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ocycle:这家公司想用虫子维持人类食肉的需求

下一篇文章

英国检察机关:在线仇恨犯罪的性质等同于现实生活中的犯罪

人类需要肉食,而地球上肉食的生产并不容易。畜牧业和渔业会产生生态成本。大豆种植会造成水土流失,而依赖渔业则会导致过度捕捞。正在参加 Y Combinator 的 Entocycle 希望解决食物链中的这个难题,但使用另一种蛋白质来源:黑水虻。

在 Entocycle 的自动化系统中,黑水虻幼虫不仅可以用于生产动物饲料,这些昆虫还可以处理生物垃圾,从而给环境带来帮助。Entocycle 通过视觉识别和机器学习技术来监控黑水虻幼虫,从而降低成本、扩大规模,最终对动物蛋白饲料行业产生有意义的影响。Entocycle 表示,这个行业的规模达到 1500 亿美元。

Entocycle 已经在伦敦建设了工厂。这家公司由凯兰·维泰科(Keiran Whitaker)于 3 年前创立。在获得环境设计专业的硕士学位之后,维泰科在几年时间里曾从事水肺潜水教练的工作。

他表示:“这意味着我曾生活在东南亚、中美洲和南美洲。在去过的所有地方,我都看到,我们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砍伐雨林和丛林,而海洋生物正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被捕捞。这被用于给我们西方人提供食物。”

在研究生学习期间,维泰科研究可持续的城市发展。不过他意识到,“如果所有人都开着福特汽车,吃着半个地球以外种植的粮食”,那么这样的绿色体系无助于事。他随后开始关注食品生产,并于 2014 年创立了 Entocycle。

维泰科表示,虽然蟋蟀和其他昆虫也可以成为蛋白质来源,但这些昆虫的饲养需要用到鸡饲料和低品质面粉。而黑水虻幼虫可以用来自啤酒厂和商业厨房的生物垃圾来饲养。由于这种昆虫不挑饲料,因此很适合在自动化系统中饲养。

Entocycle 的约 5%虫卵(每只母虫可以下 1000 个虫卵)被投入至新的循环中,而另外 95%的虫卵被孵化出来,并饲以食品垃圾。在一周之后,这些幼虫就可以变成动物饲料。Entocycle 的自动化装置可以监控昆虫的活动方式,同时收集关于它们生长情况和环境的统计数据。

维泰科表示:“最终,我们希望确保一切都很简单。我们在盒子里装上食品垃圾和幼虫,放上一个星期,让昆虫自行生长。最终我们就有了肥料和蛋白质。”

Entocycle 计划直接从农业食物链的最顶端,即超市,来开拓业务。维泰科表示,该公司正在与几家主流零售商讨论,在饲料供应商中使用 Entocycle 的系统。近期,欧盟委员会批准使用昆虫蛋白来喂养鱼类(美国各地有不同的监管规定),这对该公司来说是利好。对渔民来说,Entocycle 的技术意味着他们不必担心过度捕捞,或是气候变化影响饲料成本。

到目前为止,Entocycle 获得了英国政府、欧盟政府,以及欧洲航天局的不到 100 万美元投资。欧洲航天局对于在长途太空旅行中使用昆虫蛋白很感兴趣。

维泰科指出,自 3 年前创立 Entocycle 以来,关于将昆虫蛋白作为营养来源,公众的看法发生了巨大转变。他认为,在人类餐桌上看到昆虫大约还需要 10 年时间,而昆虫蛋白将在 3 年内成为畜牧业和渔业的常见饲料。

维泰科表示:“昆虫行业目前还处于拨号上网时代,而我们想要达到智能手机时代。”

翻译:维金

Entocycle uses larvae to fuel a more sustainable food chain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