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B 签证,和你和我

下一篇文章

和民主党“邮件门”主角波德斯塔谈电邮安全、假新闻和俄罗斯

让我们来谈一谈特朗普做的不讨人厌的事情(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对不对;P)。具体来说,让我们来谈谈坊间流传的改革 H-1B 工作签证的 行政命令草案 ,其中要求替换掉目前实行的抽签方案,改由价高者得的模式进行签发。这样一来,只有那些高薪工作者才能拿到 H-1B 签证。

这会是一个好主意,我自己就曾 反复 呼吁过要 这样做 。如果我们要对技术移民做出限制,那就让我们引进更优秀的人才。目前,H-1B 签证差不多都被高知特(Cognizant)和塔塔(Tata)这些公司的雇员 垄断了 。而且,H-1B 对雇员来说也是一种糟糕的签证,因为它把雇员的命运牢牢绑定在雇主身上,并阻止他们自己创业。受制于这些条件的人至少应该拿到高薪作为补偿吧。

请注意,我希望 H-1B 签证改革在此基础上还有两项进一步的微调。一者是根据雇主的规模来加权衡量工资,以此 扶持初创公司 。再者是只在“常规”H-1B 签证(目前每年有 6.5 万个配额)的分配上适用这种价高者得模式,而另外 2 万个预留给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申请者的配额则仍然保留抽签模式,或许还可以再从中分出 5000 个配额留给拥有博士以上学历的申请者。这样一来,那些在薪资水平不高领域(比如说 科研)工作的高学历者将仍然可以申请签证。

我个人以为,高技能人才根本不应该受到国界的限制。移民能够 创造就业机会 ,而且还能 降低犯罪率 。不过,更重要的是, 高技能的工程师 跟工厂蓝领工人不一样,他们具有不可替代性。你不能用美国工程师 X 去替代 Y 公司的移民工程师 Z;而且你根本不应该产生这种想法。如果你是可替代的,那就说明你不是一位优秀的工程师。

对不起,事实如此。 优秀工程师作为个体就具有很高的价值,但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们的数量足够多,其通过规模效应产生的价值还要更高。硅谷以及整体科技行业可以说根植于一条规则,即把一群优秀、杰出和卓越的工程师聚集在一起,他们产生的收益将远远高于各项成本的总和。

这样做的成效是非常显著的,以至于这个概念屡屡遭到反技术右派和反技术左派的攻击,那感觉都有点超现实。前者希望公司“只雇佣美国人”,因为他们错误地认为事情只要让美国人做就能够造福美国(并不会);后者则反对传说中的“10 倍速工程师”概念(译注:指在个人生产力方面,相对于普通工程师具有 10 倍以上工作效率的顶尖工程师)。

左派认为“10 倍速工程师”这个概念常常被用来反对多元化,在他们眼里每个人的能力和机会都是公平的,不存在谁超过谁的情况。这种想法大多数情况下也没有错,因为硅谷里自吹自擂、自我膨胀的所谓“明星工程师”,其数量远远多于真正优秀的工程师。如果你听信了媒体炒作和新闻报道,硅谷就像是打了类固醇的“乌比冈湖”(译注:虚构的小镇,乌比冈湖效应指高估自己实际水平的心理倾向);那里的工程师不仅仅是高出平均水平,简直要好出 300%!

不过,过人的天赋确实存在,否认它是愚蠢的。技术的批评者应该批评原因,而不是借口;批评疾病,而不是症状。如果工程师是可以相互替代的,或许世界会更美好,这是一项有趣的思想实验。但我们生活其中的世界并非如此。

不幸的是,我们还生活在一个美国政府不相信移民的世界。看看吧,美国政府最近试图禁止合法的永久居民在离开后再次入境,很容易相见,伴随这条行政命令而来的还会有激烈的反移民言论和行为。看看吧,当特朗普在去年竞选期间声称“我们必须把人才留在这个国家”时,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在 一次采访 中做出的回应,他是 这样说的

“当硅谷三分之二或四分之三的 CEO 是来自南亚或亚洲其他地方时,我想……”他没有把话说完,“一个国家不单单是一个经济体,我们是一个公民社会。”

目前还不清楚,班农心目中的公民社会是否不包括亚洲人、说话有口音的人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但那肯定不是我理想中的公民社会,不是硅谷的、不是加州,或者我认为,也不是数月之前美国的。(那个“三分之二或四分之三”的估算也 错得离谱 ,但不是说它是这里的重点,也不是说当前的政府尊重事实。)

移民已经非常非常清楚,当前的美国政府以及至少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强烈、猛烈以及病态地反对移民。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其实可能有利于现有的科技重镇,因为那些愿意来到美国的移民将希望前往那些亲移民的地区,比如加州、纽约和波士顿……这意味着,最优秀的技术人才将进一步聚集到那些地方。再一次,红州(支持共和党的州)自找的损失将变成蓝州(支持民主党的州)的收获。

图片来源:HTTP://NYPHOTOGRAPHIC.COM//BLUE DIAMOND GALLERY,根据 CC BY-SA 3.0 协议授权

翻译:王灿均

H-1B and you and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