年前进入 AltSchool 学习之前,我儿子很不合群,不想与同龄人接触,他对自己没有信心。如今,他热爱生活,热爱学校,还交了很多朋友。这种个性化教学对他的成长非常重要。”

莎伦说,去年的一天,儿子的老师在晚上 11 点发给她一份状态报告,她当时确实有些担心。莎伦说,“我担心的是老师身心俱疲。”但她表示,这种报告(通过一个名为 Stream 的应用推送至家长的手机上)后来就越来越少了,目前主要包括“实地考察旅行、社会活动的报告,老师还会定期向我介绍儿子的一些情况,比如他克服了某个障碍,或是他做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

另一位家长名叫桑德雅·梅苏尔(Sandya Mysoor),是欺凌预防方面的专家,两个女儿分别在 AltSchool 上二年级和五年级。梅苏尔也抱着与莎伦一样的心态,想要让孩子继续留在 AltSchool。

“我们已经在一家全新的学校登记了,我们知道这就好像是在掷骰子,结果难料,”梅苏尔说,“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种感觉就好像是,‘让我们关注事情的进展吧。’”

梅苏尔说,“AltSchool 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我认为他们所做的改变都很常见,玩的是与任何一家创业公司一样的把戏,即通过迭代来改善服务或产品质量。没有任何一家学校的表现能完全符合家长的预期,但根据我自己的经验,AltSchool 比其他学校更努力,对教学的探索也更深入。”

我们希望,随着孩子不断长大,家长们对 AltSchool 仍然像以前一样满腔热情,当然,前提是 AltSchool 学校仍然能开着。文迪拉说,AltSchool 学校会继续开下去的,而他的女儿最近就在其中一所分校上学。“我正在给我四岁的儿子申请,”他说,“我希望他能一直念到小学毕业,甚至是中学也能在 AltSchool 上。”

AltSchool 如果没有中学,又会怎样呢?就此问题,我们联系了上面提到的那位私立中学校长,我们被告知他对 AltSchool 并不太感兴趣。我们问他对 AltSchool 毕业生的情况感到担心,是不是真的。他借此机会对自己之前的言论作出澄清,表示他的学校“很注重申请者的背景,而且会逐一进行审核。”但他也表示,“有些人”可能对 AltSchool 的课程有所担忧。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校长说:“有些学校很努力。但是,打造一家有口碑的学校与开发高质量软件是两码事。鱼和熊掌很难兼得。”

翻译:皓岳

AltSchool wants to change how kids learn, but fears have surfaced that it’s failing stud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