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 is|英国脱欧是什么鬼?

下一篇文章

计算机取代人类工作,人类该如何应对

2016 年 6 月 23 日晚上 10 点,英国脱欧公投结束投票,计票工作随后开始。

次日早晨,欧洲人醒来听到消息说,英国人已经投票决定离开拥有 28 个成员国的欧盟。计票的最终结果是:52%的人选择离开,48%的人选择留下。“Brexit”(英国脱欧)是“British exit”的简写,这个丑陋的单词是在公投之前被创造出来的,它现在显然在英文词典中占据了一个席位。但是,英国脱欧到底是什么鬼呢?它对英国和欧洲的初创公司又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我们有必要思考一下欧盟是什么。理解欧盟这件事的困难不可避免地跟那些脱欧的理由牵扯在一起。即便是欧盟的支持者,他们可能也难于说清楚一个经济、政治和财政联盟的范围以及方向——毫无疑问,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联盟的规模和意图都会出现膨胀。不过,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欧盟是一组国家为寻求合作(比如贸易互惠之类的事情)而成立的联盟,旨在避免欧洲各国相互争斗的历史重演。

在这里,我们要记住欧盟的一个相关简称“布鲁塞尔”:欧盟常设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的总部就位于比利时的首都。此外,反欧盟媒体也常常用这个词代指欧盟。长久以来,对“布鲁塞尔号令”不满的英国媒体向公众讲述了一个国家主权被侵犯和破坏的故事,并且暗示这就是成为欧盟成员国的主要内容,却没有讲出消除国家壁垒所带来的种种好处。

脱欧派“夺回控制权”的口号成功掀起了民粹主义浪潮,让脱欧公投成为一场打击建制派的运动。然而,相对于脱欧派过于简单化的“逃离”呼吁,欧盟的真相其实要更加冗长难解。英国有大约 1740 万人投票选择离开,只有 1610 万人选择留下(投票率是 72%多一点)。在这种情况下,英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即在加入欧盟逾 40 年后转身离开,以及在之后要跟其他国家敲定自己的双边贸易协定,并在此过程中承受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

为什么英国脱欧意味着不确定性?因为英国政府尚未为脱欧制定出一套详细的计划或战略。不过,英国政府在这方面正承受着 越来越大的压力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知道,这场“分手”的另一方——欧盟——会向英国提供什么样的交易。就像早餐对不同的人来说意味着不同的食物,英国脱欧也存在多种潜在的形式——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在英国漫长和令人痛苦的脱欧过程中,目前的 590 亿英镑借债问题 就是英国脱欧的实际含义?

硬脱欧还是软脱欧?

早期迹象表明,后脱欧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领导的英国政府正准备进行所谓的硬脱欧,因为英国正寻求限制欧盟移民。那将意味着,英国很有可能被排除在欧盟单一市场之外。这个单一市场是欧盟的基石,它消除了货物、资本和人员跨地区流动的壁垒,从而让一系列分散的国家结合成统一的贸易集团。如果英国决定在人员自由流动上划红线,那么就不能指望欧盟仍然向他们开放单一市场的大门,欧盟优先考虑的将是维护更大联盟的统一。也就是说,如果欧盟向英国提供优惠的分手条件,那将鼓励其他成员国步其后尘。此前,欧盟已经 向瑞士发出警告 ,理由就是该国对人员自由流动做出了限制。

在脱欧公投之后,英国政府还成立了一个负责国际贸易事务的新部门——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英国将脱离欧盟单一市场。也就是说,该国将自己协商贸易协定,而不是继续作为欧盟贸易集团的一员。

在脱离单一市场之后,英国向欧盟销售产品和服务将被当成非欧盟国家对待——这意味着关税、非关税壁垒、突如其来的关验和检查,这都是不受欢迎的事情。所以,换句话说,英国公司目前跟欧盟(及其诸多贸易合作伙伴)做生意的方式将发生改变。

此外,人们广泛认为,英国 不大可能 在两年时间里(这是《里斯本条约》第 50 条规定的脱欧时间表)跟欧盟协商出新的贸易协定。而且,欧盟也没有表示愿意在此间展开贸易谈判。恰恰相反,双方的谈判可能要到英国完成脱欧才会启动。所以,除非英国政府能够争取到某种过渡期——鉴于脱欧事务大臣的 支持态度 ,这件事现在看来至少有了一些谱——否则英国在短期之内只能面对商业贸易存在不确定性的前景。

英国还有另一个选项:软脱欧,即英国离开欧盟,但仍然留在欧盟单一市场之内(比如说像瑞士那样,或者仿效挪威成为欧洲经济区的一员)。这可能意味着,英国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做生意。但是,如上所述,软脱欧方案的问题是,它仍然要求英国同意人员自由流动,而这显然跟推动英国脱欧的民粹政治背道而驰。“夺回控制权”不仅仅指的是国家主权,英国脱欧公投期间也爆发了显而易见的排外运动。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英国政府目前的前进方向看起来正被铁杆脱欧派掌控。现在,英国似乎已经在突然间自行加强了对欧盟移民的限制。

