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获胜,土耳其科技创业前途未卜

下一篇文章

纽约新提案要求 Uber 在应用内添加小费选项

2008 年,我有幸前往伊斯坦布尔,实地了解当地的科技生态。在伊斯坦布尔之行中,我将与当地科技博客 Webrazzi 创始人阿达·库特萨尔(Arda Kutsal)会面。在抵达伊斯坦布尔机场后,我打出租车前往我们事先约好会面的宾馆,当时还以为见面地点安排在宾馆酒吧。但到了宾馆后,服务台的女接待说:“不是的,先生,你们的活动安排在舞厅。”于是,我只好拖着行李在大堂走了很久,最终见到一扇大门,打开以后发现约有 800 人正在听演讲。阿达在台上指着我说,“欢迎麦克的到来!”这时,所有听众的目光都聚焦到我的身上。

我现在向大家讲这个故事不是为了回忆,而是想说明土耳其科技行业想要发展的急切心情。实际上,土耳其科技公司的确正在取得发展。

在随后的几年间,Webrazzi 已发展成为“土耳其的 TechCrunch”,自己开始组织和举办科技大会。除了 Webrazzi,还有一些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起来,例如德米特·穆特罗(Demet Mutlo)创办的 Trendyol,它也是众多乘着土耳其经济繁荣的东风走上快速发展之路的创业公司之一。土耳其全国人口有 8000 万,其中大部分年龄在 30 岁以下,看起来这个国家前途一片光明。即便是在几年前政治动荡的时候,这些不和谐因素看起来只是经济繁荣的“助兴表演”。

然而, 当防暴警察将抗议人群粗暴地从城市中心公园赶走 ——这也是最后一座没有被与统治阶级有联系的购物广场所取代的城市中心公园——土耳其的社会形势看上去就不是那么美好了。

至少目前是如此。埃尔多安总统宣布在土耳其修宪公投中获胜,这意味着土耳其将从议会制变成总统制。但与美国不同,土耳其总统将拥有极大的权力,极少受到制衡和监督。看起来,土耳其突然在开历史倒车。

就如同英国脱离欧盟一样,此次修宪公投也在土耳其民众当中引发了巨大分歧。在知识分子高度集中的伊斯坦布尔,当地人对他们所看到的埃尔多安争夺权力的一幕是敢怒不敢言。

除非遭遇当前无法预见的挑战,否则埃尔多安将执政到 2029 年——比土耳其国父凯末尔·阿塔图尔克(Kemal Ataturk)的任期还要长。自去年军方发动政变后,埃尔多安便将政治对手称为是恐怖分子,将反对派领导人和记者投入监狱,控制全国电视广播机构,关闭了几乎所有的反对派媒体。

按照新宪法,若想执政到 2029 年,埃尔多安当务之急是赢得 2019 年总统大选,因此埃尔多安也面临着一定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有可能再次陷入动荡。正如哥伦比亚大学人权研究所的戴维·菲利普斯(David L. Phillips)所说,“土耳其倒向西方的路线已经走向结束。”

面临这种挑战,土耳其科技创业行业未来将何去何从?

人们的担忧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风险投资是否会外流,二是如何留住人才。

一位知名投资人向我坦言,他认为“俄罗斯故事”将在土耳其上演。他指出,修宪公投会给进入土耳其的外国资本增加更大的风险,毕竟这个国家在财产权和退出机遇上面临着不确定因素。俄罗斯的创业公司虽然有过辉煌的历史,但这种成功始终与政治密切相关。这一幕极有可能会在土耳其上演。

考虑到企业担心的事情,你当然可以将在政治环境中的曝光率降至最低。有些企业可能会从这种政治环境中受益,就像 Yandex 在俄罗斯一样,总是与普京控制下的克里姆林宫“眉来眼去”。

到目前为止,投资者对土耳其发生的一切倒是淡然处之。投资公司 Early Bird Capital 的塞姆·塞托古鲁(Cem Sertoglu)表示:“本来就态度暧昧的风险投资机构最近对土耳其的兴趣不高,所以我无法想象情况变得更糟会发生什么。面临巨大的市场机遇,土耳其当地创业公司会继续得到发展。我认为本次修宪公投带来的影响并不大。现如今,人才争夺战也呈现全球化趋势,高端人才在全世界都有人要。”

