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哈佛毕业典礼演讲:需要新社会契约带来公平机会

下一篇文章

Readdle 为其 iPad 应用新增文件拖放功能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哈佛大学毕业典礼 演讲 的核心是如何通过重大项目、公平的机会,以及建设本地和全球化社区来改善人类生活。他提出了计划:“创造一个世界,让其中每个人都有目标感”。

在演讲中,扎克伯格的重点并不是哈佛大学毕业生即将迎来的机会。相反,他呼吁学生们给全球相对不幸的群体去创造机会。扎克伯格并不讳言技术给弱势人群带来的挑战。他表示,自动化技术给就业带来了不利影响,而我们需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2004 年,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上大二时退学,专注于 Facebook 的发展。今天,他获得了哈佛大学的荣誉法学博士学位。毫无疑问,这将令他的父母感到高兴,而他也成为了哈佛大学毕业典礼史上发表演讲最年轻的人士。

在今天的演讲中,扎克伯格谈到了关于建设社区的理念。今年早些时候,他已在 6000 个单词的“人道主义宣言”公开信 中详细介绍了这一理念。过去 10 年,Facebook 的目标是让世界“更开放、更互联”,而现在,建设社区将成为 Facebook 的最新使命。

为了深入了解如何建设全球社区,扎克伯格给自己设定了 2017 年个人挑战:走访尚未到过的美国每个州,认识新朋友。有人认为,扎克伯格的环游美国之旅类似于政治家选举过程中的“握手会”,并猜测这是为了参加美国总统大选做准备。不过,扎克伯格多次否认自己有这种计划。

Facebook 当前的全球用户数达到 18 亿,超过了美国人口总数。扎克伯格的选择将直接影响 Facebook 平台上所有用户每天社交、沟通,甚至做生意的方式。或许,扎克伯格环游美国就是为了亲自了解更多用户,并通过更好的产品为他们服务。

目标

扎克伯格用笑话作为演讲的开头,即“全世界最优秀大学”的学生如何“实现我永远无法取得的成就”。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寝室中开发了 Facebook,但他认为,作为 Facebook 前身的 FaceMash 对自己影响最大。这是由于,这款应用几乎导致他被哈佛大学开除。在朋友们提前为他举行的“欢送会”上,他认识了妻子普里西拉·陈(Priscilla Chan)。

随后,扎克伯格开始 切入正题 ,谈到了关于目标的理念。他所说的不仅是个人自己的目标,还包括让他人有机会追寻真正的目标。他从 3 个方面对此进行了阐述。

重大项目

将人类送上月球最初看起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由于许多人的奉献,这变为了现实。做出贡献的不仅是科学家,也包括支持人员、政治家和所有纳税人。这一方面带来了技术进步,另一方面创造了工作岗位。

扎克伯格表示:“数千万工作岗位被无人驾驶汽车和卡车等自动化技术取代,这是我们一代人需要面临的情况。然而通过合作,我们有可能取得更多成就。每代人都有自己的决定性工作。超过 30 万人的合作将人类送上了月球;全球数百万志愿者为孩子们接种疫苗,预防小儿麻痹症;数百万人合作建设了胡佛大坝和其他重要项目。这些项目不仅给从事相关工作的人带来了目标,也给整个国家带来了荣誉感,即我们可以取得重大成就。目前,轮到我们去从事伟大的工作。”

他表示,重大项目中最严峻的挑战才刚刚开始,而我们必须坚持。应对气候变化看似是个非常宏大的目标,我们甚至不知道如何入手。扎克伯格表示,我们可以让人们去生产太阳能面板。扎克伯格的慈善组织“陈-扎克伯格行动”已投入 30 亿美元去研究疾病治疗,但他认为,通过贡献个人健康和基因数据,普通人也可以带来帮助。他甚至建议去研究民主的现代化,让所有人可以在线投票。

公平的机会

为了获得最大化的社会进步,所有人都必须得到属于自己的角色,这并不只是富人或第一世界的责任。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工作岗位将面临消失的风险。

扎克伯格表示:“目前是时候让我们这代人去定义新的社会契约。”我们对社会进步的衡量方式不仅在于 GDP,也在于人们在经济活动中的广泛参与。他表示:“我们可以留出时间,给他人提供帮助。让我们带给所有人自由,让他们追寻自己的目标。不仅因为这是正确之举,也是因为当更多人可以将自己的梦想变为伟大成就时,所有人都能从中受益。”

给他人提供帮助可以有多种形式。扎克伯格表示,普遍的基本收入制度可以推动人们将关注重点转向解决更重大的问题,为社会做出贡献,而不仅仅是谋生。他还给出了其他建议:廉价的幼儿看护服务,帮助父母不间断地工作;灵活的预防医疗服务,帮人们保持健康,避免更高的医疗成本;监狱改革,给轻罪者第二次机会;以及持续教育,确保人们随年龄增大不会失业。

建设社区

最后,扎克伯格指出,我们需要形成社区的观念。其中既包括为建立个人社交关系而产生的邻里社区,也包括让全球各国参与,解决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的国际社区。

扎克伯格表示:“我们注意到,当前最重要的机会是全球化的。我们这代人有机会去消除贫困和疾病。我们也知道,当前最大的挑战需要全球共同应对。没有任何国家能独自解决气候变化或阻止传染病传播。为了社会的发展,我们不仅需要城市和国家合作,也需要形成全球化社区。”

有调查显示,全球“千禧年一代”普遍认为,这代人是“世界公民”。而扎克伯格强调,变化不会在联合国做出。他认为,在每代人中,能够关心其他人的群体都在不断扩大。

扎克伯格描绘了正在面对的战线。尽管没有指名道姓,但他暗示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他表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安定的时代中。全球范围内,许多人在全球化大潮下逐渐落伍。当我们自己的生活还不是很美好的情况下,关心其他地区的人很难。各人只顾自己的压力依然存在。这是我们时代的挑战。自由、开放和全球化的力量正在对抗威权主义、孤立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力量。知识、贸易和移民流动的力量正在对抗阻碍流动的力量。”

在演讲的最后,扎克伯格眼含泪光。他谈到,自己指导过的一名高中生由于是非法移民,因此很担心无法上大学。

此次演讲表明,关于如何实现这些进步,扎克伯格已经形成了成熟的想法。尽管他的宣言中多次提到,通过 Facebook 带来更深层的人际关系将是解决问题的答案,但在此次演讲中,他从未提到 Facebook 的任何部分。或许他已经意识到,产品的影响力取决于用户是什么样的人群。Facebook 仍有许多问题需要改进,但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决定,自己是否要去关心他人,是否要有更好的包容性,给更多人带来机会。

翻译:维金

Zuckerberg tells Harvard we need a new social contract of equal opportunity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