去年 10 月,英国首相特蕾莎·梅 曾说 :“我希望(脱欧)能为英国公司在单一市场内开展贸易和经营提供最大的自由度,同时让欧洲公司在英国也可享有同等待遇。但是,让我把话说清楚。我们脱离欧盟不是为了再次交出对移民的控制权,我们脱离欧盟不是为了再次接受欧洲法院的司法管辖。”

因此,英国不可避免地要面对硬脱欧:既退出欧盟,也退出单一市场,并在此过程中让英国公司偏离既定的业务流程(不管首相如何声称她希望英国留在单一市场)。就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说的,你不会总能得到你所想要的。

英国脱欧和科技行业

但是,为什么英国脱欧会跟科技行业扯上关系?首先,因为互联网能够覆盖全球,初创公司在英国国内市场以外销售产品和服务的可能性要高出平均水平。因此,英国初创公司未来如何扩张业务现在受到了威胁——而伦敦和英国作为欧洲创业中心之一的未来前景也岌岌可危。

作为一种潜在的前景,如果英国金融服务公司失去了欧盟的“金融护照”——即允许欧盟公司在整个联盟范围内销售服务,不用接受每个国家的监管——那么我们很有可能会看到,金融服务公司将把员工乃至总部向其他欧盟中心城市迁移。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这种事情开始出现苗头,并且听到了警钟的响声——英国政府真的需要争取到一段过渡期,以 防止金融服务公司大规模出走 。资金、人才和创意向其他地方流动,那将会改变本地区以及更大范围内的创业创新平衡。

英镑在脱欧公投后 大幅贬值 ,这已经影响到伦敦薪酬水平相对于其他欧洲城市的竞争力。曾几何时,得益于英镑的强势,伦敦的薪酬是吸引人才流入的因素。现在,伦敦的初创公司要么提高工资,要么就不得不在人才招募上面临来自柏林、巴黎和欧洲其他城市的激烈竞争。

此外,英国的通货膨胀率上升还会推高本地的生活成本,而这反过来可能削弱在伦敦创业的吸引力。

目前,英国拥有的优势包括:融资便捷,国内市场比较大,英语为通用语言,充满多样性和包容性的伦敦是创业中心。但是,如果英国走上硬脱欧的道路——即限制移民,民族主义盛行,失去欧盟“金融护照”,脱离单一市场,并被 欧洲投资基金(European Investment Fund)拒之门外——欧洲其他城市肯定会迎头赶上。因此,不管是都柏林和柏林,还是巴黎和斯德哥尔摩,欧盟其他城市已经在 争夺 伦敦空出来的位置,期望成为新的创业中心。

此外,欧盟正在考虑建设一个所谓的“ 数字单一市场 ”,通过放宽监管让数字服务能够在欧盟区域内更自由地流动,并向包括数字技能在内的相关领域提供支持。虽然这项工作仍在进行当中,并且其重要性在短期内远远赶不上“金融护照”,但离开欧盟的英国将不得不思考自己面对这个数字单一市场所要做的事情。举例来说,任何希望跟欧盟做生意的英国公司都仍将需要 遵守 欧盟制定的数据保护法律。因此,英国公司从脱欧中获得的自由将受制于他们希望发生业务往来的地域。在英国脱欧之后,如果一家初创公司只是希望在英国国内销售产品或服务,那么他们或许可以逃脱欧盟的监管。但是,只要这家公司寻求把业务扩张到欧盟,他们就需要遵守欧盟的法律。因此,从初创公司的角度来看,由英国脱欧带来的潜在“自由”真的非常有限。

脱欧公投也在很多方面分裂了英国社会,比如说,英国企业家是强烈倾向于 留欧 的群体之一。因此,英国脱欧可能让人产生一种感觉,即这是一次反变革和反技术的投票。一些评论人士 甚至说 ,英国脱欧是一场规模更大的民粹运动的组成部分,这场运动反对的是由技术实现的全球化以及由技术驱动的自动化——或许,这场运动还帮助特朗普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从这个角度来看,英国脱欧看起来就像在对初创公司极力推动的新事物说不。虽然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进步并不是线性的,但一场反对技术创新的反动社会运动感觉就像敲响了警钟。如果创新带来的利益不能被平均分配,那么技术本身就容易受到民粹主义运动通过现有政治体制渠道发起的 攻击

同样,英国脱欧公投也可能预示,欧盟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牢不可破。如果欧盟出现更大范围的分崩离析,那时的不确定性将让英国脱欧相形见绌。

图片来源:BRYCE DURBIN / TECHCRUNCH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WTF is Brexit?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