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伊朗裔在美国科技行业的崛起不足为奇

下一篇文章

工业级黑客攻击可以将强大的机器变为杀人机器人

Expedia 公司的长期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把伊朗人和伊朗裔美国人推到了聚光灯下。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 48 岁的他刚刚 成为 Uber 新任首席执行官 ,他在 9 岁时跟随家人来到美国以逃离伊朗伊斯兰革命。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因为他跟美国科技行业其他伊朗裔人士拥有,呃,广泛的联系。

正如《华盛顿邮报》周一早间发表的 一篇文章 指出的,他的兄弟卡韦赫·科斯罗萨西(Kaveh Khosrowshahi)是投资银行 Allen & Co. 的董事总经理,他的堂兄弟阿米尔·科斯罗萨西(Amir Khosrowshahi)是人工智能公司 Nervana 的联合创始人(去年,英特尔斥资 逾 4 亿美元 收购了该公司)。他跟哈迪·帕尔托维(Hadi Partovi)和阿里·帕尔托维(Ali Partovi)是表兄弟的关系,后两者是 精力充沛的双胞胎兄弟 ,既当企业家,又做科技投资。

好像这还不够似的,《华盛顿邮报》又提到了这个大家族的另外两名成员:曾参与研发 Google 电子表格 的法尔扎德·科斯罗萨西(Farzad  Khosrowshahi,大家都叫他 Fuzzy);以及 Google 风投(GV)驻伦敦的普通合伙人阿维德·拉里乍得·达根(Avid Larizadeh Duggan)。

当佩杰曼·诺萨德(Pejman Nozad)在 1992 年从伊朗移民美国时,他几乎身无分文,而且不会说英语。现在已经成为一位风险投资家的他表示,如果你知道伊朗家庭是如何运作的——把家人和朋友放在首位;以及重视学习,尤其是对数学和科学的学习——那么达拉·科斯罗萨西的成功以及他广泛的人脉就不会让你感到惊奇了。

“数学和科学深植于伊朗的文化。”诺萨德说道,他如今跟人共同管理着风险投资公司 Pear,这是他在大约四年前跟身为投资者的朋友马尔·赫汉森(Mar Hershenson)联合创立的。

诺萨德提到了玛丽亚姆·米尔扎哈尼(Maryam Mirzakhani),后者是第一位获得菲尔兹奖章的女性,也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伊朗人——菲尔兹奖章经常被称为“数学界的诺贝尔奖”。(不幸的是,40 岁的米尔扎哈尼在上个月因侵略性乳腺癌 去世 ,她生前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

诺萨德还提到了伊朗的 谢里夫理工大学(Sharif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正如《新闻周刊》曾经指出的,该大学为斯坦福输送了 大量的博士生 。事实上,那篇报道称赞谢里夫大学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本科电气工程专业之一”。考虑到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等美国高校拥有的伊朗裔人才数量,这很能说明问题。

至于还有什么因素可能起到了作用,诺萨德表示,伊朗人之间的相互照顾很重要。谈到自己认识的其他伊朗人时,诺萨德说他们“都非常善良,有爱心和同情心”,他坚称这些品质会延伸到工作场所。“我们在长大过程中被教育相互照顾,我认为我们也会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同事。”

毫无疑问,科斯罗萨西似乎已经赢得了 Expedia 员工的心。在招聘网站 Glassdoor 最近编排的全美评价最高 CEO 百强榜上,Expedia 逾 2200 名员工给科斯罗萨西给出了非常高的评价,使他最终位列榜单的第 39 位。

诺萨德自己就以 出色的沟通技巧 而闻名,他在 Pear(该公司之前名为 Pejman Mar Ventures)营造了一种宜人的工作氛围。(早在 2014 年,StrictlyVC 就对该公司正在创建当中的 微社区 进行过报道。)此外,诺萨德指出,在帕洛阿尔托、旧金山和温哥华,数量更多的伊朗人和伊朗裔美国人会在周五名为“Noon Barbari”的非正式早餐进行会面——这个名字源于伊朗一种佐以羊乳酪或果酱食用的烤饼。客人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但他们知道自己始终可以在 Noon Barbari 的“菜单”上找到人脉、支持以及自由流动的想法。

不过,诺萨德说,可能还有第三个因素在发挥作用。他的家人在上世纪 80 年代从德黑兰逃到了德国,他本人在成为全职投资者之前曾向科技行业的百万富豪们 卖过地毯 。很多伊朗人为了来到美国克服了很多困难,他们并不把自己在这个国家得到的生活视为理所当然。

“我们大多数人开始在美国生活时几乎一无所有,起点是零。”诺萨德说,“但美国从没有根据我的祖国、我的出身、我的语言、我的传统或我的宗教信仰来评判我,我被赋予了种种机会,我永远对此感激不尽。”

事实上,诺萨德、科斯罗萨西和美国伊朗裔社区的很多其他人,他们没有迷失在自己的成功之中。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中的 很多人 会积极反对特朗普总统的政策和言论,后者努力减慢穆斯林向美国的流动,其中包括来自伊朗的穆斯林。

在特朗普签发第一份旅行禁令之后不久,科斯罗萨西向 Expedia 员工发出了一份备忘录,称特朗普的政策或许可以让“我们居住的地方变得安全一点点,但美国无疑将被视为 一个小气的国家 ,让只关注自身取代前瞻性思维,让保守取代远见。”

今年早些时候,他的表兄弟哈迪·帕尔托维在 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 时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美国人在使用由伊朗人制造的产品,或者定期到伊朗裔医生的诊所看病和接受治疗。”哈迪说道,他跟兄弟阿里共同创立了教人编程的非营利组织 Code.org,“这不是一种会威胁美国的文化,让我们出于一种错误的安全感拒绝这个国家的移民,我认为是不对的。”

周一早些时候,企业家阿里·塔马塞布(Ali Tahmaseb)编制了一份名单,列出了在美国科技行业取得 成功的伊朗裔人士 ,这份名单值得一看。在名单上面有:Google 的前首席商务官(现任 Twitter 执行总裁)奥米德·柯德斯塔尼(Omid Kordestani);eBay 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投资者谢尔文·皮谢瓦(Shervin Pishevar);Tinder 的肖恩·拉德(Sean Rad),等等等等。

这份名单倒没有说自己已经很全面,所以这里还有一个不在名单上的人:连续创业者阿努什·安萨里(Anousheh Ansari),这位女工程师在 2006 年成为 第一位进入太空的伊朗人 。她在过完 40 岁生日的几天后飞向了太空。

达拉·科斯罗萨西的照片由 Skift提供。

图片来源:SKIFT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Why the rise of Iranian-Americans in tech is no surp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