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创业观察:孵化器太多,创业者都不够用了

下一篇文章

9 月 6 日发售,白色版 PS4 Pro  终于来了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贞观(微信 ID:zhenguanclub),原标题《孵化器太多,创业者都不够用了 ‖ 西安创业观察》,转载时已获得作者授权。

学析网络 的梁恩看来,西安互联网企业靠谱的就两大类:一类做细分领域创新;一类是做内容创业。陕西是传统的教育大省,但绝不是信息化时代的教育强省,更是在线教育行业的“荒漠”。作为一名资深教育行业从业人员,梁恩如今从事的是在线教育行业中的“硬科技”——学情数据分析,依赖的是大数据人工智能分析。在这个细分领域,他们走在了全国前列。这个集中了多个知名互联网公司前高管的公司,一路顺风顺水,成立不到三个月就拿到了美国硅谷老牌投资机构 Plug  and  Play(PNP)和陕科控投的种子轮投资,几个月后又拿到天使轮投资确认。

但今年三月,在给团队换办公地点这事上,他们碰了回钉子。

西安这几年新增了不少孵化器,环境优美、窗明几净,各种高大上。然而对照自己的区域要求咨询了三四家之后,果断放弃了“孵化器”这个选项。要么一个工位每月五六百,要么折钱入股,一个办公室,加一些所谓的“资源”就希望折合三五十万。西安房价低,租单元房一平米每月三十多,一年也不过几万块。作为一个有多年创业经验的人,梁恩觉得花费太多有些不值当,创业要的就是精打细算省钱活的更久,这些打着支持创业名头的“孵化器”给他的感觉,不过是想从创业者身上狠捞一笔的二房东,谈何帮扶创业者?

部分人眼里,创业是门很好的生意。社会、政府都抱有极大的热情,自带话题效应炒作热点,还有资本追捧、政府补贴。想做投资需要大量资金、想创业得有 idea 或者技术,也许参与这门生意最容易的方式,就是“提供场地”。

创业的“场地”并非传统生意的“店铺”,根据所在创业周期的不同、项目体量大小、场地方参与程度等等标准,阐述创业的“场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概念。

老牌概念如“孵化器”、“加速器”;还有近年在“双创”热潮下出现的“众创空间”;针对农村创业的“ 星创天地 ”;以及舶来品“Coworking Space”(联合办公空间);近几个月异常火热的“创业咖啡”,从某种层面来看,也行使了部分“提供场地”的作用。

这些概念所对应的各种空间,西安几乎全都有,并在飞速发展壮大。根据业内人士的观察,从去年到今年, 在大环境的支持下 ,开设众创空间、孵化器(最近是创业咖啡)成了新的潮流。

这与西安追赶超越目标不无关系,“5552”建设目标 明确提出,2017 年底,西安众创空间、孵化器等载体要建成 250 个;到 2021 年,众创空间面积要达到 2000 万平方米。

执政者的思路是清晰的。通过铺设好创业基础设施,推动创业步伐加速。更往大说,是希望通过创业这只“鲶鱼”搅活西安沉闷、落后的商业环境。

只是虽然池子在逐渐变深,但市场上的“鱼”实在太少。

创途在 XIAN 作为西安运营最成功的众创空间之一,目前登记在册的项目有 600 多个,从这个数据来看,西安目前市场上的创业项目还是比较多的。但如果我们细究这些创业项目,许多小团队甚至只有一个人。一些项目还没有成立公司,一些项目负责人甚至还没有离职,还有一些人是刚在实验室里做出了点小东西的大学生,想出来先碰一碰运气。

这些项目里有多少能走上“靠谱”之路?

创业企业是否靠谱,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是否获得专业投资机构的认可,投资机构用自己的钱来做出了判断。对于西安获得风险投资的公司数量目前没有完整统计,创业者的看法也不尽相同。

  • 梁恩比较乐观,给出了 70 家左右的估数;
  • 每日瑜伽王晶估计在西安市场上有 40 多家这样的企业;
  • 极客移动辛晓晨再三确认指的是正式通过投委会拿到投资,而不是土豪老板的个人投资,他估计数量不超过 20 家。

