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平台是否干扰了大选?美国参议院举行首场听证会

下一篇文章

放心,iPhone 看不懂你的小黄图

本周二,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了三场听证会中的第一场,调查社交媒体与 俄罗斯干扰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之间的关系。国会议员首次了听到来自谷歌、Facebook 和 Twitter 的第一手证词。此前,这些平台遭遇指控称,俄罗斯利用这些平台去影响美国选民。

委员会主席林西·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开场讲话中表示:“这是场关键的听证会。这标志着,我们将首次听到 3 家公司准确介绍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他们准备怎么去做,阻止这样的事情。”

格雷厄姆早些时候发表了一份态度友好的声明,告诉委员会“听证会的目的是弄清楚,我们要如何帮助你们”。

意料之中地,科技公司的代表们没有被立法者所操弄。这些立法者似乎希望更有力地监管他们的广告业务运营。

周二的听证会是三场听证会中的第一场,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三家公司将如何合作。这三家公司都 派出了总法律顾问 ,而不是其他高管,去参加听证会。这样做表明,他们更倾向于保密,以及留在“舒适区”内。尽管对产品的某些介绍可能超出了控制,带来了尴尬,但这些公司在听证会上的表现基本上是成功的。

这些科技公司都不想要涉及敏感问题。然而,委员会的某些成员,尤其是路易斯安那州参议员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和明尼苏达州参议员阿尔·弗兰肯(Al Franken)希望向这个方向引导。例如,面对委员会的愤怒,Facebook 总法律顾问科林·斯特雷奇(Colin Stretch)做出了不温不火的回应。这时弗兰肯开始爆发。

“你们一直把数十亿个数据点放在一起。你们不能把卢布和政治广告放在一起?你们如何把这两个点连在一起?”

肯尼迪选择了格雷厄姆最开始列出的话题之一,将其变成更尖锐的问题,即科技公司派出法务专家是否是为了逃避责任。

肯尼迪:“中国是否在上次选举中投放广告,影响我们的大选?土库曼斯坦又是什么样?”

斯特雷奇:“据我所知没有。”

肯尼迪:“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们有 500 万广告主,你是想告诉我,你们可以追溯到所有者广告主的源头?”

斯特雷奇:“不,我们做不到。”

肯尼迪:“这就是你的证词?”

关于如何禁止外资投放政治广告,以及许多其他问题,包括如何与壳公司打交道,这三名代表都没有明确表态。他们拒绝支持参议员艾米·科罗卜恰尔(Amy Klobuchar)提出的《诚实广告法案》。他们表态愿意展开立法合作,但更倾向于自我管理。(因为这样的管理已经很好。)科罗卜恰尔利用这个机会,讽刺了这些畏惧监管的公司。她问道:“关于你们的政策,没有任何外部力量来确保执行,这样做合适吗?”他们不情愿地承认,她是对的。

这些就是周二听证会上的真实情况。而听证会的主题随后从俄罗斯的情报活动转移至伊斯兰极端分子,甚至企业在党派之争中的立场。

这样的交锋为明天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定下了基调。后一听证会可能更有意义,更激进,尤其是在参议院中。第一回合,谷歌、Facebook 和 Twitter 表现出了合作的态度,但他们并没有带来太大帮助,而是选择用一些预先准备好的说辞来掩盖问题,最终目的是安抚立法者、避免监管。他们三人都在极力宣传公司内部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包括招聘专门的人员、开发人工智能技术。与此同时,他们仍然不愿意展开深入的自我反省。

翻译:维金

In their first Russia hearing, tech giants try to placate Congress (with mixed result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