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你变了

下一篇文章

你应该再给 Firefox 一次机会

亲爱的硅谷:

你曾经是全世界争相模仿的楷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东西南北无数的城市 希望成为你

美国“硅谷”,中国“郭杜” ——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郭杜镇的口号

2016 年,在斯坦福校园里举办的全球创业峰会吸引了全球各地的创业者,很难想象蒙古和南苏丹的创业者可以在同一屋簷下聆听奥巴马和扎克伯格的演讲,憧憬着属于自己的美国梦。硅谷,我尊敬你的创新、开放、创意,以及在车库和后院里振兴的美国梦。

可是,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你已经从英雄变成了他的反面:那些曾孕育了惠普和 Google 的后院和车库,房价已经不是普通人能负担的起了。你可能也没有注意到,你的大名已经成为 HBO 一档讽刺喜剧的标题,剧中的内容也都是源于硅谷真实的生活。

在你的地界上,越来越多的公司成为独角兽,然后一夜之间轰然倒下成为笑柄:市值 7 亿美元的血液检测创业公司 Theranos 最后被证明是骗子;从投资人那里拿到 1.2 亿美元研发的榨汁机 Juicero,用他们数百美元榨汁机榨出的果汁和徒手挤的没有任何区别。

《快公司》发文称,硅谷和大众的热恋期已经结束了 :无论是极右翼分子班农还是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都坚持监管你们那里的大公司;你正在慢慢步着华尔街的后尘,从全美国人的骄傲变成资本主义的邪恶象征。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你不再对大众敞开大门,越来越刚愎自用。

最近,有一个名为 Bodega(单词意思是美国移民开的糊口小卖部)的无人售货机公司 被人骂得狗血淋头 ,它的创始人和投资者竟然搞不懂这名字到底怎么就惹到网民了。在充满泡沫的硅谷,你并不是每次都可以完美处理好这些公关事务,因为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太多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事实是,硅谷的投资人并没有太多不同的视角来审视新的点子,因为风险投资行业的决策者中有超过 90%是白人男性。

这个问题已经出现了很长时间,现在还没有解决:硅谷获得投资的项目里只有不到 5%是女性发起的,拉丁裔和非洲裔美国人获得的风投则连总投资额的 1%都占不到 。

决定把钱投给谁、投在哪的只有少数白人男性,他们拥有庞大的资本和无上的权力,他们往往(也有可能是无意中)忽略了和自己不同的人的点子,让这个国家在性别、种族和地域上更加分裂。更糟糕的是,这种财务上的权力也引发了各种丑闻,从 Bodega 事件里创始人对文化的无知和蔑视 ,到 著名投资人对创业圈女性身心上的侮辱 ,如此种种,罄竹难书。

你的创新生态雨林已经变成了血汗工厂。

硅谷,你最大的贡献就是建立了一个社区,在这里面小不点也可以变成大公司来改变世界。惠普、英特尔、苹果、Google、Facebook……这些硅谷的标志性企业都是白手起家,在当时面对更强大的竞争对手,激发出了创新的能量。这就是硅谷的创新源头。

现在一切都变了,彼得·泰尔在他的《从 0 到 1》里写道:“失败者才竞争,想成功必须垄断。”这句话已经成为一句箴言。当下一个标准的硅谷风投基金,假如有 20 个投资案例,其中有 19 个都是失败,只有剩下的一个获得巨大成功。按照这个算法,在硅谷,每出现一个彼得·泰尔这样的亿万富翁,背后都有 19 个(甚至更多)的创业者破产。难怪现在的贫富差距是 100 年来最大的,创业活动是 40 年来最少的,全世界一半的财富被 8 个人控制。

在硅谷过去的十五年里,下克上的戏码鲜有出现,像苹果和 Google 这样的巨人杀手已经摇身一变成为那些巨人,他们要么大肆收购,要么干脆把小公司掐死在萌芽状态。

最糟糕的是,硅谷巨人们已经开始钳制言论自由。就在前不久,智库“新美国基金会”的员工发文批评 Google 垄断,Alphabet 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竟然施压导致 这名员工连带他的整个团队被智库开除