如果问问本地的投资人,获得的信息则更会令人大跌眼镜。美国 Plug  and  Play(PNP)进入西安一年多 ,他们的投资经理 陈怡君 每月都要看上百份 BP(商业计划书),每月见到的创业者数以几十计,但真正能够闯过西安、北京、美国三道投委会,获得最终投资的企业毛鳞凤角。和创业企业数量成严重反比的是西安创业的“基础建设”。 报道显示 ,截止 2016 年 3 月,西安共建成创业孵化基地 42 家,创业服务平台 9 家,总体孵化面积达到 150 万平方米,在孵企业 1385 家。

根据这个数据粗略计算,平均每家在孵企业享受一千平米的孵化面积。一千平米的面积,一般能装得下三五百人的团队。那仅 2016 年现有的孵化面积就够这些获得融资的企业从初创用到上市,还绰绰有余。怪不得有人感慨,各种孵化器、众创空间这么多,创业者要不够用了!

有人笑谈,创业圈的商业模式有这么几种:to B、to C、to VC,以及 to G。孵化器与众创空间这一行业也有类似。一般来说,孵化器和众创空间们的盈利模式包括四个方面:收取房租、提供服务、投资收益、政府补贴。然而,能依靠这四条路径获得盈利的孵化平台,全国都罕见。更有人大胆断言,这样的盈利模式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孵化平台注定赚不了钱。事实上对于很多公司来说,设立自己的孵化平台也并非为了赚钱。

比如一些有政府背景的孵化平台,是为了培育市场,扶持创业,正如高新管委会旗下的“创途在 XIAN”一位负责人称,他们多年的工作多数是为创业者“做慈善”。另一些则是全国知名的基金、孵化平台为了完成战略部署,在西安布点,有没有实际的市场行为,并不一定。

还有一部分,如软件新城的寰亚,其旗下的“Idesk”联合办公空间除盈利目的外,更是为了进一步延伸自己的产业线、通过创业企业来观察不同产业发展,并为培育未来的客户做长期打算。

真正奔着“盈利”去的孵化平台,生存是很艰难的。

收取房租?竞争不过低廉的租房价格;提供服务?西安有无数代办与你竞争;投资收益?且不说能不能投准,就算投的准,从投资到退出也是一个长期过程,只有“政府补贴”是实打实的利润。

西安给孵化平台们开出的补贴相当优厚。2016 年 9 月,在一场创业孵化工作推进会上,西安市为 36 家创业孵化基地和创业服务平台发放了共 895 万元的创业孵化基地补贴资金。根据孵化基地面积、入驻企业数量和吸纳就业人数等情况,西安市政府给予 20 万—50 万元不等的财政补贴。按照各孵化器提交的资料,符合要求越多,拿到的补贴就越多。一些人从这之中看到了“to 政府”模式的盈利点,于是一批旨在“作假”的孵化器出现了。

有定制办公在客户入住前企图通过挂“众创空间”牌子骗政府补贴的;有卖家具、卖装修的厂家名为“众创空间”实则在空间里展销家具和装修的;还有通过打通与政府的关系卖虚拟注册地址的等等。如果真的有钱补贴给了他们,那真的是呵呵。

除了骗取补贴的“内乱”,政府在市场上的“角色定位”也有些乱。像有“官方背景”的众创空间,尽管现如今享受的政策与别家别无二般,但竞争的天平仍是朝他们倾斜的。比如有官方背景的众创空间,可以邀请政府的相关部门人员前去讲座、与创业者对接流程,而一般的众创空间平常都要求着这些机构办事,说句话都难,更别谈“讲座”了。

这些有官方背景的孵化平台是政府的“自留地”。在一定阶段内的确能起到扶持引导创业市场的作用,但长远来看,政府和商业机构各自设立业务相似的主体,直接正面竞争,这对企业的积极性会造成毁灭性打击。

类似情况在西安的商业地产中影响非常负面,被迫与政府进行竞争的企业叫这种行为“JQK”。先“勾”你来,再把你“圈”住,接着就是弃之不顾、万事不理、恶性竞争的“Kill”。

经济学里有一个非常基础的概念叫做“比较优势”,大意是一个生产者相比另一个生产者,在生产某个产品时拥有更低的机会成本。这个概念被广泛应用在国家间经济合作、城市功能定位、企业间贸易等等方面。那么在创业方面,西安真正的“比较优势”究竟在哪?夏涵给我的疑问提供了一扇小却光亮的突破口,他的答案只有四个字:医疗资源。

