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餐桌到谈判桌:Atlassian 收购 Trello 的幕后故事

下一篇文章

入华一年,Apple Pay 在中国“走了一些弯路”

从餐桌到谈判桌:Atlassian 收购 Trello 的幕后故事

去年 9 月份,Atlassian 联席首席执行官麦克·卡农-布鲁克斯(Mike Cannon-Brookes)从澳大利亚悉尼飞赴美国纽约,与 Trello 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普莱尔(Michael Pryor)共进午餐。

两个人在距离 Trello 办公楼不远的一家墨西哥餐厅见了面。吃完午饭后,卡农-布鲁克斯又立即乘坐飞机,回到了悉尼。三个月以后,Atlassian 宣布以 4.24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Trello,这也是该公司迄今实施的金额最大的一笔收购。

在两家公司刚开始就收购事宜进行接触时,Trello 正在给旗下项目管理服务展开新一轮融资。普莱尔告诉我:“我当时正忙着做尽职调查和融资宣讲等事情。我觉得,如果麦克不远千里前来与我见面,说明他们真的考虑进行收购。”

普莱尔此前从未参与过收购交易,他以为卡农-布鲁克斯只会给出一个报价。但令普莱尔感到吃惊的是,卡农-布鲁克斯在会面中并未谈到产品,也没有提到收购价。普莱尔说:“当我们坐下来吃饭的时候,我们聊的都是公司愿景和我们想要开发的东西,我们想要招募哪些人才,以及我们想要将 Trello 变成什么样子。”

trello4

2011 年,Trello 在 TechCrunch Disrupt 纽约大会“创业竞技场”上首次亮相,当时联合创始人 乔尔·斯珀尔斯基(Joel Spolsky)表示,他希望开发一款为一亿人服务的产品。Trello 后来从母公司 Fog Creek Software 剥离出来,成为一家独立公司 。在被 Atlassian 收购时,Trello 的用户约为 1900 万。当普莱尔向卡农-布鲁克斯讲起这一故事时,后者禁不住笑了起来。

普莱尔回忆说:“他说这很有趣,因为在 Atlassian,他们也有一些不太切合实际的宏伟目标,几个月前,我们还想要在用户数量上突破 1 亿大关。”用一个虚拟化职场协作工具来吸引一亿用户,这听上去确实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但普莱尔主张这一目标主要是为了确保获得大批用户,从而让 Trello 无所不在,不仅仅只是对小众市场具有吸引力。

但是,即便一切进展顺利,新一轮融资也全面展开,Trello 为何还要出售呢?普莱尔说:“我当时正在准备融资宣讲材料,并未考虑被别人收购一事。即便是到了那个时候,我依旧没有考虑出售公司,但这笔交易的确会让我们更快地发展起来。”

除了 Atlassian,当时没有其他公司向 Trello 抛出橄榄枝,普莱尔也拒绝透露之前是否收到过收购要约,但该公司没有收到过合适的报价,似乎是极为不可能的事情。尽管如此,无论这些有意收购 Trello 的公司是谁,普莱尔显然都觉得 Atlassian 与他们有所不同。

普莱尔告诉我说:“麦克·卡农-布鲁克斯在与我进行接触时,做出的一个重要承诺就是,会加快我们的发展速度,而不是减缓我们的前进步伐。”普莱尔还透露,他觉得 Atlassian 很尊重 Trello 的产品,希望继续将其作为独立产品保留下来。

当两人首次会面时,卡农-布鲁克斯用有关 Atlassian 和 Trello 文化和传统的信息,创建了一个 Trello 虚拟便利贴板。实际上,普莱尔表示两家公司其实已经在互相学习,而这种相互借鉴当时只是以一种不易被察觉的方式进行。

Atlassian 的办公地遍布世界各地,该公司称其每周一次的全体会议为“Atlassian 全球全体员工大会”。而 Trello 的员工中有 60%在进行远程办公,以“市政厅”(townhall)自诩。Atlassian 如今也沿用了这一称呼。普莱尔说:“这向我们的团队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它不仅要让我们采用 Atlassian 的行事方式,而且 Atlassian 还会从我们身上进行学习。”Atlassian 团队还录下了阿黛尔单曲《Hello》的录音,欢迎 Trello 团队成员的到来。但我们目前已无法找到这段视频。

佩莱尔指出,Atlassian 派多位代表参加了 Trello 年度远程会议(该公司在那次大会上宣布了这笔交易),现场回答员工们十分关心的问题,这其中就包括卡农-布鲁克斯。

Trello的首次亮相在TechCrunch Disrupt纽约大会创业竞技场

Trello 的首次亮相在 TechCrunch Disrupt 纽约大会创业竞技场

至于收购进程,普莱尔告诉我说,如果收购进展相对顺利,他会感到吃惊的。由于在此之前完成过 17 笔收购交易,Atlassian 显然已经吸取了很多经验。尽管普莱尔表示这笔交易在法律上还有许多的工作要做,但两家公司在谈判交易细节时已经协调好各自的立场。尽管如此,普莱尔也承认你无法提前解决一切问题,有时在交易进展上你只能持观望的态度。

虽然两家公司早在今年 1 月初就宣布了这笔收购,但直到两周前才完成交易,因此他们的联姻是否能获得一个圆满的结局,目前作出评判还为时尚早。就产品和企业文化而言,两家公司似乎是天作之合,在将收购的公司整合到自家产品或服务方面,Atlassian 一向表现不俗。

题图来源:布莱斯·德尔宾(BRYCE DURBIN)

翻译:皓岳

From lunch to acquisition: How Atlassian bought Tr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