简而言之,现在的硅谷领袖正在扼杀硅谷的未来。如今的创业公司,在融资的谈判阶段都会被问到同样的问题:“你们的退出策略是什么?”换句话说就是:“你觉得你的公司能被 Google 还是 Facebook 还是其他巨头收购?”只有少数巨头才有权指挥团队解决人们的需求。

其结果就是,自 Facebook 成立的 2003 年之后,没有一家新成立的硅谷公司能达到世界 200 强。

一个隔绝于世的硅谷无法解决面临的挑战。

翻看现在这批硅谷领袖的履历,他们往往都是来自那几所著名大学,和那几家著名公司,他们的家庭也有着同样的社会阶级。当下的硅谷新创往往注重于解决“我的痛点”(比如有机食物快送、健康鲜榨果汁),而不是过去硅谷人致力于解决的“真实世界痛点”(比如普及互联网、让更多人方便使用的电脑)。去看美剧硅谷吧,里面全都是充满讽刺意味的项目 。

因为得不到新的思维视角,所以硅谷解决社会不平等的办法是:提供普遍基本收入。也就是说,草民们不用担心,你们不用工作了,给你们发钱,让有钱人继续赚大钱吧。

在硅谷投资人眼里,这似乎是“唯一符合逻辑的结论”。在普通人眼里,这就是有钱人的高傲。人们为什么对普遍基本收入不爽,就是因为这个政策在本质上贬低了人们的劳动价值。硅谷,你明白了吗?!

那么硅谷,你能做些什么呢?

  1. 像建立 deal flow 那样对待创业者 。投资多元化公司听上去容易,其实并不简单,硅谷需要一整套创业者搜索系统。为了培养顶尖职业运动员,国家花费几十亿美元来建设高中和大学运动培养体系。为什么我们不为企业家做同样的事情呢?不要再依赖人脉了,投资人应该经常主动寻找创业者,用技术手段支持 cold call,这样才可以帮助他们。
  2. 给小公司留出成长空间 。 硅谷的股权投资模式单一,这是个问题。应该探索其他投资模式,比如可以鼓励公司建立稳定收入的收益分红,调动员工积极性,不要让他们为了被收购而创业。美国有一些独角兽公司,他们的员工持有公司股份属于企业文化的一部分,这能让公司上下团结一心共同创造财富。
  3. 生意和生活是一体的 。硅谷不缺慷慨的慈善家,但是 Google 和 Facebook 这两家公司的市值远远超过世界上所有慈善基金会的总和。硅谷应该把帮助社会融入日常的工作,不要只是在大灾大难的时候才开始筹款,意见领袖的大会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别忘了当 ProPublica 试图向反犹群体投放针对性广告的时候,Facebook 除了收钱并没有其他任何表示。“改变世界”不能只是耍嘴皮子 。

硅谷的平台熟悉消费者的行为,大数据知道人们何时退休,何时恋爱,何时下决定。硅谷需要时刻问自己“这么做对吗?”,至少要和问“这么做挣钱吗?”一样频繁。硅谷如何才能帮助像四十年前一样帮助中小企业蓬勃发展?硅谷如何帮助记者行使公民的知情权和对政府的监督权?硅谷如何帮助我们在气候急剧变化的情况下可持续性发展?

还好,我也看到了一些进步,例如,Facebook 推出了一个帮助本地记者的项目(其实我希望他们能帮助更多的本地工作)。PayPal 利用它的平台和数据优势,在过去两年为小企业提供了超过 20 亿美元的贷款,这个数额超过了大多数美国银行。但这只是硅谷人才和资源正确利用的一小部分。

让硅谷再次伟大,还得看硅谷自己。

编者按:罗斯·贝尔德(Ross Baird)是 Village Capital 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

Dear Silicon Valley: America’s fallen out of love with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