夏涵所从事的是生物高科技行业,南京人,家在北京,深圳创业,作为 CEO 完成了估值过亿的生物技术公司的首轮融资。现在,他带着自己的技术团队来西安创业,做分子诊断。既不是本地人,也没在这上过学,更不是西安女婿的他,选择西安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这里丰富的医疗资源。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一想到西安各大医院排队的盛况就是满头包,但在夏涵的眼里,西安的医院不输于任何一家北京超级三甲医院的门诊量,就好比是一座在静静等待开发的富矿。

夏涵认为,精准医学=医疗资源+大数据,西安有着电子、数据产业的传统优势,如果能有组织地将这些优势和尚待开发的医疗资源进行有机整合,那么本地企业将在精准医学大数据的跑道上大有作为。

在来之前,他的圈内朋友说了一句极富深意的话:“西安出不了生物高科技企业是有原因的,你想清楚。”但夏涵依旧相信,西安很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张江,成为中国另一个生物技术高科技创业的梦想之地。

于是他来了,然而从去年到今年,他连一个合适的办公地点都找不到。

2017 年西安市目标新增 114 个众创空间聚集区和特色区,但在以百计数的各类“空间”之中,在西安如此好的产、学、研环境之下,夏涵发现这里没有一个生命科学园区。

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他自费百万买的高端设备,只能暂时被安置在厕所里。

夏涵自知他们只是一个创业企业,要求为他们一家小企业专门耗费资金修设一个场所是不可能的。给他的选择很少,无非是扛,或者走。

尽管夏涵的团队已经与医院的资源进行了很好的磨合、在西安也受到很多方面人的帮助,但那台设备依旧坚挺地待在厕所里,就是挪不了窝。

满地孵化器、遍地众创空间,创业者夏涵却无处可去。

对他们这类的创业者来说,再多同质化的孵化器、众创空间都是无用的,他们需要的是专业化的创业服务平台,或只是一间开放的实验室。但这样投资大却看不到短时回报的创业服务平台谁愿意投建?对现在的西安来说,看到创业者究竟需要什么已经很难,更别说针对某一类创业者精准化的服务了。

如果这些达不到,起码能给他一个这类有特殊需求的创业者容身的环境。毕竟一个夏涵如果走了,千万个夏涵也不一定能来,西安“医疗资源”这座富矿是不是就这么一直无人问津的等下去了。

创业者对这座城市的想象力走的太快,西安赶不上。

孵化器、众创空间等等孵化平台,曾在国内许多创业标杆城市的崛起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其中最被我们经常提起的可能是成都的天府软件园。为了吸引优秀企业来入驻,他们从各种各样的渠道发现企业,比如 Camera 360,就是 天府软件园 的负责人周江在逛 Google Play 时发现的。

逛 Google Play 榜单的时候,发现一个叫 Camera 360 的应用排名很高,点开官方网站,当时 Camera 360 还个“.us”的廉价域名,拖到最后网站备案号赫然写着一个“蜀”,居然是个成都的公司。我就立刻发了封邮件过去,邀请对方来软件园。

当年的成都也曾经是求着投资人都不来的城市,现在国内知名的投资人一年要去好几次。正是天府软件园和那里的一众创业企业的成就打开了今日的局面。

再如上海张江,江苏泰州,业内人士说起那里的故事都津津乐道。末了想到西安,却都要恨铁不成钢的一叹。有人定要抱屈,说应该给予这个城市时间。但对于日新月异的创业市场来说,对于顶着投资人压力亟待输出利益的创业者来说,除了表面的繁荣,他们更希望有能恩泽于每个创业个体的改变。

对于西安来说,想要追赶超越,重塑辉煌,除了扩大孵化平台的面积,还需要学会如何甄别其中的“李逵”和“李鬼”,如何让自己思维的节奏能与创业者“共振”,只有这样,才能给创业者一个良好的创业环境,吸引到更多的既不是西安人也不是西安女婿的人来西安创业。

一个孵化平台的运营者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看他们(创业者)真正要什么,真正要的东西我们反思能不能尽量去做;如果我们做不到,有什么样的办法能够尽量去靠近他们的需求。

这才是未来的创业之都西安应该有的面貌。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