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 十年

下一篇文章

Future Family:让男性生育能力测试变得更简单

Kindle 十年

整整 10 年前,亚马逊推出了第一代 Kindle。用现在的眼光来看,最早的 Kindle 又大又笨重,也称不上好看,配合 250MB 的储存和超级突兀的实体键盘竟然也卖到了 399 刀。更无法想像的是,一代 Kindle 在上架 6 小时后,所有存货被顾客一扫而光,断货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二年 4 月。那时所有人都认为亚马逊的好日子到了。

接下来的十年,出版业经受了一次强烈动荡。曾经强大到严重影响独立书店,甚至有一部爱情片也用它做原型的巴诺连锁书店陆续关停门店;以前的美国第二大书店博德斯干脆破产倒闭;大出版商抱团取暖的情况越来越多。

在 Kindle 推出的那个时间点,亚马逊已经在统治市场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进了。不过,Kindle 的巨大成功只是巩固了他们在出版业的地位,一个最近的报告显示,亚马逊的电子书销量超过了整个电子书市场的 80%。

电子书的崛起,一度让人们觉得实体书的末日到了,毕竟规模巨大的唱片产业也是因为数字时代的到来轰然倒下。

在这期间,实体书的销量持续性阶段性下滑,根据尼尔森图书调查的报告,实体书销量在 2011 年和 2012 年均下滑了 9%,与此同时数字图书的销量是上升的。2010 年,亚马逊卖出的数字图书数量超过了精装书。2008 年,电子书的销量上升了惊人的 1260%。

当然,事情从来都没那么简单。2009 年宣称实体书将亡的那群人,在 2017 年高喊电子书要死。因为实体书销量回暖,电子书遇到了小滑坡。CNN 就此断言纸质书就是文字版的黑胶唱片,卫报的一篇文章直接认为电纸书是数码爱好者家里老旧过时的古董。

随之而来的,电纸书市场也缩水了。曾经的领先者索尼退出了电子书市场,巴诺据说也正在评估退出这块市场的可能。只有一小撮玩家留了下来,比如 Kobo。不过打个比方,如果 Kindle 是可乐,那 Kobo 就是崂山可乐,亚马逊依然是这个行业的老大,Kindle 在电纸书界的地位和 iPod 在 mp3 播放器界一样,一个产品就等于整个品类。

上个月推出的新款 Kindle Oasis 是亚马逊对这个行业的一颗定心丸,此前已经有多方消息称 Kindle 将成为历史。亚马逊发布的新闻稿则称 Kindle 的销量在去年的会员日大促里达到了顶峰。当然,顶峰这个说辞和实打实的数字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言外之意就是他们还是不愿意公布 Kindle 的具体销量,具体怎么解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Kindle 带来的另一个改变就是 Kindle 自出版平台,这是和 Kindle 同年问世的服务,是对传统出版业的一次重大挑战。对作者们来说,再也没有退稿了,如果你的作品真的吸引人,那么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比如写出《火星救援》的安迪·威尔,他就是 Kindle 自出版平台的一个普通作家。

这个平台在近几年发展迅速,在 2010 年到 2015 年期间,国际标准书号的注册量就上升了 375%,从 15 万 2978 例到 72 万 7125 例。这个现象的直接获利者就是中小书商和作者,他们的电子书销量都在上涨,与此对比的就是大书商的书籍销量下滑。

随着主打短篇电子书的 Kindle Single 进行推广,名作家被迅速招揽到平台下面。自出版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骄傲,即使是背靠麦克米兰的 Pronoun 也无法与之竞争,黯然倒闭。

不过这也会出现一个问题,图书从亚马逊诞生以来就是企业 DNA 的一部分,在这个领域,亚马逊是绝对意义上的巨兽,在推出 Kindle 之后的几年里,亚马逊收购了有声读物界的巨头 Audible,数字漫画书店 Comixology 和类似豆瓣网的 Goodreads。亚马逊的“坏人”形象越来越清晰(苹果则是个砸钱赚吆喝的土豪),你可以在很多影响行业纠纷中看到他的影子。

不管未来的业务发展如何,Kindle 都已经深深地改变了人类对书的认知。电子书可能并不是阅读的唯一未来,但它无疑已经成为无数人与文字互动的主要方式。也许在你的有生之年,实体书依然会摆在商店和图书馆里,不过,它们也不会在你的电脑、手机和 Kindle 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