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心社宣布与 JustCo 合并,成为 WeWork 在亚洲的主要竞争对手

下一篇文章

为创业公司起名会成为下一个风口吗 🙃

就在 WeWork 宣布联手软银开拓日本市场后数小时 ,这家美国共享办公空间巨头的主要竞争对手便采取了一项措施,用以提升自身在全亚洲的竞争力。

裸心社(Naked Hub)今天宣布与 JustCo 达成合并协议,后者是新加坡一家发展迅速的联合办公企业。裸心社是中国高端旅游度假品牌 裸心集团(Naked Group)成立的一家公司。

裸心社同时还宣布,该公司正在实施 2 亿美元的 C 轮融资,并争取在下月底前完成。 据《南华早报》报道 ,华兴资本目前正为裸心社的 C 轮融资提供支持,对该公司的估值达到 10 亿美元。华兴资本此前还投资过包括 Uber 竞争对手滴滴在内的中国多家知名科技公司。裸心社去年成功完成了由香港基汇资本领投的 3300 万美元 B 轮融资,在那之前,裸心社的运营资金一直来自于母公司裸心集团。

当然了,这些数据相对于 WeWork 来说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WeWork 刚刚在这个月以 300 亿美元的估值完成一轮 7.6 亿美元的融资 ——但对于一家成立不过两年、刚刚在 2017 年初将 业务扩展到上海以外地区 的企业来说,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有可能看到一个本地重量级品牌的突然崛起,让 WeWork 感受到一定的竞争压力。

这是因为,今天的并购协议让两家在中国和东南亚拥有大片联合办公空间的企业最终携起手来。裸心社拥有 21 个联合办公空间,其中大部分在中国大陆,还有几个在香港和越南。与此同时,成年五年之久的 JustCo 在新加坡拥有四个联合办公空间,而该公司位于泰国曼谷、马来西亚吉隆坡以及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联合办公空间也即将落成,在东南亚的影响力会不断上升。

在亚洲,WeWork 的业务网络目前覆盖中国大陆、香港和印度。除了计划进军日本首都东京外,根据 WeWork 发布的人才招聘启事判断,该公司不久还将登陆新加坡。WeWork 的业务网络目前覆盖全世界 16 个国家和地图。

裸心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高天成(Grant Horsfield)表示,除了联合办公空间总面积增加外,裸心社与 JustCo 的强强联手还将使两家公司的年收入突破 1 亿美元。

JustCo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龚万鑫(Kong Wan Sing)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与裸心社的合并时机很好,而且非常有意义,JustCo 可以进一步推进在东南亚的扩张,而裸心社则可以专注于开拓北亚市场。”

与 WeWork 不同的是,裸心社充分利用其与房地产开发集团的合作关系来进行业务扩张。特别是,它与中国的 万科集团和 Minghong 集团以及越南的房地产开发商 Empire City 都建立了合作。

高天成是一位南非籍企业家,在去年接受了 TechCrunch 网站的采访,当时他刻意淡化裸心社和 WeWork 之间的相同之处。

他说:“我们没有去模仿 WeWork,我们是一个生活方式品牌,不仅仅只与工作有关。例如,我们在上海就有教育培训业务。”

高天成还表示,他认为 WeWork 的租赁和价格模式令它的发展“完全不可持续”,在中国众多联合办公空间先后关闭后,单单靠迎合创业公司的需求已不足以打造一项持续健康的业务。高天成还解释说:“我们的整体目标是创建对传统企业具有足够吸引力的办公空间。我认为这种模式不久后会给中国整个办公楼租赁行业带来巨大的影响。”

高天成还表示,他是在一位朋友的建议下进入联合办公空间行业的,而这位朋友深谙高端度假村的经营,包括中国乡村地区的农家乐、度假城等。由于裸心社在上海的第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开放六个星期后即租售一空,高天成于是决定“加倍努力”,扩大这项业务。

如今,高天成计划去赶超 WeWork,为此裸心社将比这个美国竞争对手开设更多的新联合办公空间。按照当前计划,WeWork 每年寻求在中国新开设三到四个联合办公空间,但高天成 此前表示 ,在 2017 年底,裸心社仅在中国的联合办公空间数量就将达到 37 个。随着裸心社与 JustCo 的合并,外界预计到 2020 年裸心社在全亚洲的联合办公空间数量将达到 194 个。

裸心社并不是中国唯一一个有意在全球进行扩张的联合办公空间。 优客工场最近完成了 3000 万美元的融资 ,以进一步推进其海外扩张战略。优客工场的联合办公空间网络如今已覆盖新加坡、伦敦、台湾和纽约等众多城市。

翻译:皓岳

Naked Hub emerges as WeWork’s main competitor in Asia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