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在上海开唱的时候,我们和提供 VR 直播的数字王国聊了聊

下一篇文章

Twitter 大中华区总经理离职

wangfei

如果不是票务网站兴风作浪,在“幻乐一场”演唱会上抢尽风头的或许应该是 VR 全球直播。

作为这次演唱会的 VR 直播提供方,王菲的歌迷或许是第一次听说“ 数字王国 ”这家公司,但在科技圈和资本市场,数字王国是个相当显眼的名字。这家公司的创办者是大名鼎鼎的詹姆斯·卡梅隆与电影特效大师斯坦·温斯顿和工业光魔 (同样是一家著名的电影特效制作公司) 的前任总经理斯科特·罗斯,从 1993 年至今,数字王国为包括《泰坦尼克号》、《变形金刚》三部曲、《返老还童》、《2012》在内的 90 多部电影制作过特效,并先后 9 次获得奥斯卡的肯定。

不过在当时,好莱坞的这些特效公司活得其实不怎么好,出于特效周期长、人力成本高、利润率低等种种因素,很多特效公司一直挣扎在破产边缘——2014 年,为《少年派》打造特效的 Rhythm &Hues Studios 一边拿奥斯卡最佳特效奖,一边申请破产保护,颇有戏剧性。

彼时的数字王国也正被这些行业通病困扰,他们因为财务问题不得不于 2012 年 9 月 11 日申请破产保护,接着被一家私人公司联合媒体巨头“信实媒体”以 3020 万美元、7 比 3 的比例收购了核心资产——影视特效、广告制作、虚拟人合成技术等。半年后,这家私人公司又将数字王国转手给了香港的奥亮集团。接着,奥亮集团于 2013 年 12 月 6 日改名为数字王国集团有限公司。

收购完成后,谢安成为了数字王国的 CEO。执掌数字王国之后,谢安开始积极拓展一些新的业务,包括虚拟人、VR 以及 360°拍摄等等。这就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家电影特效公司做起了 VR 直播。

多亏了 Kronos

昨天,和王菲一起来到上海的还有数字王国的新款 360° VR 摄像机 Kronos,作为 Kronos 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亮相,它与上一代产品 Zeus 在演唱会上共同承担着 VR 视频转播的任务。在这之前,Zeus 还参与了包括里约奥运会和“康熙来了”最后一期的 VR 直播。相比同门师兄,Kronos 的性能与技术更加先进,与市面上大部分 8-bit 产品相比,Kronos 以 12-bit 动态范围输出高保真画质, 并整合陀螺仪和惯性测量加速度计,为直播提供稳定地拍摄与实时串流。

“VR 直播的难点就在于视频图像的拼接,很多 VR 视频是先拍好然后人工拼接,就经常会看见人脸变得很细或者半边脸没了这样的瑕疵,更谈不上直播。”谢安,数字王国的 CEO 说,“Kronos 和 Zeus 的独有技术就是在拍摄过程中自动缝合影像,这样才能承担直播的工作。”

kronos

Kronos

zeus

Zeus

在去年,数字王国花了 3890 万美元收购了加拿大虚拟现实技术公司 IMV,在那之后,Zeus 和 Kronos 接连问世。此前,数字王国制作了全球第一部 VR 微电影《Evolution of Verse》,还为耐克与泰勒·斯威夫特制作了第一部 VR 广告片和 MV。经历了这些,人们对数字王国的印象不在只是一家特效代工厂,而是技术驱动的内容提供商。

“VR 内容和电影特效在很多方面都是相通的,比如数字王国在制作特效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 3D 模型素材。这些素材在做的时候就是 360°的做,所以过度到 VR 内容差不多是无缝衔接。”谢安说。举例来说,数字王国在之前几乎已经在虚拟世界做出了一模一样的纽约和华盛顿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世界末日来临时,总是这两个城市遭殃了),那么他们在做相关的 VR 内容时,就不需要重新做素材了。

王菲的演唱会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据谢安透露,他们在 2017 年会计划承接更多的演唱会和体育赛事的 VR 直播。

xiean

VR 就是当年的智能手机

对于 VR 内容公司来说,最棘手的问题莫过于,如果大家都没有 VR 眼镜,我们做的东西要给谁看?尤其是在 VR 的体验门槛明显高于电影、电视和游戏的情况下——在中国,很多 VR 内容公司并不制作针对普通消费者的内容,而是更乐于制作企业宣传片或是营销活动短片,这背后的原因不外乎设备普及率与体验成本。

“当设备还不普及的时候市场是什么样的——这也是硅谷每天都在讨论的问题。”谢安说,“我觉得可以对比当年的智能手机,在智能手机出现的时候,很多人觉得手机就是发短信打电话,没有必要智能,但后来我们都离不开智能手机了。VR 可能也是这样,可以预见的是,VR 设备会变的越来越小、越来越方便和便宜,而且这个过程不会太长,想想智能手机的普及才用了多久?”

在谢安看来,当 VR 头盔变得足够小和便宜的时候,人们使用 VR 的时间就会越来越多——就像现在的手机那样。而到那个时候,天知道技术的进步能带来什么奇妙的东西。而在这个过程中,VR 内容的进步同样不可或缺。一些 VR 内容公司遇到的问题是,该怎么让消费者在没有 VR 设备的情况下了解 VR 内容?

动视暴雪和 20 世纪福克斯就不会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对游戏和电影来说,他们可以很轻易的用宣传片告诉潜在消费者,他们花钱能够换来什么。

谢安相信除了各式各样的线下体验馆,手机或许能承担一部分作用——相比于 PSVR 和 HTC Vive,基于手机的 VR 设备要便宜很多。另一方面,谢安觉得内容生产商需要让消费者明白 VR 带来的“自由选择权”。

“我们在看电影或者电视节目的时候,实际上是摄影师让我们看什么,我们才能看什么,但 VR 不是这样。”谢安说,“我们之前做康熙来了的 VR 直播,发现其实没多少观众回去看小 S 和蔡康永,大家更喜欢看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些摄影师和工作人员。NBA 的直播也是这样,大家的关注点很少会放在球场和比赛上。”

在谢安看来,这种不被束缚的“自由选择权”是 VR 体验带来的最大价值——这是王家卫和小岛秀夫也做不到的。“无论如何,硬件一定要搭配内容,才能普及。”谢安说,在 VR 之前,PlayStation、Xbox 和 iPhone 先后证明了这一点。

而游戏兴许会在 VR 内容的普及中扮演重要作用,游戏玩家们或许挑剔的有点难伺候,但他们却是最愿意升级设备、最愿意为好的内容花钱的群体。

“VR 的确是要靠游戏内容来推动,在 2017 年最先成熟的内容很可能就是游戏。当然数字王国还不能和那些传统游戏巨头竞争,但我们也具备一些游戏制作水平。”谢安说。据透露,数字王国会在下个月的 CES 上展示一些贴近游戏的 VR 体验内容,他们在医疗行业的布局也会在明年陆续开展。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