说来可能很奇怪,修宪公投或许会让土耳其创业公司更具全球视野。那些想要离开的创业公司必然想方设法将总部迁到欧洲或美国,然后将工程团队留在国内,借此寻找一条退出之路。实际上,土耳其企业家和投资者已经习惯了社会动荡以及政治不确定性。

作家、记者兼土耳其事务专家艾尔米拉·拜拉斯利(Elmira Bayrasli)说:“如果说土耳其还有什么希望的话,那就是创业者和创业公司留下的希望。好消息是,土耳其创业者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他们面临的挑战是政府的不可预测性。土耳其政府现在必须专心发展经济,但我担心他们不会这样做。未来的道路将布满荆棘。不过,创业公司会继续得到发展…在短期内,资本不会流入。如果政治形势趋于稳定的话,国内紧急状态会取消,投资者也会回来,但也心存警惕。”

我的老朋友阿达库·特萨尔(Arda Kutsal)说:“只要有出色的创业公司,风险投资会继续盯着土耳其。上周,土耳其金融科技创业公司 iyzico 从外国投资者那里获得 1500 万美元投资。我认为只要有好的商业潜力,投资者并不太关心政治。好消息是,修宪公投终于结束了,土耳其的未来不再面临‘不确定性’。所以,我认为土耳其的日常经营活动会恢复正常,外国投资者也会在短期内对土耳其的兴趣上升。”

Trendyol 创始人德米特·穆特鲁说:“土耳其仍然具有庞大的市场机遇,50%的人口年龄在 30 岁以下。好的创业公司会继续得到快速发展,规模不断壮大,而羸弱的创业公司在融资上将面临更多挑战。”

然而,考虑到埃尔多安必须在两年内确保在总统大选中获得连任,土耳其科技行业的未来似乎依旧不容乐观。土耳其科技未来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风险,那就是人才流失。当工程师和创业者都想要离开的时候,问题也就来了。根据可靠的数据来源,人才流失其实已经在土耳其上演了,而且人才还有可能加速流失,至少对不支持埃尔多安的 48%土耳其人来说是如此,所以这个国家的分裂已经不可避免。

土耳其企业家霍诺·冈代伊(Honor Gunday)告诉我:“你应该看一看土耳其人申请前往我们欧洲办事处工作的人数。学历最高、收入最高的人才现在都想逃离土耳其。这是令人感到悲伤的一件事。”

企业也在逃离土耳其。酒店连锁店 Mama Shelter 已经关闭了他们在土耳其的一座新酒店;花旗银行也在两年前退出土耳其市场,汇丰银行停止了在土耳其的一半业务。由于新的监管规定,Paypal 和 Skrill 也不得不离开,而 Booking.com 也在上周遭到土耳其当局封杀。

当然,土耳其仍然会依赖其作为东西方桥梁的作用,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纵观历史,它总是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尽管土耳其里拉保持稳定,但宏观经济前景并不乐观。旅游业的贡献占到土耳其经济的 14%,但今年占比已经暴跌 8%。土耳其航空公司当前状况不佳,土耳其建筑公司也被禁止进入俄罗斯市场。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科技世界可能还发现土耳其政府喜怒无常。埃尔多安也许会关闭 Twitter 和 YouTube,这也是他一贯的做法。现在,他关闭外国网站要比以前更容易了。

Startups Istanbul 联合创始人布拉克·布约克德米尔(Burak Buyukdemir)说:“现在土耳其的情况可谓是喜忧参半。好消息是,我们会像上世纪 60 年代的韩国一样快速发展,坏消息是,内政问题和下一次大选会导致更多人才流失。资本主义经济总在寻找机会,让回报总是大于风险。土耳其将成为一个投资回报率很高的市场。我们的风险可能也会增加,但土耳其仍然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投资目标。”

当然,土耳其可以积极促进创业文化,努力实现对内直接投资。不过,埃尔多安会让你想起对科技友好的奥巴马吗?很显然不会。

翻译:皓岳

Erdogan’s victory means uncertain times for Turkey’s startup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