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GAG CEO 陈展程:“建设健康社区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战役”

下一篇文章

Arduino CEO 穆斯托离职,涉嫌学历造假

如果你沉溺于各种网络段子和社交媒体不能自拔,那你必定曾在某个时候遇到过 9GAG。这是一家位于香港的网站,你可以在它上面看到各种搞笑的图片、视频和段子。就 用户数量 来说,9GAG 名列内容托管和分发网站榜的前茅,跟 UNILAD 和 LADBible 相比也不遑多让。9GAG 在 Instagram 上的账号拥有 4110 万个关注者,是该平台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的媒体娱乐品牌之一。

那么,对于这么一家唯一使命就是让互联网搞笑内容更易于访问的公司,其背后的运营到底是种什么状况呢?

TechCrunch 采访了 9GAG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展程(Ray Chan)以及首席运营官梁芷茵(Lilian Leong),听他们谈论了用户开发、全球幽默以及在香港运营一家媒体初创公司的感觉。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内容摘录:

TC:在 Facebook和 Instagram 上,9GAG 是关注者最多和互动率最高的网站和社交账号之一,它是如何起步的?

陈展程:我们在 2008 年上线了网站,我们当时的想法是,“我们能不能发布搞笑的内容让大家来看呢?”在那个时候,Facebook 还没有这么流行。我们自己做了这个网站,在上面放上了搞笑的图片和搞笑的视频。我们有好几年时间是把它看成一个编外项目,而从来不是什么生意。在一开始的时候,它更像是一个业余爱好。不过,然后我们在 2011 年加入了 500 Startups,接着又进行了融资。在那之后,我们在 2012 年加入了 Y Combinator。

TC:你们在 Instagram上拥有 4110 万个关注者,你们的 Facebook 页面拥有 3650 万个“赞”。对你们来说,现在哪个社交媒体平台最有趣?

陈展程:当你观察社交媒体的时候,它总是有起有伏的。我觉得,Instagram 肯定还是很有趣的。我们的团队一直关注着“Stories”和“Live Videos”功能。如果你谈论的是所有账号,那我们排在关注者最多的前 30 名。如果你把那些名人排除在外,那我们就是第 6 名。

TC:9GAG在美国社交网络中很受欢迎,但这些社交网络有很多在中国受到了限制。你们是否尝试过争取中国用户,尽管你们的主要受众在其他地方?

陈展程:由于我们身在香港,所以我们能够看到中国在流行什么。不过,香港跟中国其他地方又有不同,我们很容易理解美国文化。而东南亚市场的大玩家是 Line 和韩国的 Kakao,它们大多得到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支持。不知何故,我们也看到了一种趋势,很多美国应用受到了它们的启发。像微信那样的中国应用,它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不过,我们还没有积极去争取中国市场。我们有 1.5 亿月活跃用户,但其中很多用户并不是来自中国。我们的大多数用户来自美国和德国,我们的网站尚未在中国上线。但看起来中国是第二大视频消费市场,YouTube 被封锁了,所以大家都在努力寻找视频内容。

TC:9GAG.com呈现的热门内容是由人类编辑决定,还是由算法决定?你们是如何选择内容在社交媒体账号上做进一步分发的?

陈展程:我们所有的内容都是由用户提交的。有时候他们自己制作原创内容,这是我们鼓励的。有时候他们从其他网站转载内容。不过,我们总是会注明原创作者。

我们非常依赖社区成员对内容进行“赞”或“踩”的投票,此外我们还会考察帖子的互动率。举例来说,如果你的帖子收获了大量评论和转发,那么我们就会选中,把它放到一个更流行的页面,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热门内容。我们有一支 8 人组成的小团队,他们负责挑选在社交媒体上跟大家分享的内容。

TC:你们用来定义成功的指标是什么?

陈展程:我们考察 Facebook Insights 和 Instagram 上的指标,我们还会衡量视频的浏览次数。但更有趣的是,我们肩负着这样一个秘密任务,即把内容从世界的一个地方介绍到另一个地方。

主流娱乐一直源自好莱坞,但日本、泰国和菲律宾这些地方也有一些有趣内容和优秀创作者。我们也想帮助他们,因为我们觉得他们获得的资源不足,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平台希望做更多事情的地方。

TC:对于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用户,你会怎样描述他们幽默感的相似之处?

陈展程:就我们的网站来说,用户数量最多的国家分别是美国、德国以及排在第三位的荷兰,然后是法国。所以,我们的用户是非常国际化的。我们发现的一件事情是,在不同的国家、人群和文化之间,用户仍然能够明白彼此的幽默。一国用户分享的笑话对另一国用户来说依旧有趣,这不是基于他们所在的位置,而是他们的生活经历。

一个例子是,当学生从大学毕业,无论他们来自哪个国家,他们都会专注于同样的事情。他们会关心找工作、家庭问题,还有谈恋爱。至于大学生,他们会在考试和作业上产生共鸣。毕竟,他们在生活中面临着类似的挑战,对不对?这就是他们能够跟其他国家的人产生共鸣的原因,让他们觉得惊奇的是,“嘿,为什么你一个巴西人能够明白我的痛苦?” 我认为,这种幽默能够帮助我们建立一个国际社区。这样的经历可以改变你的生活,你的看法,还有你的幽默感。

TC:幽默是一种逃避现实,但互联网也提供着让千禧世代了解政治、科技和时事的资源,你觉得幽默比悲剧更有吸引力吗?

梁芷茵:幽默和悲剧都是受欢迎的娱乐流派。相比之下,幽默能够更容易和更快地在互联网空间获得蓬勃发展,尤其是通过社交/病毒视频的方式。幽默需要抖包袱,这才能让笑话立起来。悲剧则需要上下文和情节,那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讲故事。我们把幽默看成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受到全球用户的欢迎。搞笑的内容并不一定跟政治、科技和时事相冲突。

TC:幽默是主观的,对你们全球化的受众群体来说尤其如此。笑话可能轻易进入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范畴,你们如何确定内容是不合适的,或者属于仇恨言论?

陈展程:这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幽默是非常个人化的,有些人的幽默感非常差。此外,这也取决于人们的文化背景。如果你来自德国,那你可能比来自中国的人对关于纳粹的笑话更敏感。敏感的话题会浮现出来,但我们看到,我们的用户完全明白这一点。他们很开放,他们没有强烈的歧视。对于其他文化,他们持有一种支持和开放的态度。如果你把某些内容移除,他们是聪明人,能够从一个健康的社区中学到东西。

TC:如果有人用段子开恐怖主义的玩笑,并在 9GAG上收获了一堆赞,你们会怎么做?

陈展程:首先,内容是由用户创造的。因此,我们的系统会出现仇恨言论和歧视性帖子那样的内容。还有一些内容是从其他网站盗过来的。不过,我们活跃的社区成员会对这类内容进行举报。在我们的系统中,工作人员会看到这些举报,他们做出判断,“嘿,这是冒犯人的东西。”然后,我们就把内容移除掉。这有点像是一种社会规则,你不能限制内容,但你可以在它产生伤害之前迅速做出反应。建设健康社区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战役。

TC:作为一家位于香港的初创公司,那是种什么感觉?你对这里的风险资金和科技人才的可及性有何看法?

陈展程:很有挑战性。但如果事情很简单,那就没什么乐趣了。如果你真想获得资金和人才,你仍然可以在香港找到。不过,你必须比硅谷的人更加努力。我把这看成是一项有趣的挑战。总体来说,在香港运营一家公司的成本更低一些。如果你打造的是硬件产品,在这里你可以更容易前往中国大陆去制造原型产品。在旧金山,那里人才济济,资金也很容易搞到,但成本非常高。我不觉得有任何城市或任何国家可以被称为完美的创业之地。

我感觉,香港人一般来说很有创业精神。香港是一个很小的城市,但它也是一个全球化的城市,是世界顶尖的金融之都。所以,这里的生活水平很高。我认为,香港人非常擅长解决问题。不过,我们的团队的确拥有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成员,但我们有意保持小规模。如今,想要产生重大影响,你不一定需要庞大的团队。

但这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既是挑战也是机会。当初创公司获得成功时,这可以帮助学生知道,在毕业之后,他们不必挤进政府或银行工作,他们还可以在一个不同的行业找到其他有趣的机会。

TC:9GAG接下来会怎样?

陈展程:在功能方面,我们正在整合视频上传和浏览功能,而我们以前专注的是图片和 GIF 动画。我们对使用标签功能很感兴趣,我们还想创建一个规模更大的创作者网络。不过,我们的目标是把不同类型的搞笑内容带到人们面前。现在,并非每个人都知道 9GAG。我们希望做成这样一件事,也就是当千禧世代想到互联网搞笑内容时,他们会立刻想到 9GAG。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9GAG CEO Ray Chan: ‘Building a healthy community is a never-ending battle’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